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八十章 临危受命(五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八十章 临危受命(五十二)

    老徐点点头,毫无疑问,中年人这又是在收买人心。

    正所谓打一个巴掌,给一个枣。

    这中年人套路玩的那是相当溜。

    不过老徐可会信了对方屁话。

    自古以来上位者的保证都不可信。

    即便中年人后期真的会履行诺言给老徐所谓赢得回报,老徐也不会在乎。

    他跟中年人不是同路人。

    后者做的所有都是为了自己一己私利。

    而老徐……那是真的为了大局。

    “明白队长,你放心你说的我都记下了。那个……”

    “你还有事儿?”中年人征询。

    老徐知道这个时候提这档子事儿怕是不合适,但若是不提……对整个局势将会非常不利。

    思来想去,老徐最终还是开口说道:“队长,我想问下物资分配的事儿你这边打算怎么安排?”

    “啊,你说物资分配啊?这个统计数据还没上来,上来后才能定夺。”

    望着中年人一副悠哉漫不经心模样,老徐心急如焚。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把此事当回事儿,老徐真不知道中年人怎么想的。

    “队长,早上已经有民众提问物资的事了,我们这边得给他们一个确切回复啊,要不然……”

    “要不然什么?”陡然变得肃然,中年人蹙着眉道:“老徐,我早就跟你说过,这物资的事儿不要你插手!可我听说你早上还去储藏室那边走了一趟,为此还把里面人给打了!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儿?”

    “我去那里是……”

    “行了,你别说了!我不要听你那些大道理解释!我刚才和你说的很清楚,这个体育馆我说了算,该怎么做我心理清楚,用不着你在旁边给我提醒!我刚才没给你提物资的事儿,那是我不想再追求。你倒好,没玩没了是吧?”

    “那队长,估计什么时候能好呢?我好给下面幸存者一个回复!”老徐貌似追问。

    中年人不耐烦大手一摆:“什么时候能好?统计好了自然会有结果!我说老徐你什么意思啊?和着现在就开始拿下面幸存者来压我了?”

    到底是把这句话给说出来了。

    老徐听了自然窝火。

    自己掏心掏肺在为馆里做事,可面对稽查管理队一帮无能废物,再加上这样一个自私自利,疑心极大的指掌者,这个局面实在是……

    “队长我没有任何压你的意思,我只是……”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你解释!你听好了,现在这个事态,我们的人冒死维持馆内秩序已经是做了够多。你替他们着想我不否定,但是你更要做的不是说一味的按照他们医院办事。”

    “老徐,你没在我这个位置待过!你不明白,坐在这个位置和你在下面做事的区别!你知道吗?这人的私心是没有底线的!今天他问个问题你就给回答,以后他们会要求更多!而我们现在给不了他们什么!”

    “你要做的就是在维稳情况下,有条件给他们一些好处。但这好处不能过量,你要时刻叫他们明白,这个场馆谁是老大,谁说的算,他们现在所有一切是谁给予的。是我!!我们稽查管理队!!而不是他们想怎样就能怎样。你需要就他们从心里面认识离开我们他们什么都不是,没了我们他们将失去所有!”

    “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意义叫他们服帖,叫他们按我们说的来。你的那种处事方式,开起来是挺豁达,一切为了下面人着想,可你有想过你的这种纵容只会滋长他们的**,降低我们稽查管理队在他们心中威望。”

    “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儿你知道吗?一旦下面人不惧怕我们,那你之前说的那些暴走之类事情就会真的变成现实!!所以我拜托你清醒点,不要光自以为是去做事。你认为对的未必对!还是那句话,任何决定和我商量!”

    中年人一通花里胡哨解释说教,那还真是冠冕堂皇,头头是道。

    他将老徐之前忧虑完全是换了一种思路。

    说白了就是全盘否定老徐做法。

    他再要求老徐继续依照他们稽查管理队过往强势做法行事。

    用所谓的威压来迫使下面幸存者“听话”。

    这一点老徐那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接受赞同的。

    开什么玩笑,现在这个局面还打算用过去那套镇压胁迫?

    你到下面人是什么概念?

    你提供吃喝,你提供安保?

    那又如何呢?人在疯狂时能做过的事儿超乎想象。

    老徐不想告诉中年人,你在体育馆安逸日子过的太久了,远不了解人性的可怕。

    作为一个战场老兵,同时也做为在末世废城摸爬滚打近一年的老牌求生者,老徐对人性的认知远比中年人要透彻。

    只是现在这个局面,他不可能给中年人解释。

    对方同样没道理听取他徐仁杰解释。

    面对这种情况老徐唯一能做的就是:“明白队长,那我该怎么回答下面幸存者?”

    老徐还是揪住重点。

    现在他只想知道中年人这边究竟打算怎么给下面幸存者分配物资。

    这是事关体育馆安定的大事儿。

    中年人提了口气:“该怎么回答你问我?这是你该考虑的事儿,维护馆内稳定是你该操心的。我不管你怎么对付那个搞事儿家伙,总之你给我摆平!!”

    相当蛮横道了句,完毕,中年人把手一抬:“好了,你出去吧!!”

    事到如今,老徐知道自己再待在屋里已经毫无意义。

    继续说道下去除了会叫事情变的糟糕,令自己和兄弟陷入危机,其它需要东西根本没得办法。

    “那好吧,队长,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垂下脑袋,老徐提步行到门前。

    中年人的做法委实是叫人失望。

    可有什么办法呢,中年人说的没错,体育馆是他的,他说的算。

    为了大局,老徐只能“认怂”。

    不过好在早上那茬事儿算是过去了。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之前如果不是老徐处置手段高明,那恐怕……现在结果就不单单是被中年人训斥一下那么简单了。

    打开门,老徐走了出去。

    只是他出门后立马是觉着外面气氛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