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七十三章 临危受命(四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七十三章 临危受命(四十五)

    有了这个念想后,叶昊开始变的积极起来。

    特别是后来加入的黄霜,霍元凯等人给了他希望。

    正是有这些人,叫叶昊能够取得一些所谓朋友。

    之后,他也主动参与诸如汽车改造等等村里事务,他自己也意识到曾经犯下过不可饶恕错误。

    他明白现在指望团队队员接受并信任自己不是件容易事情。

    所以他很努力去改变。

    事实也证明老徐当初判断没错,这个叶昊的确有两把刷子。

    多年骗子生涯造就了这个家伙异常沉稳性格,同时反应力,洞察力,以及大局观都不错。

    特别是对事情分析能力,那绝对可以。

    但不管叶昊多么有能力,之前做过的错事就是一块伤疤,永远无法揭开的伤疤。

    他现在所承受的一切质疑,委屈都是他自己造成的,怨不得他人。

    他想改变这些就必须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

    还是那句话信任从来都不是见容易获取的事情。

    这也是告诉我们,平时生活工作千万不要耍小聪明,更不要随意做伤害他人事情。

    或许在某些利益相关事情上,我们使些小手段无关痛痒,但若有天这些小手段曝光,你注定会为此付出难以挽回沉重代价。

    诚信做人,价比千金!

    这句话说起来容易,但想要做到很难!

    “好了!那就这样吧,我这边通讯不方便,后面需要的话我会在和你那边联系的!”

    此番联系,老徐就为两个目的。

    一个,了解外面球场切实情况。

    二个,就是给外面监察队员报个平安。

    时下两个目的都已达成,老徐便是中止对话。

    “哦,好的!你们注意安全!”

    重新将平率调回内部频道,老徐轻吐口气。

    身心俱疲来形容他此刻精神状态那是一点不为过。

    老徐现在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可惜紧迫形式容不得放纵,他可没中年人那般心大,这个节骨眼还能睡的瓷实。

    抬起手电,老徐检查了遍前方入口。

    外面畜生拍打声小了不少,但是身子磨搓搞出的动静还是清楚可闻。

    大门没有什么问题,检查完毕,老徐便是转身离开。

    这种地方还是留给稽查管理队那些废物驻守吧,老徐可没闲工夫把时间浪费在这地方。

    走了一段距离,老徐就听到楼道口有人声传来。

    “老徐呢?老徐在哪儿?我们有急事找他!”

    “慌什么?死人了?”雷瞳的呵斥响起。

    紧接胡晓东跟进:“什么事儿啊?你们找老徐做什么?”

    “自然有事儿,他人呢?”

    “嘿!问你为什么,摆谱是吧?”对方的回答叫雷瞳很是不满。

    他是真服了这些稽查管理队家伙,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面前两个家伙雷瞳认得,之前他在楼上教训人的时候,这两货就在现场。

    那时候俩货被吓的大气不敢出,这娘的才过了多久,转脸又在他面前摆谱横了起来。

    “我们是来找老徐的,有什么事儿我们会跟老徐说,你俩赶紧说他人呢?”

    “我草!!呵,怎么着,来劲是吧?你们当你们谁啊?妈的,老子今天不说你们能怎么滴?还反了你们是吧?想知道老徐去哪儿,先他娘的把老子问题回答了!!”

    雷瞳暴脾气岂是随便给两稽查管理队队员就能喝住的?

    他这牛眼一瞪,再看两稽查管理队手下登时气焰灭了一半。

    “行,你不说拉倒,不说我们自己找!”

    知道正面硬刚没有胜算,俩货立马转变策略。

    惹不起,躲还躲不起吗?

    只是……“站住!”

    雷瞳冷哼一嗓:“老子允许你走了吗?娘的!话不说清楚,今天你俩谁也不许走!”

    “你不要欺人太甚啊,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走!?”

    硬顶道了句,这稽查管理队队员也是拼了。

    但他显然顶撞错了对象,这雷瞳不是胡晓东,雷瞳可不会像胡晓东那般好说话。

    “凭什么?老子就他娘不让你们走,咋地?老子就凭我这拳头!?今天话不给我说清楚谁也不能走!不服气就干啊!有能耐把老子放倒!!!”说着话雷瞳扬起了拳头。

    好家伙,雷瞳那双拳头,这两稽查管理队队员可是见识过他的威力。

    这玩意放倒人就跟玩儿一样,轻松加eas。

    事情到了这步,两个稽查管理队队员已经后悔自己之前有意为之的硬气。

    他们不过是下来传话的,适才直接将事情告诉面前男人不就结了,非得横这一出,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嘛!

    俩货后悔了,面上闪烁畏惧惊恐,他们是真怕雷瞳一言不合就动手。

    毕竟,这些他们之前都见识过。

    面前男人打人根本不需要理由。

    可眼下意识到自己错误无疑已经晚了。

    这炮竹已经点着,在想熄灭那可不是件容易事情。

    外面争执话语老徐听的清楚,他不徐不缓走到尽头,晚了兀自出声回道:“我在这儿,谁找我啊?”

    话音落下,老徐从楼道里走出。

    手电照射下,见的是老徐,两个稽查管理队队员就跟在地狱见到曙光般不由激动结巴道:“老,老老徐,你,你你可算来了。”

    老徐暼了眼两个稽查管理队队员,打量一番不置可否点点头:“嗯,我来了,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说啊!”雷瞳提拳吓唬句。

    队员惊吓之下本能脱口:“哦,是,是,那个,那个队长叫我们下来找你上去,他有事儿要,要,要找你!”

    “队长?”闻及此言,胡晓东眉头蹙起,看向老徐。

    老徐镇定自若跟进问道:“知道队长找我过去什么事儿吗?”

    “这个……”顾自相望一样,两个守卫略显吞吐。

    雷瞳见了不由恼火:“说啊!为了什么!?”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啊。”

    “不清楚?你们他们的跟我说不清楚?是真不清楚还是不想回答啊!?娘的,是不是需要我给你俩醒醒神?开开窍?”作势就要落拳。

    千钧一发之际,老徐抬手将雷瞳横出拳头擒住。

    雷瞳扭脸诧异:“老徐,这几货装逼呢,你松手,让我教训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