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四十八章 临危受命(二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四十八章 临危受命(二十)

    郁闷捏了捏四白穴,雷瞳压低嗓音道:“那现在怎么办?这补给的事儿咱不能就这么无视啊。连长,你也知道,这馆里上下几百口子可都是要吃饭的。咱若是供给不少,那可是很容易出事的。”

    &bsp;目光落在徐仁杰身上。

    &bsp;徐仁杰何尝不知这当间厉害关系,可中年人说的清楚,这件事不让他插手,他能有什么办法。

    &bsp;再次是无奈提了口气,老徐如实回道:“他说补给的事他会亲自过问调查,叫我不要插手,专心维持馆内秩序。”

    &bsp;“他亲自过问?哼……”闻言雷瞳冷哼一声:“连长,不是我雷瞳在这说他,就他那样子,你看像是能干事儿的人吗?要我看,他不让你插手,根本就是对你不信任!”

    &bsp;不管三七二十一,雷瞳是有什么说什么。

    &bsp;胡晓东本来不想说的,但雷瞳把话搁到台面,他也就顺势跟进:“老徐,雷子说的这点不是没可能。他这个节骨眼提防你……那可不是好事儿啊!”

    &bsp;当然不是好事,老徐自然明白被体育馆实际当家人提防危险。

    &bsp;可事到如今,老徐也顾不了许多。

    &bsp;“提不提防那是他的事儿,我们这边管不了。他现在给我的任务是去把各场馆大门给封锁了。”

    &bsp;“什么!?”又是一颗重磅炸弹,老徐这番话一经落定,雷瞳便是愕然脱开:“封锁场馆?他想干什么啊?现在下面人刚刚经历这档子事儿,心绪还不平稳,你这现在就给封锁,那不是……那不是人为制造恐慌嘛!连长,这事儿咱不能做啊,闹不好真要出大事儿!!”

    &bsp;雷瞳一本正经。

    &bsp;他很清楚人在恐慌状态能做出什么事儿来。

    &bsp;别看稽查管理队有三十来人,可面对上百口子体育馆幸存者,那还是不够看的。

    &bsp;“是啊,老徐,那家伙习惯了高威处理问题,可今时不同往日,他还用过去老手段粗暴处理问题,这根本不是解决问题办法!这体育馆幸存者骚乱一起,单靠我们现在人手怎么控制?”

    &bsp;胡晓东也是忧虑质疑!

    &bsp;二人说的忧虑老徐都能明白。

    &bsp;他当下点了点头:“你们说的我知道,来时路上我仔细考虑过了,对方下的命令太过武断!不过也并非说一点执行可能没有!”

    &bsp;“怎么?连长,你不会真打算按那家伙说的做吧?这样带来后果你可得想清楚了啊!”雷瞳也是没想到自己连长会说出这般话来。

    &bsp;胡晓东也是纳闷,按照常理,他所认识老徐不应该也不会犯这般错误,他怎么可能认同中年人的话呢。

    &bsp;“老徐,你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想法?”胡晓东不太确定询问一句。

    &bsp;他觉着老徐不太可能就这么执行中年人命令。

    &bsp;“将幸存者限定在各自场馆区域,可以有效防止意外状况发生。也可以规避连锁反应。不过如同你们说的那样,如果直接锁上,对馆内幸存者心理势必造成不良影响。他们会因为恐惧而做出不理智举动。但如果我们能适时沟通,解除他们心理这种恐惧,那对方提的封锁命令,我看就可行!!”

    &bsp;

    此言一出,倒是叫胡晓东,雷瞳颇感意外。

    &bsp;同一个思路,换种路径得到结果大为不同。

    &bsp;仔细琢磨一下,老徐说的情况也并非没道理。

    &bsp;锁门固然容易搞出矛盾,但若是可以把事情讲清,处理后,那结果还是有益处的。

    &bsp;“这么说,我们现在主要解决问题是先安抚馆内民众情绪咯?”胡晓东跟进道。

    &bsp;老徐不否认点头:“是,除了要给馆内民众情绪安抚,还有要告诫稽查管理队家伙,再处理后续问题时,好好干,莫要乱来!”

    &bsp;“嗯。不过连长,这种事儿恐怕不容易做啊!你也知道,那帮家伙在这边作威作福惯了,现在突然叫他们转变,我担心……”摇摇图,雷瞳面露为难之色。

    &bsp;

    老徐知道自己伙计心理在想什么。

    &bsp;这个时候想叫稽查管理队手下“友善”处理馆内幸存者问题,并不是简单可以搞定说服事情。

    &bsp;对于此点,老徐略微琢磨了袭啊,继而淡漠道:“难办也得办,必要时可以抓些典型处理,以儆效尤!!”

    &bsp;“哼,这个我喜欢,就是咱真这么做了,上面那位会不会不高兴?”手指上点,雷瞳低声问道。

    &bsp;胡晓东听罢,略带玩笑揶揄:“哟,雷子,什么时候你变的这么胆小了?你真怕上面那位?”

    &bsp;就雷瞳这性格,说他怕上面那位打死胡晓东也不会相信啊。

    &bsp;比说去搞稽查管理队手下,即便是楼上中年人,只要老徐一句话,雷瞳也定然敢去杀给你看。

    &bsp;所以,他的反问也就是开玩笑罢了。

    &bsp;雷瞳不置可否耸耸肩:“我是无所谓的,主要是担心老徐这边难做。”

    &bsp;的确,雷瞳叶昊,胡晓东也罢,说到底都是老徐手下。

    &bsp;尽管中年人把维护馆内安定大权交给了老徐,可老徐若是因此杀了他的人,恐怕中年人不会舒心吧。

    &bsp;尤其是眼下局面,难保中年人心理不会多想。

    &bsp;这人一多想,那他会采取何种措施可就难说了。

    &bsp;杀一两个手下对雷瞳自然不成问题,只是由此带来可能后果却是不得不防。

    &bsp;老徐自是明白雷瞳忧虑深意,他何尝不知道现在动手啥稽查管理队人会很麻烦。

    &bsp;毕竟,这些人名义上是体育馆馆内维护秩序人员。

    &bsp;但落在实际,他们更是中年人私人武装。

    &bsp;这些家伙全是中年人一手挑选组建的。

    &bsp;他能在稽查管理队队长位置坐的这般牢固,稳定,离不开这帮爪牙护持。

    &bsp;现在更是如此,他得靠这些家伙确保他在馆内安全。

    &bsp;老徐若是随便就这么给他把人杀了,这帮子手下先不说会不会私底下采取行动,这中年人首先就得多想老徐做法是否存在一些别样意思。

    &bsp;“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爱怎么想是他的事儿,我们重点还是放在维稳这件事儿上!”

    &bsp;民众情绪如若得不到妥善解决,那想叫馆内稳定根本无从谈起。

    &bsp;老徐可不想这件事像个定时炸弹摆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