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三十三章 临危受命(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三十三章 临危受命(五)

    问话脱出,雷瞳还火大直接上手闪打了其中一人脑瓜:“快说,怎么就你们两个?”

    事情逼到这个份上,俩货心理清楚说实话绝对捞不着好处。

    这雷瞳脾气他俩是见识过的,之前在篮球馆这货夺刀,打人下手很重。

    吃过一次亏的俩货,可不想再遭打击。

    3号反应还是很快的,他立刻想到这老徐,胡晓东在上边怕是已经被丧尸扒皮抽筋丢了性命,所以眼下自己没必要这般惶恐。

    反正死人不会说话,现在事情发展如何还不是由自己说了算。

    思定于此,3号马上回道:“老,老徐他俩……他俩出事了。”

    “什么!?出事?你把话给老子说清楚了!”一听到出事,雷瞳心下不安感更列。

    事到如今,一步做,二不休,3号索性豁出去了。

    他继续编篡道:“我们在上面遭遇丧尸偷袭,我们跟老徐他们力战,最后……最后不敌,老徐他俩都被丧尸……丧尸给杀了!”

    “什么!!”

    恍若晴天霹雳,雷瞳眼眸血色上涌!

    望着雷瞳突然红煞的双瞳,3号不由浑身打了个激灵。

    他只当雷瞳看破了他的谎言,忙不得重复:“我,我说的都是实话,老徐他们真的,真的……”

    “真的什么啊?你小子就这么希望我们死吗?”

    楼道内传来男人嗓音。

    紧接胡晓东趁着扶手随老徐下来。

    扭脸望去,见下来人是徐仁杰,胡晓东,两手下两眼珠子都快蹦出眼眶了。

    这……怎么可能!?

    他俩不是应该……怎么会!?

    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自己眼前看到景象。

    3号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眼睛。

    而雷瞳见老徐,胡晓东回来,悬着的心立时松开,完了问道:“老徐,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两货说你们遭到丧尸偷袭,然后力战不敌?”

    “呵呵。”胡晓东冷笑着从台阶走下。

    行到两手下跟前,完了凑到三号跟前:“我们遭到丧尸偷袭,力战不敌?所以我们死了,你俩侥幸逃脱,可以啊,你俩咋不去好莱坞当编剧呢?这小剧本写的……我说现在看到我们两是不是觉着很意外,很惊讶啊?”

    哪里是惊讶,这根本就是惊恐好吧。

    被胡晓东盯看的三号躲闪眼神不敢正视。

    而旁边一号则是很庆幸自己适才没有跟进多言。

    说实话,也就是一两秒事情,他本来已经想好说辞配合3号。

    但就在他开口之际,老徐,胡晓东声音从上面传下,直接是把他到口话语给堵了回去。

    也得亏这话被堵了回去,不然现在……自己妥妥跟三号一样,无言以对。

    “好,哼,有种啊,妈的,当了逃兵还跟老子说瞎话。你俩现在是不是觉着自己挺能耐?娘的把老子但傻子一样忽悠很爽是吧?”

    冷静下来的雷瞳,开始算账。

    他那两只眼睛一瞪,圆似铜铃,都不用出手就足够俩货紧张的。

    “不,不是,我,我们当时……当时情况真的以为老徐他俩,他俩……”

    “他俩怎么了?”雷瞳皮笑肉不笑凑脸询问。

    俩货战战兢兢,不敢接茬。

    开玩笑,就现在这情况,要是把那两个字说出,岂不是找死?

    不过眼下不是他俩找不找死,从他俩打算用谎话忽悠雷瞳瞒天过海开始,他们就已经是跟找死没区别了。

    见俩货躲闪不言,雷瞳暴怒斥道:“说话啊!妈的,哑巴了!?”

    “大哥,我俩不知道老徐他们还能活着出来,我俩以为他俩被丧尸杀了,所以……”

    “所以你俩就先跑为快,把他们丢那不管是不是啊?”

    “不是,不是不是。”

    “不是!?”

    “啪!”一巴掌扇上,雷瞳蒲扇大的手掌扇上直接是给俩货扇的七荤八素。

    雷瞳最厌恶的就是逃兵,比逃兵更厌恶的是抛弃队员的逃兵。

    战场死人是正常的,但放着自己兄弟不管,只顾自己报名的混账这是最叫人不耻的。

    俩货做了这样龌龊事,事后还给自己找那么动听理由,这档子事儿雷瞳没法忍。

    “大哥,我们下来是想搬救兵上去帮忙的。”

    “帮忙?你们他们干什么吃的?带你们上去当看客吗?”

    “啪!”没想到俩货居然还在找理由,雷瞳没好气再上一掌扇打在俩货脸上。

    “不,不是我们不想帮忙,实,实在是那丧尸我,我们对付不来啊!”

    “还敢屁话!”

    “啪!啪!啪!”左右开口,老徐连击之下俩货前倾后仰几欲栽倒。

    开玩笑,雷瞳惹恼了爆出力道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过就在这时,一直在旁观看的老徐抬手拉住还愈实施“暴行”雷瞳:“行了雷子,停手吧。”

    “不是老徐,这种货色就该好好教训,留着他们也没啥用处!!”

    俩货存在本身确实没啥用。

    这两家伙要胆子没胆子,要能力没能力。

    只是现在局面正值用人之际,雷瞳就算杀了二人也不济于是。

    这整个稽查管理队,不准确来说整个体育馆基本都是这种货色。

    你杀了他俩也解决不了实质问题。

    既然水平都差不多,那还是留着,好歹多一个人做事。

    不过呢,留着归留着,老徐作了那么多年连队干部,还是很清楚如何利用这个事件创造些有利局面的。

    抬手拍拍雷瞳肩膀,老徐示意他先朝后退去。

    老徐发话了,雷瞳不好多说什么,在怒瞪俩货后,退到一边。

    着目扫过被打的俩货,虽然只是几张,不过俩货面颊已经明显红肿。

    可想而知适才雷瞳扇打力道有多大。

    对此,老徐没有半点怜悯。

    这不是在战场,要是战场,以他脾气直接就给枪毙了。

    “老徐,对,对不起,刚,刚才的事儿是我们错了。”

    见得雷瞳退下,老徐上来,俩货赶紧讨饶。

    他们看得出,面前男人要不旁边那个脾气好点。

    至少不会随便打人。

    老徐的确不会随便动手,他面无表情反问道:“错了?错在哪儿了?”

    “呃……”

    “想清楚了说!!”胡晓东看出了老徐意图,所以适时跟进提醒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