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四十五章 临危受命(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四十五章 临危受命(十七)

    中年人时下本就恼火,听老徐这些话更是来气。

    不过他到底还是有脑子人,知道这个节骨眼跟老徐置气没必要。

    他还得指着后者给他主持大局。

    毕竟,现在这个局面,有老徐帮忙撑场,可以省去他很多麻烦。

    要不然,光是这楼上楼下巡视就足够他折腾了。

    “行了,你的话就算了,我没怪你意思。说吧,什么事儿,要找我商量什么?是不是外面又出什么新状况了?”

    从躺椅上坐起,中年人揭开茶盖喝了几口。

    “没有,馆内目前还算稳定。只是对长,现在情况,我们想要突围出去是没什么可能的。驻军方面立场不确定,我们也不能全部指望他们回来就咱,所以……”

    “所以什么!?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在我这没必要藏着掖着,我既然让你主事整个安全,就绝对信任你!”

    中年人话虽说的漂亮,但心理可没这么敞亮。

    功高盖主自古以来就是上位者最担心和忌讳事情。

    透过这段世界接触,中年人心理戒备那是愈发强烈。

    高手与高手直接角逐,这不同于那些头脑简单的傻叉,傻叉上位他们看到的永远是别人缺点,也永远自负比别人强。

    但高手,他们习惯欣赏对方优点,而眼下徐仁杰在中年人眼里就是个相当出色家伙。

    论才智思维,老徐与之不相上下。

    论武力经历,老徐更是更胜一筹。

    而在眼下局面,老徐的统帅力,执行力更加彰显无疑。

    中年人自认自己算是比较出色人,但在老徐面前,他心理没底。

    他真的很担心,对方最后反水夺了他的权。

    以前有驻军再次,依仗驻军这层关系,中年人倒是不担心有人敢造次。

    比较,驻军需要的是一个和平稳定馆内环境。

    他不会容易有人为了篡夺权位搞事。

    尤其是他这个稽查管理队队长职务还是对方给认命的。

    你造反就等于是给驻军难看。

    之前也是考虑驻军会杀回来,所以中年人也不是太担心老徐功高盖主。

    他想的是先利用老徐替他稳定局面,这样等驻军回来,自己一方面利用这次危机事情为自己邀功,告诉驻军自己排除万难,替他们守住了体育馆。

    反正接触上层的是他,他怎么说都可以,驻军永远不可能知道这体育馆是谁替他们守住的。

    完了后面再慢慢想法打击老徐。

    不过眼下局势突变,这老徐从储藏室找出的定时器,让中年人不得不对驻军此行企图打上个问号。

    如果说所有一切真的都是驻军所为,那自己权利最大依仗可就没了。

    如此,老徐现在对他来说就存在巨大威胁了。

    可惜的是,尽管明知老徐对自己威胁大,中年人也没办法处置。

    他离不开老徐,他还是需要老徐替他维系目前局面。

    他或许在处理其它问题很得心应手,但在应付丧尸问题上,他还是差的太远。

    老徐没功夫去琢磨中年人想法,他直截了当道:“正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队长,目前情报摆在咱们面前,短期想要出去是没可能的。所以我想知道,咱们现在手头粮食,水源有多少,这些咱们必须要做出统计。”

    的确,吃喝永远是人类生存最重要问题。

    丧尸眼下暂时不得进入馆内。

    但同样的馆内幸存者也没法外出。

    这就有一个很现实问题摆在众人面前,那就是补给。

    中年人听了此问,眉头不由蹙起。

    很显然,他也是没有细细考虑过此问。

    毕竟,这丧尸突袭来的太过突然,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丧尸本身危机上,其它相关都还没来得及考虑。

    此刻听徐仁杰这么一提,顿觉事态比较严重。

    见中年人眉头蹙起,老徐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引起对方重视。

    这是他想要结果,当下跟进补充道:“队长,物资现在在什么地方?是否在这栋楼内?”

    这点很重要,要知道,整个体育馆可不单单只有这一个场馆。

    与老徐所在场馆对立面,还有一栋小楼。

    尽管没有主场馆大,但存放粮食绰绰有余。

    “粮食在馆内。”中年人下意识回了句。

    闻言,老徐深提口气,继而重重吐出:“太好了!在馆内就好!”

    要是这粮食不在馆内,那对整个局面绝对是灭顶之灾。

    跟进叶昊那边得到情报,游荡在球场攀爬者大概有十五只。

    弱势粮食在对面分场馆,那老徐他们就不得不组织人手冒死出去搞粮了。

    这单间与球场丧尸不可避免要来上一场鏖战。

    “那咱们现在手头有多少补给,队长清楚吗?”老徐继续追问。

    补给在馆内,多少也是关键。

    “这个……”缓缓抬起头,中年人望着老徐面露一丝警惕神色。

    老徐不提这事则罢,提了这事,中年人可就异常留神了。

    现在这局面,补给决定一切。

    谁能掌控补给,谁就能控制整个体育馆。

    这也是许多大国喜欢做的事儿。

    人们市场说,想要控制一国,最好办法并非宣战。

    打仗劳民伤财,永远是下册。

    搞乱经济想较打仗更有成效。

    所以咱们经常会看到某某大国给某某小国进行经济援助。

    说是援助,其实是利用这种方式渗透道别国。

    明面上他国获得了钞票,挺划算买卖。

    但从实际长远来看,长期接受他国援助,会大大损害本国金融相关发展。

    而比之经济入侵跟可怕的是粮食入侵。

    所谓粮食入侵只是概述,简单来说就是控制他国国民吃喝。

    而吃喝是人类生存基本,华夏有句话说的好,叫穷山恶水出刁民。

    老百姓其实好对付,特别平穷地方,能吃上口饭,他们就能安稳过日子。

    但如果连饭都吃不上,那社会必然动荡。

    某些国家就靠出售一些所谓的高效种子给别国,甚至宁可亏欠收购这种种子种出的果实。

    如果你贪图这份利益,采取他国种子进行种植,并且大面积种植,放弃本国农产品研究。

    短期内是可以减少国家在这方面投入,农民也能得到很多实惠。

    但实际人家正是透过这种手段控制你的生存命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