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六十三章 临危受命(三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六十三章 临危受命(三十五)

    没有过多反应,老徐照旧是在旁点了点头。

    他现在需要幸存者亢奋,需要听对方讲出实情,所以……点点头,老徐看了眼对面一众稽查管理队队员。

    混账们此刻都显得颇为尴尬。

    不用说被馆内幸存者这么面对面怒怼,实在是有点叫人火大。

    但有什么办法呢?现在老徐在这,看老徐样子明显没有制止意思。

    “小董,既然你说他们是放屁,那就告诉我,你是因为什么被抓出来的?”

    再次提问。

    董利国有些诧异望向徐仁杰,他不明白这男人为什么一直纠结此问。

    在他看来,告诉真相并不会改变什么。

    见董利国有所顾虑,胡晓东上前一步:“兄弟啊,你也说了你是出于信任老徐才做的那些事儿,既是如此,这事儿可就不单单只是你个人的事,你好歹叫我们了解些经过。如果是我们做的有问题,我们处理!不然我们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被挂上个说话不算数,一丘之貉,骗子定义……你说对我们是不是不太公平啊?”

    胡晓东态度很好。

    他知道男人现在心理对己方不信任。

    要想叫他说把事情过程说出来,就得叫他平和心态。

    看看胡晓东,与雷瞳不同,胡晓东看上去倒是较为容易叫人接受。

    毕竟,胡晓东下海几年,和雷瞳这种职业军人不同。

    “也罢,我就说给你们听,我倒想看看说了你们会怎么做!!”

    “呵呵,放心,该怎样就怎样,老徐承诺的事儿我还从未听说他不兑现!”

    胡晓东这等于是把老徐路封死了。

    不过没什么,尽管没有做任何言语上的沟通,但是胡晓东知道,这档子事儿,以老徐脾气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他今天怎么着都会给这帮不服管教废物一些教训。

    当然!前提是有理有据!

    “好!那我就拭目以待!”幸存者挺正身子,经过胡晓东一番“开导”,他决定给老徐一个以正视听机会,当下开口道:“我在这儿,不是被他们从里面拉出来的!我没有做过什么危机论,更没鼓动过里面人搞事儿!这些混账话都是他们杜撰的!”

    “你们动脑子想想,这个时候我散步谣言鼓动其它人搞事儿,对我有什么好事儿?馆内要是动荡了,叫丧尸进来,我不也得玩完?这丧尸不是我表姑二大爷,他们可不认得我!我傻到去吧关子搞乱?我疯了吧?”

    “我在这儿,是我自己申请要求见他们的!这个老徐是你之前提过的,你说如果我们有什么疑问就可以向你们提问。你们也会妥善处理我们问题,这没错吧?我没罪过吧?”

    连抛问题怼向老徐。

    老徐对此淡然点点头:“没错!你继续。”

    “可是他们,我这出来还没说什么就被他们骂了!骂的话可是个难听啊,说我算什么东西,是混账玩意!我倒想问问你们算个什么玩意?是谁给你们权利在这践踏别人尊严的嘛?你们为体育馆做了什么!?维护馆内治安?你们有脸说吗?你们在体育馆做的那些b事心理不清楚?真正报我们平安的跟你们有半毛钱关系?那都是此地驻军做的好嘛?”

    “或许你会说你们给我们提供了吃喝物资,这点我去你们狗日的!你们提供的?还要点b脸吗?这些也是驻军弄来的好嘛?”

    “你们在馆里面除了仗势欺人,作威作福外,你们有哪点做到一个管理者应尽的职责?你们为体育馆,为我们下面居民办过什么事儿?你们就是顶着个稽查管理队的头衔,说我们算个什么东西,说我们是吃白饭的垃圾,你们难道不是吗?我们要是垃圾的话,你们也一样!”

    一句接着一句。

    幸存者眼下那是火力全开了。

    适才被稽查管理队几人怒怼的火气此刻全部还了回去。

    幸存者说的尽兴,稽查管理队几个家伙则是听的全部傻掉了。

    这绝对是他们头一回被馆内幸存者这么指着鼻子骂咧。

    看老徐模样,没有丝毫制止意思。

    这叫几个稽查管理队队员很是郁闷。

    他们真搞不懂老徐在想什么?

    就算他没参与此事,和此事没关系,但他怎么着也是稽查管理队一员。

    时下对方这么骂,等于是把他也涵盖在内呀。

    稽查管理队几个混球显然是还没搞清局势。

    这所谓稽查管理队身份,也仅仅只是他们自己看的重在意罢了。

    在老徐,这个身份那就是坨屎。

    如果不是现实需要,他才懒得披上这层已经臭掉烂掉的皮。

    “那你究竟出来是想问什么问题?”幸存者说了半点基本都是在发泄情绪。

    老徐没有制止,也是想透过对方话来叫稽查管理队几个混账明白他们自己犯下罪行。

    不过他也明白,就这帮混蛋做派,仅仅透过幸存者口吻给他们罗列罪状是不够的。

    不出意外,这帮混账听后,不仅不会悔改,怕是满脑子都在想着以后怎么报复这个董利国。

    所以单靠嘴巴讲不行,还得采取手上措施!

    “我出来就是想问,这一天一夜了,一直没有粮食供给。以前你们给咱喝稀水,咱也忍了。好歹能混个水饱。可现在……连个水饱都不给咱,我就想问问是什么意思!?”

    明白了!对方问这个问题老徐并不感到奇怪。

    对于生活在体育馆内幸存者来说,这能喝上稀水算是他们唯一追求,也是仅存底限。

    过去他们之所以能容忍稽查管理队在馆内横行做法究其根本就是他们还能混个水饱。

    可若是体育馆连这点要求都做不到……那就很难保证这些民众不乱来了!

    “他们怎么回答你的?”老徐不紧不慢跟进提问。

    幸存者听了当即冷哼一嗓:“他们!?哼!你觉着他们会怎么回答我?他们根本连问题都没听完就不分青红皂白说我搞事,完了就要动手打我!老徐,我就想请问,我问这些问题过分吗?难道给我们提供补给不应该吗?是不是因为现在情势危机,你们打算把粮食屯起来饿死我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