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五十一章 临危受命(二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五十一章 临危受命(二十三)

    看了眼王建设,老徐点点头,完了径自开口:“我明白大家想要出去心情,这待在馆内确实憋屈的很。但是……就目前情况恐怕还得委屈大家在馆内多待一段时间。”

    “我知道你们会问为什么!既然这馆内丧尸已经肃清安全了,为啥还不能叫你们出去!这个其实很简单,馆内虽说安全了,但场馆外面依然有丧尸活动。不止是场馆外,即便是我们这边窗户都有可能成为丧尸突进渠道!”

    哗啦,老徐这番一脱口,下面幸存者再次骚动起来。

    窗户有可能成为丧尸突进渠道。

    这档子事儿,众人心里都有数。

    但这有数归有数,被老徐这样一个官方人直接点名还是给下面幸存者带来不少心里上的冲击。

    王建设见下面骚动起来,心里那个郁闷啊。

    心道是:这种事儿不说会死?

    是啊!王建设怎么都想不到老徐会在这种场后提这档子事儿?

    你这过来不是来安抚情绪的嘛,你说这茬事不是给添乱嘛。

    “唉,老徐啊,这事能不提还是别提了。不然容易出乱子!”王建设好心提醒句。

    他可不希望待会民众闹起来不好收场。

    瞥了眼王建设,老徐也知道这个场合提这种事儿容易引起不必要恐慌。

    可是既然来了,如果不把这些问题点明讲清,后面就会成为定时炸弹。

    这就跟咱们日常工作一样,很多时候我们遇到难以解决问题时,本能反应就是规避。

    而很多问题,当时的确是可以回避,就像老徐目前所提事情一样。

    不说这窗户被入侵没关系,但你不提不代表这事儿不存在。

    事实,馆内幸存者心理都清楚外面丧尸是可以透过破损窗户进来的。

    于馆内幸存者而言,他们也正是因为知道这档子谁人的恐怖所以才有意隐瞒不愿提及。

    现在事态还未到最糟时候,不提此事不会危及什么。

    可等到了糟糕时候怎么办?

    与其回头无法挽回,还不如提前把那层窗户纸捅破。

    大家心照不宣,也好有个心理建设。

    老徐既然选择过来释疑,就不打算遮遮掩掩。

    大多事情,就因为瞻前顾后考虑太多,以至于最后弄巧成拙酿成大祸。

    现在局势显然不容易己方内部横生祸端。

    所以……“大家静一静,我刚才说的想来大家也都明了。说这些不是想要吓唬大家,而是现实实际存在。既然存在我们就不能无视,不仅不能无视,还得想法规避。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安排各馆封死窗户,保持静默。就是为了规避这些风险。”

    “我很感谢大家配合,但单就这些还远远不够。在危机没有彻底解除前,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大家或许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要把你们关在场馆内不让出去,是不是稽查管理队的人在搞什么小动作,或者想要逃跑之类。”

    “关于这些,我可以负责任告诉大家……不存在的!”

    不出意外又是一番议论。

    老徐可以清楚听到下面人一些质疑嗓音。

    有人在说,横竖全凭你一张嘴。

    也有人说,鬼知道你们是不是自己想逃。

    所有这些质疑老徐并不感到奇怪,也不觉着气恼。

    这是人在危机情况下本能自我保护意识。

    何况还是这种人人自危末世,稽查管理队平日里做派本就在馆内幸存者眼里没啥好评价。

    所以这个节骨眼,馆内人员对他们举动存在质疑完全可以理解。

    唯一憋屈的是,老徐实际和这些没关系,但披上了稽查管理队这层皮,他也只能被等同代之,甚至还得特意过来给他们擦屁股。

    望着下面人群躁动,王建设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出头说上两句。

    毕竟,现在人群讨论的可是稽查管理队的事儿。

    而且个别人话语不是很好听。

    这在过去那是不可想象的。

    谁敢背后议论稽查管理队,或者说稽查管理队不是,那就是找死。

    可眼下,个别家伙不是背后议论,那是直接正面数落啊。

    这档子事儿发生在自己场馆实在是……

    王建设觉着自己有必要出头训斥下几个不长眼,给自己添乱家伙。

    但转念想想目前局势,最后还是放弃了动嘴念头。

    这个节骨眼,沉默或许不是件坏事。

    光说不会逃跑,下面人肯定不会信服。

    老徐对此早有准备,当下紧接道:“我说稽查管理队人不会逃跑,大家伙似乎存在很大质疑。其实这点大家伙大可不必这么担心。因为就算现在我们有心跑也跑不了。不说球场里的丧尸,单就场馆外……已经是被畜生围堵的水泄不。除非有空中力量,否则有人想要逃出基本就是笑话!”

    好嘛,这话老徐倒是叫馆内幸存者相信稽查官队人不外逃了。

    这点之前场馆内三个稽查管理队队员就有透露过外面情况。

    所以大家伙知道老徐此言不是故意为之的托辞。

    目前外面局势的确不容乐观。

    但问题,老徐叫众人接受了他关于稽查管理队队员不外逃这茬事,可现在体育馆被围水泄不通,场馆生存也成问题啊。

    王建设时下在旁真是急的直想跺脚。

    就老徐这处事方式,要能上爬那才真是见鬼了。

    他这人真是哪壶不提开哪壶,哪件事容易搞出祸端他就朝那边奔啊!

    说完窗户这边不算,有他娘的把馆外糟糕情况道出。

    有没有必要这么坦诚啊?

    你这么坦诚,不是更叫馆内人混乱嘛。

    这就是看问题角度不同。

    这看问题角度不同,便是决定了人们思维意识差距。

    老徐说这些就是要破而后立。

    都这个时候还去遮掩有必要吗?

    外面丧尸动静摆在那儿,早迟馆内人都得知道。

    与其后面叫他们散步谣言胡思乱想,还不如直接就上重锤把事情讲清。

    不过讲清只是途径,并非最终目的。

    老徐最终目的还是透过讲述来达到稳定局面目的。

    所以……“大家不要那么紧张,和你们说这些,我就是想告诉他,现在稽查管理队也好,还是你们这些馆内幸存者,大家目前那是同坐一条船。这船要是翻了,大家都得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