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七十章 临危受命(四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七十章 临危受命(四十二)

    “怕他作甚,这家伙还真敢对咱怎么样?他要是真有想法那倒省事儿了,直接给他做了得了!反正这货看样子也没打算为体育馆做什么,他做这个队长也没啥意义!”

    雷瞳压低声音道了句。

    的确,从现在局势看中年人似乎是不怎么作为,雷瞳这么说倒也没什么问题。

    但说归说,雷瞳其实也就是过个嘴瘾。

    他心下清楚,这真想做掉中年人也非是件简单办到事情。

    “杀他容易,问题是把他杀了以后怎么办?雷子,这稽查管理队的人终究是他提拔挑选出来的。他在,这些兔崽子有个依仗,也容易调遣,他要是死了,下面这些人群龙无首就算老徐上位采取强硬手段控制,但下面人心恐怕会出问题!”

    胡晓东担忧跟进。

    在他而言,他从不怀疑雷瞳解决中年人能力。

    他们这些侦察兵,潜杀本身就是能力。

    他们在极为复杂环境下尚且可以达到猎杀目标人物任务,眼下和中年人认识动起手来更不是问题。

    可如他担忧那样,杀中年人容易,解决后续人心涣散问题才是要点。

    如果连稽查管理队众人心思都动荡的话,那这体育馆安保措施又当如何?

    这些都是不得不考虑问题。

    老徐看看胡晓东,完了又瞅瞅雷瞳。

    胡晓东提的事儿他心理其实也知道,准确来说从承接馆内安保事务开始老徐便是料到会有这个局面。

    想要稳定整个场馆安定哪里是那么简简单单靠一两句话就能摆平的?

    这稽查管理队若是做事地道倒还好办,可麻烦就麻烦这稽查管理队平日做的那些混账事儿根本上不了台面。

    他们和下面幸存者间的矛盾冲突由来已久。

    老徐本以为靠着之前训斥能起到点作用。

    他从来没指望这些家伙能良心发现走上正途,切实按照他交待和强调条例办事。

    他仅是希望这帮家伙能在短期内克制一点,不要做的太过分。

    毕竟,这丧尸刚刚突入馆内,这段时间将会是民众心绪状态最不稳定,最容易失控时候。

    这个节骨眼稽查管理队若是还不规矩,还跟过往那样蛮横执法,任何一点小刺激都可能叫下面幸存者爆起。

    这爆起一旦起来,不用说幸存者过往积蓄火气将会完全发泄,失去理智的人们可不会在意你稽查管理队这个身份。

    尤其群起暴走,人的胆量将会成几何倍数增加。

    到了那时候,老徐纵使再有能耐也绝对无法平息下面幸存者怒火。

    毕竟,民众火气缘由不是针对稽查管理队某个个体,他们火气来由是源自稽查管理队整体。

    饶是他老徐也不例外!!

    但就是这么简单道理,老徐说了压根没用。

    这帮狗日的兔崽子连半个小时都没挨到,就违逆再次过激执法。

    面对这种局面,你说老徐能怎么做?

    要是他不对那四个稽查管理队队员采取惩治,要是他还如过往那样对这帮混球放任不管,或许他是不会受牵连,不会因此被中年人责问,但由此带来的后果将是无法扭转的。

    这最后的信任一旦被打破,馆内稽查管理队与馆内幸存者间的隔阂将彻底形成,再无修复可能。

    这样局面一经出现,指望馆里稳定和谐就势必成为一句空话。

    所以为了大局,老徐不得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别想那些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想上面那位他应该能够明白局势。”

    话是这么说,不过时下老徐还真的很难确定中年人是否能够明朗局势。

    毕竟,大多数时候,人们在做决策明大局时,但凡处在第三者局面时,都能较为客观行事。

    可一旦此事涉及自己利益尤其是核心利益,这潜意识就会不自觉偏袒。

    胡晓东可是一点不看好中年人,他觉着老徐的话有点过于理想化了。

    不过就目前情势而言,他也没啥好的解决处置办法。

    人他们终究是已经打了,正所谓生米都煮成熟饭了,这个时候在去考虑后续后果委实有些晚了。

    “咱们下面做什么?”雷瞳询问。

    老徐左右看看,凑近小声道:“走!去一楼,我来给外面老叶他们联系下!”

    一夜过去,老徐想和叶昊他们再次沟通。

    一来和对方报个平安,尽管不在兄弟们身边,但老徐知道昨夜叶昊等人想来也和己方一样熬了一宿,担心了一宿,他们绝对是在等待己方最新情况。

    二来,老徐也是想透过叶昊那边观察哨了解确定下球场内外情况。

    昨夜事发突然,加上天气糟糕,视野模糊,叶昊那边也是没法给出较为详实结果。

    眼下早上8点了,大亮的天色想来他们也该看的清楚明白了。

    “好!”胡晓东,雷瞳没有异议,双双答应。

    三个人到了一楼底下,为了避免一楼驻防稽查管理队人听到自己这边手台联系。

    老徐先行领着胡晓东,雷瞳到了守卫点。

    还算不错,到地时三个家伙都没睡,虽说全都萎在地上精神不振,但好歹没偷懒。

    这大抵是老徐这几天遇到不叫舒心一件事儿了。

    只是他如何知道,不是这三个队员勤奋,也不是他们责任心强,更不是他们不想睡,他们之所以一直坚持着苦熬着实在是受时下环境所迫。

    这人睡觉也是讲地方的。

    这些个稽查管理队队员平日里在体育馆当大爷当惯了,他们住宿条件可是比馆内普通民众强的多。

    可眼下,被老徐指派道一楼做看守不说,这地界外面就是丧尸大军,一楼也是与丧尸链接最靠近地方。

    他们三个驻守地方更不消说,老徐为了确保安全,叫三人就守在入口大门附近。

    好家伙,这一宿全听丧尸在外面鬼哭狼嚎,敲打挠骚,这般情势下能耐住胆子不怕已经是难能可贵,还指望睡觉?那得有多大心思啊。

    “嗯,不错,终于见到几个靠谱的了!”胡晓东当先来了句。

    他知道老徐要遣走这几个守卫,所以先行替老徐铺成句,以后方便他下达后续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