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八十四章 临危受命(五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八十四章 临危受命(五十六)

    相较于雷瞳的义愤填膺,徐仁杰倒是显得淡然的多。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眼下这局面,你叫徐仁杰能够怎么做?

    他怎不能真的和中年人正面硬刚吧?

    的确,真打起来,老徐解决中年人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适才在屋内就老徐和中年人两个人,弄死对方轻而易举。

    可弄死中年人之后呢?那些稽查管理队家伙势必趁机反水。

    到时候混乱的还是体育馆自身。

    目前稳定依旧是体育馆存活先去必要前提,老徐知道中年人也是这么想的。

    对方即便心理已经对自己产生诸多质疑和杀心,但从中年人最后近乎摊牌的警告以及没有下杀手决定已然是从侧面说明自己分析的那通话还是起到了一定作用。

    在权衡所谓稽查管理队对员被打,侮辱了他小团体名誉这件事与整个场馆大局稳定,避免因此引发民众暴动上……中年人最终还是选择了平息事态。

    既是这样……只要中年人那边有意思大事化小,那老徐这厢自然没道理进一步激化。

    不过不激化归不激化,这矛盾无疑已经种下。

    所以接下来行动必须小心谨慎,要是再出现内似状况,老徐也不能确定是否还能似今天这样顺利说服中年人。

    “唉,我知道连长,我这就是说两句牢骚话,主要是太气人了。这家伙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当上体育馆一把手的。如此不负责只为自己权利着想家伙真的是……”

    “雷子,少说两句吧,小心隔墙有耳!”有意提醒句。

    尽管适才自己有意暗示了四个稽查管理队对队员,但鬼知道这帮兔崽子什么脑子。

    他们行为做事都是很难讲清楚的,加上老徐适才也说了后面己方说话做事要注意分寸,所以该注意提防还是得注意。

    免得无中生有,被那帮崽子又逮到攻击途径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听罢胡晓东的提醒,雷瞳恨恨哼唧两声,完了便是闭上嘴巴不在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老徐,雷瞳,胡晓东在给整个体育馆重新溜达巡视一番后,老徐便是命令雷瞳,胡晓东休息。

    就这么三个人轮番迷瞪,倒是安稳杜国龙大半天。

    到了下午时分,中年人那边始终没有下发物资,这档子事儿叫老徐相当忧虑。

    “队长,这物资还不给下发……一直拖着可不是个事儿啊。”闲聊时,胡晓东提了句。

    雷瞳冷哼接茬:“哼,我看他就是不想发。你看咱和稽查管理队的人每天吃喝物资不断,那家伙小算盘打的精着勒!”

    明显的戏虐揶揄。

    雷瞳说这番实际就是在暗示中年人,他是只做有利于自己事情。

    啥对他有利,搁在眼下,物资紧缺,如果放开对下面民众开放,那消耗速度可想而知。

    而给下面民众开放除了增加他们可能存在暴动威胁,根本起不到任何对自己有利地方。

    与其这样,为什么不留着自己享用呢?

    这供给稽查管理队,那也仅仅是他需要养活这批队伍为自己卖命,守护物资和自己安全。

    否则以中年人尿性,但凡他自己有能力护住这些物资,恐怕他是连稽查管理队每日所需物资也不愿意拿取提供吧。

    毕竟,体育馆物资有限,供给的人越少,他能或许的就越多。

    从某种程度讲,中年人这种做法依然是在将对自己利益最大化。

    胡晓东这个话题无疑是有些沉重。

    听罢后,老徐面色登时阴沉。

    物资,这是不可回避也是非常重要大问题。

    更是目前最为棘手需要解决问题。

    己方被困体育馆,里面想要突围出去基本是太难了。

    好在之前事发时己方处置及时,将馆内丧尸最快速度肃清干净,并且对各入口进行了围堵。

    一系列措施避免了体育馆沦陷,眼下馆内也相对安全。

    不客气说,只要物资供给充沛,馆内民众情绪保持稳定,按照老徐交待的注意事项生活起居,那不管外面丧尸有多少,体育馆馆内都是安全的。

    畜生们基本不太可能破门破墙而入。

    但问题馆内物资远未想想吩咐。

    徐仁杰去物资储藏室看过,哪里物资看起来是不少,内里堆的满满当当,可相较于体育馆几百口子人口基数,这些物资可就有点捉襟见肘了。

    除此之外,更重要一点,对于这些紧缺物资,中年人似乎不是太想开仓下放。

    这点老徐还真是不感到奇怪,想来大多数人遇到这种情况怕是都会有这样想法。

    毕竟事关自身生存大事,在自己有权利控制这些物质情况下,为什么要给分给他人呢?

    如果这是在常态下,老徐也不会有什么太多想法。

    没有吃喝,大不了就自己出去获取。

    即便是在末世,生存这件事儿也该考个人。

    弱肉强食,丛林法则,能者居之。

    中年人能控制这些食物是他能耐,其它人想要获取可以自行外出弄。

    可眼下丧尸围堵,为了活命,整个体育馆已经成了个大囚笼。

    外面人进不来,里面人出不去。

    这种情况,你叫馆内人怎么办?

    你不分发粮食,你叫他们如何获取食物?

    如果能出去,老徐还能说放幸存者出去自行搜罗粮食。

    但目前这状况,他就算有着心思,他也不敢随便开启封堵大门啊。

    而你不给这些人吃喝,这些人会怎么做?

    老徐相信中年人心理其实也明白这般做法会带来怎样后果。

    否则他也不会说把体育馆给用铁链锁死。

    他之所以会用铁链去锁死每间体育馆,老徐知道对方绝不仅仅是为了隔离场馆幸存者。

    他其实心下早有盘算,就是要用这种方式预防下面人闹事。

    他也明白自己把粮食据为己有不太现实,他也了解单靠手下三十来个稽查管理队队员没法挡住饥饿民众。

    所以,既然挡不住,那就采取封禁方法将所有人全部当做囚徒关押在场馆内。

    这样就算自己做法在过分,那些家伙也只能在场馆内闹闹,不会危及他中年人自身地位和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