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四十七章 临危受命(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四十七章 临危受命(十九)

    “嗯,下去吧。”中年人摆摆手,示意老徐离开。

    不过在老徐开门瞬间,中年人又是跟进一句:“等一下!”

    闻及此言,老徐停下脚步,扭脸冲后:“队长,还有什么事儿?”

    “啊,那个,外面的人听着,以后但凡是老徐过来,什么时候都可以!”

    “是,队长!”

    得到外面守卫肯定,中年人这才继续:“行了老徐,你去吧,后面再过来不用打招呼,你有特许权!”

    “是!谢谢队长!”

    老徐谢过!

    离开,关门!

    老徐走后,中年人目光渐渐阴冷。

    老徐的存在已经叫他感受到了明显危机。

    若是搁着过往,他肯定得采取点手段打压。

    可眼下,他不能动用任何手段。

    不仅不能,还得重用老徐。

    这叫中年人很是无奈。

    正常情况,如果手下还有能手,他大抵可以利用此人与老徐弄出矛盾,完了互相牵制,平衡力量。

    怎奈自己手下这帮稽查管理队蠢货没一个拿得出手能跟老徐抗衡的。

    不管怎样,这物资的事儿自己绝对不能叫姓徐的沾染。

    行出中年人办公室,老徐的心情也颇为凝重。

    总体来说,这次谈话并不成功。

    老徐想要了解讯息基本是没了解道。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吃喝补给在馆内,这算是今天听过最好消息了。

    只是叫老徐担心的是,看中年人那么谨慎态度。

    他怕是不打算将这些补给拿出分予下面幸存者。

    或者说,仅会拿出很少一部分给予。

    这种事儿在末世太常见了,在这体育馆就更不消说。

    看看体育馆平日里底下场馆居民吃的都是什么东西。

    老徐坚信,这中年人自己绝对不会只是三餐混个水饱。

    过去尚且如此,眼下物资紧缺,中年人怕是更加苛刻。

    他这样做,很有可能导致体育馆暴动!

    中年人自己也说了,之前能够稳住局面,靠的是驻军再此。

    现在没了驻军,没了实际武装力量,这幸存者若是暴动,单靠稽查管理队那三十来号人顶个屁用?

    尽管过往他们在体育馆馆内权势滔天,此地幸存者都怕他们。

    但目前情况,民众闹起来恐怕就未必会怕他们了。

    毕竟,过去他们徒的是个安定。

    在体育馆就算被打压,好歹有吃有喝,生命有保障。

    这被稽查管理队的压着也就算了,忍了。

    但眼下,体育馆内外都有丧尸入侵,居民生命已然没有保障。

    若是吃喝再被苛刻,甚至食不果腹,极度饥饿驱使下,幸存者很难说不挺身涉险。

    加上,幸存者本就和稽查管理队积怨已深,执法期间一旦有某些白痴过激行动,跟容易将民愤激化。

    到时候,横竖都是死的幸存者,谁还会管你稽查管理队的身份?

    说句难听点的,这就跟那些所谓的公司老板,经理。

    平时对下属人五人六,批评起人来牛逼的不得了。

    可他们就没想过,他牛逼,只是下属把他当人物。

    等哪天不**你了,你算个屁啊!

    所以说尊重是相互的,想到这些,老徐心底不由很是忧虑。

    看来这场馆内里需要做的事儿还有不少。

    首先问题就是解决稽查管理队与幸存者之间矛盾。

    老徐需要最大限度降低因为稽查管理队执法过程引发冲突可能。

    来到三楼外,老徐撞见了巡察回来胡晓东。

    碰面后,胡晓东很自然要发问,但是却被老徐一句话打断:“雷子呢?”

    先是一愣,胡晓东随即回道:“哦,雷子他人在楼下,我们分楼层巡察的。怎么?老徐找他有事?”

    “走,找他去!”没有多言,老徐吩咐句。

    老徐既然发话了,胡晓东没啥好说的,跟在后面,二人双双下楼。

    同样是在楼道转角,徐,胡二人碰到了雷瞳。

    这聚到一处,老徐开始进入正题:“怎么样?巡察结果如何?有发现什么问题吗?”

    “我这边没有。”胡晓东回道,完了落目雷瞳。

    雷瞳便便手:“没事儿,一切安好。”

    “嗯,点点头。”得到胡晓东,雷瞳没事回复后,老徐心定不少。

    罢了,继续道:“刚才我去找那位,主要是去给他说下体育馆物资补给问题。”

    “啊,对,这个事儿我刚在楼上巡察时就有想到。现在咱体育馆馆内中的看来是安全的。主要问题就是这补给问题了。”

    都是在外摸爬滚打走过来的,胡晓东经历了团队成长每一步,他很清楚物资储备对于一只队伍重要性。

    从最早他跟唐小权,阿城,王强四人组,到中期十来人队伍,再到现在几十人队伍,他们日子在不断发生变化,唯一不变的就是物资难办。

    而眼下体育馆那可是上下几百口子,在目前没法出去特殊情势袭下,物资多少显得更加重要。

    “连长,那家伙怎么说,咱现在体育馆物资能撑多久?”雷瞳也是意识到问题严重,蹙眉追问。

    老徐摇摇头,无奈叹了口气:“他不清楚,这里一直是馆内驻军供给物资,那家伙从来没有统计过,每次缺粮了就打个报告申请。凡事都不用他操心,所以……”

    “靠!就这还但队长呢!他门稽查管理队都干了什么!一群吃干饭的废物!”雷瞳没好气骂咧一句。

    胡晓东闻言,赶紧是拍了把雷瞳背脊,完了凑脸朝楼上瞄了眼,确定没人后,小声嘱咐:“这事儿咱们还是别妄加议论,免得隔墙有耳。”

    说到底这都是中年人的体育馆,胡晓东可以不在乎中年人,但对方在此地经营一年多,能耐还是不容小觑的。

    先不说那三十多人队伍,单就中年人这个人也不是个简单家伙。

    胡晓东纵横商场十几年,也算是见过不少人物的存在,所以轮到这识人看物他自认还是有两把刷子。

    所以他和老徐一样,都觉着中年人不简单。

    和这种人打交道,最好是多加提防为妙。

    至于中年人下面手下,尽管没啥能耐,但在溜须拍马,给人穿小鞋这个问题上,那可都是个顶个的好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