第二千三百三十二章 临危受命(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三十二章 临危受命(四)

    冲出的胡晓东不是头脑发热。

    他未有去管老徐那边状况,而是越过老徐径直朝前隐没黑暗中。

    进入黑暗内里,一个身影正对向而行冲出。

    丧尸!有一只攀爬者!

    胡晓东适才就是见得暗处有动静才奋不顾身冲了出来。

    说实话,冲出瞬间他也不确定暗处是什么情况。

    丧尸数量可能一只,可能两只,甚至更多。

    但这样不确定状况冲出,的确跟逃离俩货判断一样……找死!!

    不过当时老徐已经是和目标对手双双坠地。

    如果这个时候他顾忌自己性命不动作,那等畜生后续大军杀出,老徐可就惨了。

    所以为了老徐,胡晓东想都没想抢刀就冲。

    老天爷或许也是为胡晓东这份兄弟情义感动,此时暗处杀出丧尸只有一只。

    攀爬者!畜生伏地身子清楚表明了他的身份。

    面对来时熊熊攀爬者,胡晓东只有一个选择,扑上去!

    尽管这样很危险,但其身后就是老徐,他若是闪身避过很容易,可他避过了,后面老徐又当如何?

    所以这一击他不能避,哪怕要付出自己姓名。

    就这样,胡晓东与畜生撞击在了一起。

    胡晓东自身身体素质在人类当中算是不错的。

    但与进化型攀爬者角力撞击他还是稍逊一筹。

    当即人尸双双坠地翻滚。

    没人知道战斗情况如何。

    片刻后,整个廊道重新归于平静。

    地面上一个人影站起,徐仁杰抽刀从畜生脑壳拔出。

    适才那一击,他先行丢掷的手电迟缓了畜生攻击速度,叫他先入畜生下手。

    虽然手电带去的迟缓只有区区2秒,但在这样生死立判战斗,一秒变足以决定胜败生死。

    一刀插近畜生面颊,稳稳了却畜生性命。

    坠地后老徐便是听得身后有急促脚步传来。

    接着便是人身坠地翻滚身。

    对此老徐几乎不用确认,他知道肯定是胡晓东冲出做了这些。

    顾不得其它,老徐赶紧四下张望。

    很快他便是在身后没多远发现了情况。

    攀爬者!!

    一直攀爬者伏在地上。

    老徐赶紧拾过手电,照射而去。

    这一照,一片猩红映入眼帘。

    那刺目红色叫老徐心旋一紧。

    因为在攀爬者身下他看到了另外人影。

    胡晓东!不会错的,胡晓东的鞋子清楚表明了身份。

    不会吧!

    望着不断流淌的猩红血水,老徐突然有些不敢上前了。

    他真的怕,怕上前看到自己不愿接受一幕。

    迟钝着脚步,老徐点点上前。

    手里手电一只照射攀爬者身上。

    而就在老徐将要抵达前方之际,攀爬者动了。

    见得此点,老徐本能挺刀做出战斗准备。

    可下一秒,他便是听到:“老,老徐,帮帮忙,丫这货太他妈沉了。”

    微楞两秒,随即老徐喜出望外,快走两步行到近前。

    完了探手用力将伏在胡晓东身上畜生拉扯到一边。

    “你怎么样小胡?”

    胡晓东抬手将面上血水抹去,用力粗喘两口气息:“没,没事儿。”

    说是没事儿,怎么可能没事儿。

    刚才跟畜生角力撞击翻滚,他的背脊不可避免挫伤。

    “能起来吗?”老徐是过来人,自然清楚胡晓东这一摔不简单。

    他探出手,征询道。

    望着老徐探身过来右手,胡晓东咧嘴一笑:“老徐,什么时候我有那么不堪了?”

    握住老徐手臂,胡晓东从地上爬起。

    还真别说,这一摔对他背脊还真是不小打击。

    不过胡晓东不是寻常人,过往运动员受伤后他沉沦过一段时间,甚至对生活绝望。

    但最终他挺过来了。

    所以似他这样人意识力这东西是很顽强的。

    “走吧,咱一起往里面走!”

    两只丧尸解决,按理说搞出这么大动静,里面若是还有丧尸应该会出来会面。

    既然没有那应该就都解决了。

    不过事关体育馆安危,还是确认清楚比较妥当。

    反正也就几步路的事儿。

    老徐,胡晓东一前一后照应着前行。

    待得走到尽头,确认没有丧尸后,二人才稍微靠墙喘息了会儿。

    四楼总算是肃清完毕了。

    喘了几口气,老徐,胡晓东原路折回。

    现在还没到彻底可以放松时候,一楼还得去排查。

    眼下任何一点疏忽都可能导致体育馆崩盘。

    回到楼栋转角入口,老徐手电四下扫过,随即诧异问道:“那两个家伙呢?你叫他们离开了?”

    胡晓东冷笑一声:“不是我叫他们离开的,是这两货吓破胆子跑了吧?”

    “哼~”长吐口气,老徐早就料到这帮稽查队队员靠不住。

    没想到这两货还真是没准的货。

    “有胆子,敢做逃兵!”老徐面色渐渐阴冷。

    这要是搁在他的队伍,做逃兵妥妥给送上军事法庭。

    而眼下俩货自打从楼上逃下后,本来打算是回中年人那去谎报个情况,完了留在中年人身边。

    无疑跟在中年人身边妥妥要比跟胡晓东,老徐身边前。

    透过胡晓东,徐仁杰这过去一段时间行为举动,在他二人看来,前面两家伙那就是一对疯子。

    这家伙真是什么不要命做什么。

    跟在这样人后面办事儿有几条命都不够用啊。

    只可惜两个手下盘算打的好,却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他们算计了所有,却唯独忘算了下行回中年人途中得遇上雷瞳。

    雷瞳之前按照老徐指示,露在三楼链接球场入口通道位置指挥稽查管理队人员封堵铁门。

    这正巡察指挥空挡见着楼上慌张套下的两手下。

    对此,他很自然上前将之拦住,并开口询问:“怎么就你两个下来了?老徐他们呢?”

    雷瞳一直担心胡晓东,徐仁杰上面清查安全问题。

    毕竟这黑暗环境行事非常危险,加上对手又是进化型攀爬者,单靠他们两个实在有点……

    两手下做贼心虚心理有鬼,被雷瞳拦下本就出乎二人意料,现在又被询问这样直白问题,二人登时便是语塞了。

    瞧见两人眼神躲闪,雷瞳意识到不妙。

    心道是难道是老徐,小胡出事儿了?

    当下着重与其催促道:“喂,发什么楞呢?老子问你们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