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三十六章 临危受命(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三十六章 临危受命(八)

    老徐现在什么地位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了。

    能够得到中年人重用,加上又在楼下力斩6只丧尸,其实力已经足够立威。

    而稽查管理队这帮家伙,素来趋炎附势。

    时下老徐被提拔上来,他们自然恭敬有佳。

    没有再似之前那般摆势子,老徐一路畅通无阻。

    敲开中年人房间后,中年人正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见是老徐来了,立马端坐身子。

    对他来说老徐现在就是整个体育馆主心骨。

    “怎么样?四楼,一楼都肃清干净了吗?”相当重要问题,这两层楼能否肃清干净将直接决定他这边安全。

    点点头,徐仁杰没有卖关子径直回道:“都肃清过了。”

    “好,那3楼入口你看了没有,封堵情况如何?”

    和着就几步路距离,你自己都不愿过去亲自核查下?

    对于中年人这种极度惜命做法,徐仁杰真是瞧不上眼。

    不过有什么办法呢?谁叫这中年人目前还是体育馆实际控制人。

    “三楼封堵的差不多了。基本。”老徐如实回道。

    “好,很好!老徐你干的不错!”按照老徐目前说法,整个楼栋丧尸算是清理干净了。

    加上入口封堵严实,丧尸想进来很困难。

    如此,体育馆就算安全了。

    这一安全,中年人悬着的心也是松开。

    “呼~”长吐口气,中年人在赞扬完老徐,抬手撩过桌上茶水。

    这茶水自打泡过后,他就一直没喝。

    不是不想喝,而是没心情喝。

    时下局势那么紧迫,一个不好脑袋就掉。

    现在好了,不管怎样,馆内畜生肃清干净,至少小命得到保障。

    默不作声兀自小酌了两口。

    中年人心满意足啧啧嘴巴。

    随即还嘟囔句:“好茶,好茶啊!”

    见得中年人心情大好,老徐眉头蹙起。

    看得出中年人是对现状很满意。

    没错,就目前情况来说,体育馆暂时无忧。

    但畜生毕竟在外面活动,单从这点,危险依然存在。

    “队长,我想关于体育馆这边,咱们还是得做些必要防备。”

    “哦,怎么说?说来听听。”依旧捧着茶杯,中年人漫不经心回道。

    现在体育馆丧尸肃清后,他对老徐的态度也是有所改变。

    之前丧尸在,要杀这些畜生,他手下人没什么经验,老徐的话毕竟刚进体育馆,他对老徐和老徐身边人刚需,所以没得办法,必须听老徐意见。

    可眼下,此时非彼时,丧尸全部被肃清干净,老徐的作用也就瞬时减小。

    在中年人看来,目前馆内主要任务就是维持现有局面。

    而轮到维系局面,这是他们稽查管理队一直以来在做的事儿。

    他的手下尽管无能,可在维稳这方面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既是如此,中年人对老徐依仗便是很自然减弱。

    不过中年人终究是中年人,他肯定不会彻底弃用老徐。

    毕竟,这是他手底下不多的的实干型人才。

    他还得留着为他解决大麻烦。

    老徐可不管中年人怎么看他,他自顾自说道:“体育馆暂时是解决了危机。不过安全起见,我个人觉着得加强馆内巡察及守卫工作。”

    “说具体想法!”中年人拨弄茶盖。

    老徐不以为然继续道:“首先,这三楼通道入口,必须留人24小时坚守,以防止有意外发生。”

    “这个必须的,我已经安排好了。”

    “其次,一楼入口也需要留人坚守,哪里虽然铁门厚实,但同样是关键入口,咱们得留人盯防。”

    “没问题。我会安排。”

    “还有,每个楼层都要安排队伍巡逻,以防止有攀爬者透过破窗等方式进入。”

    “行,我会安排。”中年人再次肯定。

    “所有馆内幸存者必须叫他们保持绝对安静,并且将窗户彻底遮罩封死,远离窗户。”

    “嗯,可以。”

    “另外,我建议最好是把二楼,三楼居民整和集结到四楼。”

    此言一出,中年人拨弄茶盖的右手慕的停了下来。

    抬眉劈了眼老徐,中年人不置可否道:“把二,三楼幸存者集结到四楼?为什么啊?有这个必要吗?”

    中年人不太能够理解徐仁杰想法。

    老徐不徐不缓解释道:“队长你看,现在咱们这里百来号人分两个楼层,几十个场馆,这对我们管理非常不方便。如果说有什么紧急情况,疏导起来很麻烦。”

    老徐做什么事儿都不忘底层人员,这是他军人身份使然。

    但在中年人这边,立场不同,考虑问题也就不同。

    他考虑问题更多是从个人角度出发,至于馆内那些居民,只不过是他实施权利的道具罢了。

    有谁会去在乎道具生死?

    “呵呵,老徐啊,你说的这个,做起来可是个大工程啊,你也说了馆内几百口子,这做大调动,很难保证不搞出声音。”

    中年人找的托辞很恰当。

    几百口子同时转移,这肯定很难确保安静。

    而眼下外面有多少丧尸不明了,若是叫畜生闻听见馆内动静,它们难保不会采取过激行动。

    点点头,老徐不否认回道:“是队长,你说的没错。一起行动的确存在疏导控制问题。所以这件事儿咱得慢慢来。可以采取分馆分队一点点进行。如果我们把人员全部集中到4楼,这样只需要加固四楼防御就可以了。”

    老徐的提议也没毛病。

    与其将人员分散开,还不如集结起来方便管理。

    同时还能将馆内有限资源用在刀刃上。

    构筑多层防御显然没有构筑一层来的具体详实。

    只不过老徐这般提议还是建立在低沉人员生命安全上。

    然,他的这个思路与中年人是有本质冲突的。

    摆摆手,中年人想到没想否定道:“不,不,这个做法还是太冒险了。眼下局面我们还是保持现有状况,等事态稳定一点,在进行人员方面转移。不然万一行动过程叫畜生察觉到异动,那咱们之前做的一切努力就全白费了。”

    “可是队长,我的提议……”

    “你的提议很好,我已经记下了,但是老徐你得明白,坐在我这个位置,必须从大局考虑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