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八十五章 临危受命(五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八十五章 临危受命(五十七)

    不得不说这中年人算盘打的是真的很好。

    只是他自认为算计到位,用这种方法可以规避民愤,但是他却忽略了一个最为重要问题!!

    那就是,他可以控制民众闹事区域,去没法控制民众闹事搞出的动静。

    要知道体育馆各场馆有些是有通风窗的,这些地界虽然装有高强度强化玻璃。

    但只要丧尸愿意,他们绝对有能力锲而不舍将之破除。

    而民众闹起事儿来出不去绝对会相当暴走,人在这种情况下会做什么事儿没人能够预料。

    但有一点老徐可以肯定,那就是不管民众怎么闹,都会引起体育馆周遭丧尸注意。

    畜生这玩意的听力及盲从性驻地会将这种局面扩大化,它们也绝对会因为馆内幸存者的暴动而过来探寻插上一脚。

    到时候,整个丧尸大军只要有一只丧尸注意到馆内有活物存在,那就意味着整个尸群炸锅了。

    真到了那时候,莫说是老徐,就算中年人意识到情况严重,在形势所迫下全力抗击,想来也是无济于事。

    人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在老天给机会解决问题时,总觉着还有退路不当回事儿。

    永远觉着自己是最聪明,考虑最周全一个。

    特别是那些做了亏心事儿家伙,始终抱着侥幸心理。

    但殊不知,这样自以为是拖延指挥叫事态愈发严重恶化。

    搁在体育馆这边,很显然中年人如果真的执意守着四楼那些个紧缺物资不发放给下面民众,那后面他注定要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这代价是什么?不言而喻!

    如果中年人这个决定仅仅影响其个人死活的话,老徐倒是可以不在乎,不参与。

    但问题,对方这么做,最后搞出状况,侵害的可不仅仅是他个人生死,整个体育馆上上下下几百口子都将因此受到牵连,甚至丢掉性命。

    老徐可不希望自己兄弟最后沦为丧尸嘴中大餐。

    思来想去,他道了句:“走!咱们去储藏室走一趟,看看那边什么情况!”

    闻言,胡晓东眉头微蹙,他看了眼老徐,有些不太放心:“现在吗?会不会不太合适?毕竟那位可是早上才叮嘱过你啊!”

    中年人交待了什么,老徐之前就和胡晓东,雷瞳复述过了。

    中年人对老徐不仅强调了他才是体育馆的王,同时也告诫老徐不要插手体育馆内物资补给事情。

    这是一个很明确警告!尤其是在发生早上冲突后,这个警告更加明确。

    老徐若是这个时候再去参活物资事宜,那等于是拿中年人刚交待过的事儿当耳旁风。

    如果此事在传到中年人耳里,那恐怕……

    对方还能否像今早那样“豁达”不理会此事,这想来就难说了。

    胡晓东的提醒老徐心下自然明白。

    他也知道这个节骨眼是个敏感时期,此刻跑去物资储藏室不合适,很容易激化矛盾。

    可另一方面,物资问题若是不抓紧速度解决,最后引起下面幸存者骚动后果同样严重。

    亮相权衡,老徐只能取其重点。

    “还是要走一趟,不管怎样,看看情况也是好的。”

    点点头,但随即又摇摇头,胡晓东斟酌了下,还是觉着此事有些托大,寻思后,他跟进句:“要不?去上面给那家伙通报下?这样咱们再去也名正言顺,免得被有心人诟病!”

    胡晓东对于此事还是相当谨慎的。

    既然中年人早上给老徐特别强调过,叫他做任何决定要和其知会,那己方就过去走一趟,做个汇报。

    可是胡晓东这边提议刚刚落罢,旁边雷瞳便是没好气冷哼声:“哼!我说小胡,你这可还真是会出点子啊!跑楼上和那货汇报?你觉着这汇报后他还能让咱去储藏室那边吗?你可别忘咯,他叫老徐凡事通报在行动是不假,但也说过储藏室的是不叫咱碰!”

    “这个……”雷瞳一句话给胡晓东说道哑口。

    的确,中年人是明令禁止老徐触碰物资储备相关事项,而且还是不止一次进行过叮嘱强调。

    由此足可见他对此事的慎重。

    “行了,就是上去问问情况,没关系的。只要是到了那步,那再说吧!”

    老徐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为了大局他可以忍让,甚至是被当做旗子利用。

    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随便被人拿捏欺负。

    那些稽查管理队队员之前想在他面前摆谱,他用拳头,威胁解决了。

    对于体育馆实际掌控人,老徐亦是如此。

    如果说中年人敢在体育馆叫嚣纵横资本是他亲手栽培出的稽查管理队。

    那老徐这边就是他自身能力以及身边可靠兄弟。

    正面硬刚老徐不虚,但可能情况下,他还是不希望事态走到这步。

    “走吧!没啥好考虑的!”雷瞳当即站起身。

    眼望着老徐,雷瞳两人果决模样,胡晓东也不好再做过多规劝,当下也是起身随着二人朝三楼行去。

    到了三楼,老徐径直前往队长办公室。

    不曾想,办公室居然没有守卫。

    轻敲门后,内里也是没有反应。

    什么情况?

    雷瞳扭脸看向前面,他行过随便揪过一个稽查管理队队员。

    “喂!小子,我问你,队长呢?不在办公室?怎么守卫都撤了?他去哪儿了?”

    雷瞳现在对于体育馆内稽查管理队队员那是相当可怕存在。

    见得雷瞳过来,那些个队员是避之不及。

    怎奈还是有倒霉蛋被逮了个正着。

    “唉,呵呵,雷哥,你,你说队长啊,你,你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你他妈不是废话嘛,老子要是知道,问你做什么啊?”

    翻眼白了稽查管理队队员一眼,雷瞳恼火道。

    “哦,不,不,雷哥,我不是那个意思,队,队长他,他中午搬回四楼办公室了。”也是被吓的犯了荤,队员本能脱口说了句糊涂话。

    雷瞳闻言,摸摸脸颊:“他去四楼啊,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

    松开抓拿队员手掌,雷瞳快步折回。

    “怎么样?他是不是去四楼了?”不等雷瞳开口,老徐便是直接给出一个答案进行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