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三十五章 临危受命(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三十五章 临危受命(七)

    

    楼底一楼平日里是个禁地。。: 。

    这老徐他们也是一天过来时走过这个通道。

    后来了2楼落脚后再没下来过。

    不是不想下,而是这边有规定不允许下楼。

    体育馆方面这么规定主要是为了避免人员出现意外。

    毕竟这一楼直接和外界联系。

    但眼下重新回归一楼,给人感觉还是‘挺’危险的。

    打开手电,老徐照旧在头前引路。

    他率先下到一楼。

    位后,手电快速掠过天‘花’板高点。

    这里是攀爬者最爱待的地方,也是最容易攻击地方。

    胡晓东紧随其后,这次他没在后面躲着,而是直接前与老徐先后站立。

    反正危机时刻都要冲出,与其藏着掖着还不如一起行动,这样方便照应。

    两道光束‘交’替晃动,叠加起来的光亮可是单一一道强许多。

    靠着这样照明亮度,队伍一点点推进。

    一楼平日里也同样是没什么人。

    此刻更显诡异。

    两个稽查管理队手下总觉着有什么东西再暗处盯看自己。

    所以说人吓人吓死人。

    很多时候,人的心里暗示之现实更可怕。

    拿那些恐怖电影来说吧,平日里咱看看或许没什么,胆大的甚至拿来消遣,觉着无所谓。

    但一旦有相关现实切合进去,真到了相似场景,你的心里会本能与那些电影场景联系,完了联想暗示。

    一路向前,老徐等人倒是没有遇到攀爬者。

    这么走着快到尽头处,“啪!啪!”敲击声越发明显。

    这地界有敲击声并不叫人怪。

    因为这儿是与外界链接地方。

    两手下见老徐,胡晓东还有朝前继续打算,不由打退堂鼓道:“唉,老,老徐,这,这一楼咱也算是排查完了,前,前面是入口,咱,咱没必要在过去了吧?”

    闻及此言,胡晓东停下脚步扭脸看了眼手下:“怕了?想回去?呵呵,没问题,你们要是怕了先回去吧,我和老徐前面看看。”

    “这……”

    胡晓东的回答叫手下无语。

    若是搁着之前,他俩肯定很乐得听到胡晓东这般回复,并且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可眼下……回去?

    “我告诉你们,待会下去,你俩要是再自己来,老子不会问为什么,直接手里家伙招呼!”

    雷瞳的话清楚在脑萦绕。

    现在他俩若是自己回去,雷瞳不会给他二人任何解释机会,妥妥直接手起刀落灭了两人。

    一想到雷瞳那圆瞪如铜铃的大眼,以及火爆脾气,两手下登时是泄了气。

    到前面未必有事儿,但现在回去绝对没好果子吃。

    想通了这点,手下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呵呵,还,还是算了吧,要,要回咱们一起,咱刚说了,这次不当逃兵。”

    “哦,这么说,可以走了?”胡晓东笑着反问。

    俩货互看一眼,无奈点头:“嗯,走,一起走。”

    “好,那你俩打头吧。”

    “我,我俩?”胡晓东这话一脱口,俩货傻眼了。

    “怎么?不愿意?不是不当逃兵嘛?”

    “我……这个……”

    “行了,逗你俩玩呢,真要你俩打头,我还不放心呢。赶紧的跟!走了!”

    仅仅是打趣逗乐一下,胡晓东可不敢叫俩货带路。

    尤其是在不清楚前面状况情况下,让这俩傻缺带路,他俩心理素质,万一镜头有啥特殊情况,胡晓东还怕二货做出啥不理智举动,暴‘露’己方行踪。

    原来是句玩笑啊。

    胡晓东后续话语脱口,俩货心下那是长舒气息啊。

    行到转角处,老徐不出意外停下脚步。

    队伍也随即跟着后撤贴墙。

    在这里已经可以很清楚听到畜生利爪抓拿铁板身影,以及自丧尸口发出的低沉吼喝。

    快速探出脑袋,老徐冒险暼了眼外面。

    看罢后他吐了口气,然后冲旁边胡晓东道了句:“安全!”

    完罢,老徐当先行了出去,然后抬着手电冲前扫了扫。

    身前半米处巨大的闸‘门’稳落在地。

    “这么看起来还‘挺’结实。”胡晓东四下看了看,低声说道。

    老徐点点头,这种落地式大‘门’厚重结实,也不容易被撞击开。

    不过安全起见,最好还是留人看管较好。

    “好了,我们回去吧。”

    这一楼已经从头至尾走了遭。

    还算不错,没有遇到攀爬者。

    不过这也不怪,毕竟一楼没有人类活动迹象。

    适才攀爬者来的突然,自然是随面有人活动地方移动。

    这也是省去了老徐他们不少麻烦。

    当然咯,时下最高兴的还当属两手下。

    好嘛,这两家伙因为雷瞳一句威胁‘弄’的进退两难。

    现在好了,排查结束,老徐下了离开命令,他俩总算是得以彻底解脱。

    径直返回三楼。

    到了三楼这边,雷瞳已经监管下面人给球场通道有封堵几层。

    见得老徐,胡晓东回来,雷瞳也是轻松不少。

    他赶紧前询问情况:“怎么样?下面有遇到啥麻烦不?杀了几只?”

    摇摇头,胡晓东笑着回道:“呵呵,老天爷给力,说来你可能不信,这次啊,咱一只都没碰着。”

    “哦,没碰着好,那一楼入口状况怎样?需要加固吗?”雷瞳也是想到了关键问题。

    老徐回道:“一楼入口很稳当,不用特别加固,倒事派人专‘门’盯着应该没啥大问题了。”

    “啊,那最好了。”听罢老徐,胡晓东回答,雷瞳心定不少。

    心定之后,他将目光落在后方俩货身。

    瞧见雷瞳移来目光,俩货心弦骤然紧绷。

    “你俩这次走运咯,娘的没遇着丧尸。”

    俩货讪笑回道:“呵呵,是是,走,走运。”

    “好了,雷子你继续在这边监工,小胡,你带他俩去二楼在走一遍。我去里面找队长讨论下下一步计划!”

    二楼之前没有派人留守。

    所以不排除楼后,有漏之鱼溜达回二楼。

    尽管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时下局面,既然已经做了这么多,那应该做的彻底,杜绝任何可能错误。

    “好!我这带人下去!”

    “嗯,当心点!”

    目送胡晓东和两极不情愿手下离开,老徐定定神朝三楼里端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