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五十三章 临危受命(二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五十三章 临危受命(二十五)

    王建设胸口拍的啪啪直响。

    他很清楚,现在跟老徐搞好关系,对他后面绝对受益无穷。

    况且,老徐适才已经把相关事情说的很清楚了。

    该解释也都解释了,该怎么做也都点名了,这省去他不少费口舌麻烦。

    说白了,老徐的出现对他稳定局面那是起到了很大帮助。

    至于在维稳这档子事儿上,就算老徐不出面,他王建设也得尽心去做。

    理由很简单,体育馆稳定将直接决定他的命运。

    只有体育馆馆内安定,民众情绪稳定,才不会有人搞暴动,他才能活的安稳。

    否则,一旦馆内人员起势,稽查管理队完蛋,似他这种过往为虎作伥的垃圾必然头一个被民众揪出来严惩。

    当你欺负他人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有天你会受到惩罚。

    王建设心理也清楚这点,但人的贪欲和对权利的追求让他无视了这些法则。

    现在情势危机时刻,他开始害怕,所以他会尽全力确保体育馆安定。

    老徐没时间废话,二楼场馆不止篮球馆,按照原定计划他都去每个场馆逐一进行释疑。

    之所以头一个来篮球馆,主要是老徐在这居住,对这熟悉,同时有王建设这个马屁指望抱他大腿。

    这凡事第一次都比较生疏,老徐选这也是尝试积累下经验。

    经过刚才流程,他心理大概已经有数知道该怎么说,也基本明白了那些地方会触及馆内幸存者点,叫他们骚动。

    行出篮球馆,老徐在场馆大门关合后,吩咐手下给馆外把手用铁栏封锁锁死。

    才这一刻开始,馆内人再想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么做老徐也实属无奈。

    中年人的命令,他现在还是必须执行的。

    这么做当然有好处,这么做不用担心馆内人作乱,不用怕他们因为饥饿做出过激事情。

    但与此同时,这么做,一旦馆内出现任何异常,他们连跑的地方都没有。

    望着铁链锁和一刻,老徐的心情是负责的。

    他现在能做的,仅是祈祷王建设能起点作用,如他所言,管理好馆内情况,千万别弄出祸端。

    稍适等了几分钟,确定馆内没有对封锁行为有异动后,老徐这才招呼下面人:“走!去下个场馆!”

    俩货跟着老徐继续赶场。

    就这么老徐带着两个手下就跟是走穴的明星,一个场馆一个场馆挨个给馆内幸存者释疑,抚平情绪。

    这个过程是相当辛苦的。

    要知道幸存者经过之前突发事件,中年人采取手段简单粗暴,就是封锁。

    按理说,这么重要紧张时刻,他作为馆内最高负责任理应亲自带人出面解释。

    再不济也该发个通告安抚下民众。

    可中年人现在碍于自身安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要不是老徐提出安抚计划,他压根还在屋里睡自己安稳觉,哪里会馆馆里人心态?

    现在好了,馆内人见到老徐代表官方过来解答,自然各种问题平抛。

    老徐那是很认真作答,可这问题解释一遍还好,来回重复,是个人都会厌烦倦怠。

    可老徐没有,不管重复多久,只要有幸存者提问,他都会如实告知。

    能够做到这点本身就是一种不容易。

    而造就这种不容易的是老徐身为华夏军人的一种责任。

    那就是无论什么时候,国家,人民安全都应是摆在首位的。

    即便现在没有人去约束规定他要这么做,但一入军队,终身军人。

    作为老徐自己,他必须用自己一言一行去捍卫军人荣耀,国徽的庄严。

    行到场馆一半,老徐和胡晓东,雷瞳碰上了。

    这两人在三楼做事,他们两人一组效率自然要不徐仁杰高。

    所以弄完三楼的释疑活儿后,二人便是前后来到二楼,开始帮老徐释疑。

    见面后,老徐问了句:“上面工作开展完了?”

    “嗯,完了。后面你也不用麻烦去了,我和雷子都搞定了。”胡晓东回道。

    老徐手电抬起,冲后扫了两眼,见得稽查管理队的人已经在封锁场馆大门了。

    见状,老徐点点头:“嗯,辛苦了。”

    “连长,这该安抚的咱也安抚了,下一步咱干啥?”雷瞳还真是一刻都闲不住。

    老徐想了想,左右看看,回道:“民众安抚好了,这是第一步。想来你们在场馆里也做了保证,说咱们会改善执法手段对吧?”

    雷瞳看了眼胡晓东,点点头:“是啊,那必须的啊,怎么了?有问题吗?”

    老徐摆摆手:“这自然是没问题,不过既然给人做了保证咱就得做到。现在是时候给稽查管理队这些小兔崽子好好敲打敲打了!”

    先是一愣,雷瞳随即明白过来,捏捏拳头,咧嘴笑道:“这感情好啊,这我早就看这帮混小子不顺眼了,这平日里一个个披着个稽查管理队的皮瞧把他们能耐的。今天可得好好给他们教训教训!”

    撩起袖子,雷瞳摆出副要大干一场架势。

    老徐见了摇摇头:“你别乱来!现在先不要动手,咱先不动手,这次就先给立下规矩,把丑话讲在前头,这谁要是乱来,那没啥好说的,再动手不迟。”

    “先礼后兵是把,成连长,我听你的,这次就先放他们一马,希望这帮小子可别辜负了你的好意!”雷瞳并不看好老徐说教能起多大作用。

    毕竟,这人学坏容易,学好难。

    尤其是做过错事,走过错路,再想回头那更是难如登天。

    就这些稽查管理队垃圾,过往对待馆内民众早就养成了高高在上骄横习惯。

    眼下你指望靠着老徐一两句话给扭正回来,很难!

    至少雷瞳是这儿认为的。

    不过若是靠言语能说服对方按章办事自然是好事。

    毕竟,暴力不能解决问题,尤其是眼下场馆内问题。

    这若是太过激行事,不问青红皂白就去翻旧账,容易适得其反。

    正所谓兔子逼急了还咬人,老徐目前还需要这帮混账维持体育馆基本秩序。

    真要是把这帮兔崽子逼急了,他们撂挑子不干,连累的还是场馆。

    更何况,这场馆可不是老徐一个人说了算,在他顶上还有个中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