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七十九章 临危受命(五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七十九章 临危受命(五十一)

    老徐的存在本身就是个威胁。

    中年人用老徐也是不得已为之,整个体育馆他的手下虽多,可实在是挑不出一个能顶用的。

    如果不是老徐,他中年人怕是未必有机会在这里跟老徐摆谱。

    要不是老徐肃清丧尸,就那些入侵进馆内丧尸就足够中年人喝一壶的了。

    所以对于中年人来说,老徐是个比较叫他头疼的存在。

    不用,体育馆安全没人能够担起。

    用了,他又担心自己地位受到威胁。

    这也是为什么下面人过来打小报告,他立马就暴走原因。

    说白了,还是对老徐戒备不放心。

    否则以中年人城府,听到这么大的事儿,怎么可能就单听一面之词就认定老徐有错?

    那些个手下生死他中年人真的在乎?尤其是在和一个更有利用价值老徐做比情况下。

    搁着现在这档子事儿,中年人听到此事第一反应很自然是老徐在搞事儿。

    即便老徐不在搞事儿,中年人忌惮心理也会驱使他去朝这方面想。

    这就是人心。

    时下冷静下来听完徐仁杰全部叙述,中年人总算是开始反思。

    必须承认,老徐说的东西是有一定道理的。

    但问题,在中年人这边他考虑的还多了一层。

    那就是老徐为什么这么做,他这么做真的仅仅是单纯为了体育馆好?仅仅是为了完成自己交代任务?

    不竟然吧!

    如果真的只是单纯完成任务,他为什么要费劲去给每个场馆去做讲演?

    这种事儿完全可以下放给底下手下做,毕竟每个场馆都有管理员,这种小事交给他们就可以了。

    可老徐是带着自己兄弟做的,全程没有交给任何稽查管理队人。

    之后呢,他又是背着自己给队伍下达了一些列命令。

    明面上是为了约束队伍,可这样事儿为什么不和自己说?

    他是不是在分化自己下面人?

    至于说惩治四个手下,中年人在听了老徐说辞后,也是觉得他做法没什么太大毛病。

    只是他这般做法真的紧紧是为了平息事态不得已为之的手段?

    会不会是他做给那些民众看的,有意将自己与稽查管理队分化开?

    这种事儿不是没可能。

    看他刚才说稽查管理队那些个罪状,这小子应该也是意识到下面幸存者对我的队伍意见大。

    所以这个时候摆出姿态,强横处置四个手下,以彰显他与稽查管理队的不同。

    这是赢得民心做法,到时候一旦出了大问题,他就可以置身事外,甚至可以利用下面人一举反水。

    想到这些,中年人眉头再次紧蹙起来,看向老徐的眼神也变得锐利。

    见得中年人这般表情,老徐心理暗道不好。

    很显然,对方这个表情不是啥好的信号。

    只是老徐很奇怪,为什么中年人会是这个表情。

    以对方智商没道理不明白自己适才说的。

    难道是自己说的还不够清楚?没可能啊!

    徐仁杰确实有些糊涂了。

    事实上,他说的东西,中年人都明白。

    只可惜老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中年人无中生有出了更多莫须有的解读。

    而恰恰是这些无中生有莫须有解读叫的中年人忽略了重点。

    “啊,你说流程我听完了。”中年人肃然回了句。

    老徐淡然跟进:“那我想队长应该有了新的认识了吧。”

    “的确,听了你的那些话,我这确实是有了一些哼,新的认识。”

    一个“哼”字,道出很多东西。

    老徐心弦一紧,随即试探性问道:“那关于今天早上这件事儿,队长你”

    “就这么过去吧。”一句模棱两可的回答。

    不过中年人紧接又是跟进句:“老徐,从现在开始,你有任何决定必须跟我汇报,记住,我是给了你管理馆内安全事务权利,但是你要记得,这个馆我说了算!我说了算的意思就是任何人,任何事都必须经过我的首肯。你明白吗?”

    老徐不是傻子,怎会不明白中年人意思。

    说一千道一万,他的中心思想可不就是在暗示我徐仁杰不要乱来嘛。

    对方尽管没有明说,但老徐知道中年人对于今早事情判断多半是觉着自己有二心,所做一切都是在为自己谋利。

    至于谋的什么利,大家都是成年人,彼此也都心照不宣。

    对此,老徐心理尽管憋屈,不过大局为重,他很坦然直白道:“队长的意思我自然明白。早上的事是我处理的太过仓促,这点我有问题,以后我会注意,遇事不论大小必然给队长先做汇报。不过呢,我这还是要跟队长强调一点,希望队长不要因为这件事儿多想其它。馆内如今这局面,需要稳定,这稳定来自各个方面,当中也包括你我之间。我需要队长的信任。”

    “信任?难道我还不够信任你吗?”

    “这个”老徐迎着中年人目光,没有回答。

    因为这个问题不用回答,老徐知道中年人心理有数。

    中年人也同样明白老徐这边有答案。

    见得老徐欲言又止,中年人随即跟进句:“ok,可能这个问题不好回答,那我换一个好了你觉着我可以信任你吗?”

    看似平淡,但却相当犀利问题。

    此问一出,房间登时气氛变得诡异且凝重。

    无疑,这个问题中年人问的随意,但暗含杀机。

    老徐若是回答出现任何插翅,中年人恐怕就

    “信不信任不是我回答的算,这样看队长怎么看我,队长觉着我这人靠谱那我不回答你也会信任,反之如果队长对我不放心,存在质疑,那我说再多也是白搭,你说我说的对吗?队长?”

    以退为进,老徐这般回答相当巧妙。

    他没有给出明确答案,而是将问题反向踢给了中年人。

    中年人听罢先是一愣,紧接不禁也是被逗乐了。

    “可以,脑子反应挺快,没辜负我对你的欣赏和提拔。行了,今天这事儿就翻页了。记住我刚才说的,好好给我把馆内秩序维持下去!等这件事儿平息后,你会得到你应有的回报!”

    中年人一改之前肃然,当下笑颜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