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六十九章 临危受命(四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六十九章 临危受命(四十一)

    老徐这边犯了神经,这些看戏手下哪里还敢待着,赶紧是脚底抹油有多远跑多远。

    见前方没人,老徐摇头:“走,找人过来处理这几个垃圾!”

    点点头,胡晓东,雷瞳随着老徐一起朝楼栋走。

    这刚过转角便是撞见在内躲藏稽查管理队队员。

    见到老徐三人过来,队员们皆是惊愕。

    雷瞳当先没好气斥道:“都什么表情啊?娘的老子是鬼吗?一个个绷着个脸,给他娘的谁看呢?”

    雷瞳不是鬼,但他的模样搁在黑暗环境却是比鬼还要慎人。

    “呵呵,老徐,雷哥,胡哥是你们啊。”讪笑招呼,几个手下有些无措。

    胡晓东没有雷瞳那么狠厉,他上前拍打其中一人肩膀。

    他未想过要把对方怎样,他就是很单纯一个动作,可是没想到啊,就是他这么一个简单举动却是叫对方抖了个激灵。

    感受到到对方身体上的颤动,胡晓东眸中闪过丝轻蔑:“不要紧张,我们不是老虎,不吃人的。呐,刚才廊道的事儿你们的清楚吧?”

    “不,不清楚,我,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生怕惹祸上身,手下忙不得否定。

    他们这般做派直接是叫胡晓东无语想笑。

    “不知道?你们躲在这边跟我说不知道?”

    “我……”

    “娘的,想清楚在回答!别把我们当傻子!”雷瞳不客气接茬打断,两只牛眼直接怼在回话之人脸上。

    望着雷瞳凶煞眼神,手下直接改口:“唉,事情经过……我是听到一点,我其它不清楚,总之,那几个该死,我们绝对支持老徐,老徐你们做的没有任何问题,他们该死,对,就是该死!”

    重复强调!

    为了自保,手下当下表面立场。

    雷瞳听了真不知道说这些家伙什么好。

    的确,那些家伙是该死!但是相较于那些已经被揍趴的混蛋,雷瞳觉着面前家伙才是最该似家伙。

    “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

    手下不置可否怯懦望着雷瞳,脑袋不自主扭动。

    “我最讨厌出卖自己人的混球!”再次凑近几分,雷瞳最终喷吐的沫渣溅了手下一脸。

    手下不敢表现任何厌恶,他的面部肌肉不自主颤抖。

    是啊,作为军人,雷瞳最不能接受被自己人出卖。

    而面前混账适才说的话直接是把自己人给卖了。

    “好了好了雷子,你看你这样子别把咱弟兄给吓到哪里了!”胡晓东名义关切,实则调侃。

    他拍拍雷瞳肩膀,示意后者冷静。

    雷瞳本身也没想把面前几人怎么着,毕竟之前教训那四个稽查管理队混账已经下了狠手。

    若是再动手似乎不太和适宜。

    这凡事都得适宜,给稽查管理队队员压力威胁是必要的。

    但一根皮筋若是崩的过紧,那随时可能断裂。

    在没有找到更好解决目前体育馆危机情况下,己方还是需要依仗这些稽查管理队的混球做事的。

    撤步回道队中。

    雷瞳这厢撤回,老徐便是开口发话了:“你们几个去那边收个尾。”

    听罢,手下互看,当下不确定征询:“老徐你的意思是……”

    “想什么呢?老徐已是找房间把他们弄进去照看着。”

    尽管对方几人没有明显,但胡晓东明白几人暗示意思,那就是打算给四人解决咯。

    对此,胡晓东也是真服了这些稽查管理队家伙。

    都是一个队的,他们怎么能想的出。

    了然之后,几个手下不由轻吐口气。

    他们适才征询其实也就是试探问问,他们可没想过要把里面四个同仁怎么样。

    杀人这种事儿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

    别看他妈平日里在体育馆馆内嚣张跋扈惯了,但若真论到杀人,尤其是这么直接致人死地,他们心理层面还是很杵的。

    好在老徐这边并不是要他们做那种事儿,他们悬着的心总算是可以松弛些。

    “我可告诉你们,这四个家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好嘛,这心还没来得松弛上几分,雷瞳一句话便是叫几人重新坠落冰窖。

    不叫那四个家伙三长两短……这个事儿几个稽查管理队队员自然会按要求做。

    但问题,目前四个家伙是死是活还是两说。

    就刚才他们在转角窥听动静,自己四个同仁生死怕是不容乐观。

    现在雷瞳抛出这样吩咐明显有甩锅嫌疑啊。

    这己方几人过去,若是四人有人嗝屁,这个锅岂不是得落在他们头上?

    到时候就算己方想辩理,就面前莽汉脾气会跟你讲道理吗?

    众手下踟蹰了,这一去可不是啥好差事啊。

    可雷瞳不管众人什么顾忌,他瞅几人站在原地没有动作意思着脑斥道:“怎么着?是没听清楚老子说的话?还是不想做啊?”

    “不,不,不是的,我们做的。”重压威胁下,手下本能脱口。

    雷瞳作势扬起拳头:“知道他妈还杵在这里不动?你们电线杆啊?摆造型呢?是不是要老子招呼请你们离开啊!?”

    眼瞅雷瞳晃荡拳头,几个手下哪里还敢耽搁怠慢,纷纷拔腿逃窜。

    那奔逃架势怎一个狼狈了得。

    望着几个废物逃窜背影,雷瞳撇嘴骂道:“一帮欠揍玩意,每一个顶用的。”

    “呵呵,消消火,为他们作气犯不上的。”胡晓东安抚句。

    雷瞳眉尖一挑:“跟他们作气?我闲的没事儿做了。”

    “呵呵,”胡晓东再次轻笑,随即话锋一转低沉嗓音道:“老徐啊,刚才的事儿不知道那位会不会追究。”

    尽管胡晓东在处置过程有意给雷瞳提了醒,但是打人到底是做了,而且雷瞳虽说是留了手,可四个家伙还是受伤不轻。

    胡晓东担心中年人知道此事后恐怕不会善了,毕竟这些人都是他在体育馆内依仗。

    他想指望下面人替他稳定局面,就得确保这些人利益。

    原本这些都是不需要多考虑事儿,中年人一直是给这些混球很大行动权限,在这体育馆没人会对他们做法怎么样。

    但老徐今天的“出头”无疑是打破了这个约定俗成很久的事实。

    所以很难说中年人不会采取什么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