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七十四章 临危受命(四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七十四章 临危受命(四十六)

    中年人潜人来找自己,想来肯定有重要事情。

    至于说两个稽查管理队队员说不清楚事件内容,老徐自然不信。

    人的眼睛是不会说谎的,更何况两个队员刚才被问后的反应适才太奇怪了。

    他俩若是不知道内容那才真是活见鬼。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两人知道中年人找自己,为什么不愿直接告知?

    是赌气摆谱不愿说?还是另有内情?

    老徐更倾向后者,因为俩货刚才与雷瞳,胡晓东接触谈话内容他都有听到。

    老徐虽然不指望这些下面稽查官队队员对自己敬重,但靠着之前和雷瞳,胡晓东连续在馆内做的事。立的威,这些家伙见了己方人员,尤其是雷瞳应该老实。

    可现实状况,这两货与雷瞳说话时明显跟吃了枪子很是嚣张。

    这若搁着对下面普通幸存者或许没什么奇怪的,毕竟这些混账过往就是这般做派。

    但他们对上的可是雷瞳,这个直接用拳头说话的人。

    此般状况下他们依然牛气,这就有点不太正常了。

    唯一解释,这两人可能是有什么底气,或者从中年人那得到了什么。

    “他们是找我的,你不要那么冲动。”老徐叫停雷瞳。

    情况不明形势下,没必要和对方动气。

    而且现在这个情况,也没必要动手。

    胡晓东也是跟进将雷瞳拉到后面。

    见得雷瞳被拉走,俩货登时是松了口气。

    “那行了老徐,队长叫我俩带的话我给你带到了,你抓紧过去一趟吧,我们先走一步。”

    说完,也不管老徐什么反应,俩货便是跟见鬼了般脚底抹油一楼烟跑了。

    “我草,你俩给我……”

    “好了雷子,人都走了,别叫了。是那人找老徐,你叫他们没用!”

    “怎么没用!我他娘得问问上面那人找老徐做什么!你没见那俩活吞吐样子?明显是跟咱隐瞒了什么!”雷瞳正色道。

    听罢此言,胡晓东眉头皱纹也是渐渐蹙起。

    的确,诚如雷瞳说的那样,两个稽查管理队队员反常举动也是叫他生疑。

    扭脸望向老徐,胡晓东慎重道了句:“老徐啊,那两个家伙……看来,这次上面那人找你不是简单事啊!”

    “哼。”冷哼一声,老徐无所谓摆摆手:“不是简单事?他还能给我摆个鸿门宴不成?”

    “难说啊连长!”虽然不想说,但雷瞳还是不得不说:“依我看,多半是咱们之前惩治那四个混球事儿被人打小报告了。那人找你上去怕就是为了这事儿。”

    “哼!”再次冷哼一声。

    雷瞳想法和心下不谋而合。

    现在能叫两个稽查管理队队员这般有恃无恐有底气跟雷瞳顶撞,肯定是得到了某方面暗示。

    纵观过去一段时间,唯一可以给他们提供这份暗示和底气的也就是自己惩治四名稽查管理队队员。

    无疑,这件事绝对是稽查管理队队员反馈给中年人的。

    而这稽查管理队是中年人在馆内依仗。

    名义上稽查管理队是馆内维护治安稳定队伍,但实际根本就是中年人稳固权利亲卫队。

    过去没人敢对他的亲卫队动手,因为馆内人都知道,和稽查管理队人动手,那就等于是在向中年人动手。

    中年人是可以直接与馆外驻军联系的存在。

    把他得罪了,轻则受到责罚,重则怕是被直接当成不安定因素清除出体育馆。

    这点过去不是没有发生过。

    饶是老徐他们一直寻找不得下落唐倩,都很有可能因此被驱离出场馆。

    老徐没法预料打小报告人是如何描述整个事件的。

    但可以肯定,对方绝对不会客观求实,绝对添油加醋,渲染自己强势,不讲道理。

    在中年人本就对自己有忌惮这个关键档口,这档子事儿被捅出,完了在被添油加醋,中年人思想绝对会有起伏。

    所以毫无疑问一点,现在被中年人叫去必然讨不到好处。

    人在气恼时候,可是什么事儿都可能做出的。

    如果不出意外,老徐推断中年人在听了相关陈述后怕是已经发怒说过什么狠话。

    而过来传话两稽查管理队队员想来就是见到了这点才有这般底气。

    在他们看来,自己此行凶多吉少。

    这次报告,估计也就是传话两小子做的。

    保不齐,这两货还等着自己这趟过去被处罚后,他俩因此得到重用提升。

    多么白痴无耻行径!

    不过这种事儿搁在稽查管理队队员身上那是一点不奇怪。

    “不要那么大惊小怪的,就算真是这事儿又能怎样?害怕他把我吃了?”

    “可是连长,咱之前做法等于是撬他根基啊!”

    “我们有吗?”老徐笑问。

    “我们是没有,但是老徐我觉着雷子讲的也不是没道理啊!咱心里坦荡,可架不住人家胡思乱想。”胡晓东插口回道。

    老徐点点头:“我明白你们俩意思,不过没必要那么紧张。还是那句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做事问心无愧就行了!”

    说完,老徐便是提步上楼。

    雷瞳,胡晓东互递个眼神:“走,雷子,我们跟上去。”

    “嗯!”的确是需要跟上去。

    此行中年人会做什么,谁都没法知道。

    为了确保老徐安全,雷瞳,胡晓东必须随行。

    要是中年人真敢对老徐不利,那没啥好说的,就算把体育馆翻了,也得跟对方拼!

    雷瞳,胡晓东可不会真为了体育馆安全就白白叫老徐送命。

    在他们而言,体育馆里人都是外人,现在帮他们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老徐很坦然来到中年人办公室门口。

    “来了啊!”嬉笑招呼一嗓,两个看门守卫唇角憋着意味声长笑容。

    见得二人这般表情,老徐那是更加可以勒定此行中年人找自己不是好事儿。

    门口俩货多半和适才给自己传话家伙一样,等着看自己“好戏”。

    提了口气,老徐没去在意两守卫作态表情,他照旧是礼节性轻敲了敲门。

    这时内里男人低沉嗓音传来:“谁啊?”

    明显的有火气,从中年人声音老徐断定对方在气头上。

    这个时候进去显然不是明智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