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五十八章 临危受命(三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五十八章 临危受命(三十)

    “哼,瞧你这话说的,我这边可没说不让你来啊。这体育馆现在老徐想来地方谁能拦?”

    话里有话,雷瞳听了扬起眉毛:“哼,我怎么着听着你这话好像不服气啊?”

    “有吗?你这兄弟还真有意思,学心理学的?这么喜欢琢磨人?”

    雷瞳深提口气,继而缓缓吐出。

    他尽量压制自己脾气:“学心理学?你真能耐啊,这都能看出来?没错,真叫你说对了老子还真是学过心理学!”

    雷瞳这话到真不是托大,他的的确确有学过心理学。

    “哟,厉害厉害,这都学过。那有怎样啊?”手下不屑冷哼声。

    “不怎样,就是学了这玩意我能看透人心思。比如说某些混账玩意背着人后在那嚼舌根。”

    有意点指!

    雷瞳顺着对方话茬把相关事情道出。

    闻及此言,本来还挺蛮横手下此刻有点尴尬了。

    这背后说人没啥大不了的,咱正常人谁都有干过,只不过呢这背后说人嚼舌根被人听到,那就有些难堪了。

    更关键,他俩挤兑对象是老徐。

    老徐现在那是体育馆红人。

    加上老徐目前新官上任三把火,正是到处抓典型地方,尽管这两货昨夜跟着中年人没有被老徐“波及”,但周围人说的那些关于老徐事迹,他俩可是一点没少听。

    扭脸看了身旁队友一眼。

    队员避过眼神不愿与之接触。

    没的办法,遇到眼下这种情况,手下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什么嚼舌根?”

    “不明白我说什么是吧?”点着头,雷瞳转过身,冷笑连连。

    就在手下得意老子不承认你能把我怎么办时,雷瞳慕的返身,跟进便是一脚飞出,坐在登上手下直接是连人带凳踹飞了出去。

    毫无征兆,说干就干!

    老徐在旁似是什么都未见,就那么抱胸站着。

    可这旁边稽查管理队手下可是被吓的差点从凳上下来。

    他有听过雷瞳的暴力,之前没接触过觉着没啥,想来多半是其它人渲染。

    他们在馆内待了这么久,队伍内部也不乏骄横之人,但那又怎样?哪里有人真敢乱来?

    毕竟上面还有中年人在。

    可没想到,面前汉子竟然一言不合就动手。

    而且下手还这么狠厉,简直就是照着死手去的。

    雷瞳可不管那么多,飞踹了罢,他迈步上前,径直来到被踹飞手下跟前,探手将对方从地上撩起。

    好家伙,对方100来斤身子骨在雷瞳手上那就跟个小鸡似的直接被提了起来。

    “喂,现在老子说的事儿你记起来了吗?”

    七荤八素,手下到现在还没回过神。

    但当看见雷瞳那张熟悉脸后,不敢怠慢,赶紧脱口:“记得了,记,记得了!!”

    接连几声!

    完全没了之前的无视。

    好嘛,就对方这脾气,自个儿要是再搁这装B,这次被踢肚子,下次怕是就得怼头了。

    手下大气粗喘,腹部的疼痛就跟火灼般难受。

    可面对雷瞳,他不敢多言,只能强忍。

    雷瞳自然也是看出对方不适,不过对这种货色他没有任何怜悯。

    对方现在被打,也算是对他们过往在体育馆作恶惩罚。

    迎上对方眼睛,雷瞳怒怼问道:“记得了,你记得什么了啊?”

    “我……我……”

    “我你妈了个B!!”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出!!

    雷瞳压根不给对方说话机会!

    说白了,他就是单纯想打对方!

    原本老徐拦着不让,雷瞳碍于命令没的办法。

    可眼下这帮混球自己找死,那就由不得他们了。

    “在后面数落老徐不是,觉着我们老徐是傻叉?瞧吧你们能耐的,现在怎么不说话了?怂了?”

    “啪!”又是一巴掌扇出。

    “我,我错了,我错了,放,放过我吧,下,下次我再也不敢了。”哭丧着个脸颊,手下苦涩哀求。

    也不知道为啥,雷瞳看着这货表情只觉着恶心,没有半点怜悯感觉。

    “下次!?你他娘的觉着还有下次嘛!”

    此言一出,恍若晴天霹雳啊。

    其实雷瞳也就是气话随便说说,他还不至真的下狠手给对方杀了。

    毕竟,这地界还是中年人说的算。

    这手下也是中年人的人。

    正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雷瞳现在做法已经够冒险了,要是真把此人给做了,他跟老徐肯定得有大麻烦。

    “好了,雷子,差不多就行了,放了他吧。”

    老徐看看也可以了。

    雷瞳出手就是要给屋里俩货一个下马威。

    毕竟,从适才门外听到相关情况看,这两白痴明显不知天高地厚。

    加上之前相关训斥这两货都不在场,让雷瞳出面鞭打下也算是给两人长长记性,叫他们明白这体育馆里不是没人管的了他们!

    听到老徐收手吩咐,雷瞳立马是撒开揪拿手下领口手掌。

    用力一推,雷瞳将对方丢在地上。

    完罢,跟进一句道:“小子,今天算你走运,看在老徐面上我就不跟你计较,再有下次,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听见没!?”

    牛眼一瞪,手下直接是被吓摊在地,脑袋忙不迭点动回道:“明,明白,我的明白,我保证,保证以后再不在后面说你们坏话了。”

    “行了!说正事,这储藏室物资统计进展怎么样了?有结果了吗?”老徐言归正传,他此行过来主要就是奔着统计结果来的。

    “这个……”

    “这个什么!?老徐问你们话呢!!回答问题!!”雷瞳提高音调喝道。

    俩货互看一眼,随即颤巍回道:“没,还没统计出来。”

    “还没统计出来!?”老徐迎上回话手下人眼睛:“据我所知,队长昨天晚上就安排你俩过来统计物资数字,你们别告诉我整整一宿时间,你们连个数字都没弄出来?”

    “这,这个,老徐,这都是有原因的!你也看到了这屋里东西杂乱,什么都有,统计起来非常复杂。这既然是队长下的命令,我们自然尽心尽力,希望给弄个准确的,好给他做相关分配参考。所以……”

    “所以你们就因为细致导致没法完成,是这个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