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六十四章 临危受命(三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六十四章 临危受命(三十六)

    一番质问脱口,此刻的幸存者相当激动。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生存大计前,人疯狂没毛病。

    老徐也是一直担心物资问题搞出祸端,也正是有此顾忌,他才特意给幸存者与稽查管理队队员做了专门讲解,就为安抚两方面。

    眼下的老徐,雷瞳,胡晓东更像是第三方规劝机构。

    只是他这般努力,换来的依然是稽查管理队的不配合以及下面幸存者不理解。

    点点头,听罢幸存者的质问,老徐基本明白了事情缘由。

    事件很简单,幸存者按照他说的正常提出疑问,稽查管理队一方习惯性骄横不予理睬。

    不止不理睬还要打人。

    对此,老徐移转目光,落目扫过对面一众稽查管理队队员。

    “他说的你们都听见了吧?怎么样?有什么想说的吗?”老徐反问。

    几名稽查管理队队员你看看我,我瞅瞅你,立马有人回道:“老徐,他说这些就该死,居然敢质疑我们稽查管理队做事,他当自己什么玩意!?”

    “就是,哥几个拼死拼活给他们罩着场子,不谢谢咱就算了,还一堆问题,你脑袋想想清楚再说话。”

    “跟这种家伙就没啥好说的,老徐,像这样搞事儿份子就该严惩!杀鸡儆猴,以儆效尤!!不然,叫他这样放肆下去,整个体育馆下面人怕是都会跟他一样胡乱!”

    微眯起眼睛,听了几个稽查管理队队员你一言我一语回答,老徐唇角不由翘起抹浅浅弧度。

    “杀鸡儆猴,以儆效尤……”嘴中轻声嘟囔重复对方说的话。

    老徐一双拳头已经是攒的紧紧。

    “是啊,老徐,这种事儿绝对不能姑息手软,你交给我们,我们来处理他!”

    说着话,不长眼白痴便是自荐站了出来。

    老徐暼了他一样,完了毫无征兆踏前一步,抬手一拳打出,直接是抡砸目标面门。

    这一拳力道十足,老徐之前一直是压制自己火气。

    他不是不想动手,而是要给自己找个合适动手理由。

    现在下面幸存者给了充足理由,老徐没道理在等待。

    “哎哟!”伴着一声痛叫,不长眼白痴径直栽倒在地。

    余下稽查管理队手下莫名诧异看着老徐,显然不明白老徐为什么这么做。

    他是傻了?脑袋被驴踢了?怎么动手打自己人啊?

    众手下不得其解。

    老徐冷眸望着被砸在地手下,随即调转目光:“你们呢?是不是也觉着要处置董利国?”

    森冷的质问清楚落在众稽查管理队队员耳里。

    当间有人本能脱口应了声“是”,下一秒老徐抡出拳头便是如法炮制将之撂翻在地。

    “还有吗?”

    再次质问。

    这下场上没人在嘴贱开口。

    好嘛,这稽查管理队队员就算脾气再大,再怎么习惯成自然,此刻也是断然不敢多言一句。

    很显然,这老徐是有意要打击己方啊。

    几个稽查管理队队员面面相觑,他们心理意识到情况不是很妙。

    “没人说话了?”老徐追问,他追问声音不大,也很轻缓,但落人耳中叫人忌惮。

    尤其是配合他面上那肃杀神采,更是给人一种难以言表压迫。

    “可以啊,都挺能耐啊,一个个都很能说嘛。”

    “哼哼,杀鸡儆猴以儆效尤,你瞅你们这小词用的,化人呐……知道什么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吗?这些词从你们嘴里吐出简直就是对这些词的侮辱!”

    “看什么看,你们是不是觉着不服气?觉着打你们不爽?”

    闻言几个稽查管理队队员纷纷避开眼睛,不敢正视,生怕给老徐逮到机会发难。

    不过诚如老徐说的那样,眼睛因为畏惧必开,但心理那就是不服气,不爽。

    他们没法接受老徐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出拳打人。

    他们也不认为老徐真的是为了什么“正义”,更不相信他想为董利国出头。

    在他们狭隘眼里,老徐做这些,不过就是想借着此般机会立威。

    他想以此树立自个儿在稽查管理队地位。

    老徐可不会在意这帮家伙心理怎么想,他自问自答打:“我告诉你们,不服也好,不爽也罢,你们都给老子把火气咽着!老子之前跟你们怎么说的?要你们妥善处理好与下面居民关系,你们倒好,人家心理有疑问,就向你们提个问,你们连问题都不给人家说清楚还叫嚣要处理人家!?”

    “我他娘的现在就问问你们凭什么?谁他娘的给你们动手权利?是我吗?”

    目光选中一队员,老徐探手将之揪过,瞪眼怒怼:“是我吗?说话啊,我问你是不是我给你们动手权利!!你们一个个刚才不能耐很嘛,现在哑巴了!?”

    “啪!啪!啪!”一脸三个巴掌,老徐这动作当真是麻溜。

    他这几掌下去,再看被他擒住队员,不是不想说,而是没法说。

    丢开擒住倒霉蛋,老徐继续呵斥:“现在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在这端着稽查管理队架子呢?你们把稽查管理队当什么?馆里召集你们成立这个稽查管理队是叫你们为大家服务的,不是叫你们来这儿作威作福的!”

    “过去你们胡来也就算了,那时候好歹有驻军给你们擦屁股!现在你们还这么做?我说你们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我有没有告诉你们乱来后果!?我有没有说不处理好和民众关系可能引发祸端!?”

    “你!告诉我,我有没有告诉你们!?”又是着手揪过一个倒霉蛋。

    被揪过稽查管理队手下不敢怠慢,颤巍回道:“有,有有的!你,你说过的。”

    “我说过,你们他妈还记得我说过啊,既然记得还给我这么乱来!你们是不是把我话当放屁啊!”飞起一脚,这回手下可是没之前那位那般幸运,老徐直接一脚给他踹飞了出去。

    “你们想死,我不拦着,他们的别害整个场馆!”

    吐了口气,老徐仰天平复了下心情,完罢,双眸瞪起。

    他这一瞪,尚且站立两名稽查管理队手下两腿打软。

    他们本能反应就是逃,可在这密闭体育馆他们能逃到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