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八十六章 临危受命(五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八十六章 临危受命(五十八)

    微楞后,雷瞳点点头:“是啊,没错,那小子说他是中午搬到四楼办公室的。”

    “老徐,看来他这是不放心物资,要亲自在楼上坐镇看守啊。”想想之前在四楼看到情况,稽查管理队队员已经是在楼上进行构筑防御工事了。

    那架势,除了用来预防可能到来的丧尸攻击,想来也是为了抵御民众的攻势。

    “哼,这说明那货还有点脑子,他也知道自己那么搞会遭来天谴!!”雷瞳不客气用了“天谴”一词。

    “老徐,现在这情况,咱们还要上去吗?”胡晓东再次问道。

    适才中年人在三楼,己方上去倒还凑合。

    可眼下对方到了四楼,这摆明是加强对物资监管。

    己方若是这么上去,怕是不等动作就会被有心人打报告。

    就算稽查管理队这帮兔崽子碍于早上他的提醒不敢妄动,但谁能保证后面中年人没有就相关事情再行下达新的指示?

    “去!”想都没想,老徐回答异常肯定。

    物资的事情是线下责不旁贷的大事。

    如果因为畏惧中年人可能下达的打击就不作为那也太不符合老徐性格了。

    “好,那咱们就去吧!”胡晓东从未想过要转变老徐态度活者观点。

    一来他知道以老徐性子不可能。

    二来他也明白此事拖不得。

    “那就走吧!”雷瞳素来就是不怕事儿的主。

    反正谁要是敢对老徐不利,他没二话,先给对方办了再说。

    一行人就这么决绝上了楼。

    还真别说,经过一整天折腾,这四楼已经是被各种乱七八糟东西堆的满满当当,老徐一行人上去那可是破费了一番功夫。

    只是眼瞅着就要到储藏室门口,老徐等人去路被一堆垃圾封堵住了。

    “唉,把道开开!”

    之前过来,也是道路封堵,不过见老徐来了,后面人都会自觉弄出通路。

    但时下,这封堵通道始终没有开启。

    雷瞳放声喝问句。

    这时就听后面人声传过来:“老徐啊,后面是物资重地,队长交待过没有他的命令不得进入!”

    “什么!?队长什么时候说过?我怎么不知道?”雷瞳有些火大跟进句。

    内里稽查管理队守卫倒是显得游刃有余:“中午刚下的指令。”

    “中午刚下的?怕不是你自己胡诌的吧?你赶紧把路给我弄开!我要进去问问队长什么情况!”雷瞳强势质问。

    内里当下回道:“要问队长情况麻烦你们用手台问吧,我这里队长给的指示是,任何人没有他的允许不得进入!”

    态度坚决,说实话,中年人不让己方插手物资补给老徐相信有这茬事儿。

    但要说道没有他的允许不得进入,这点老徐就不太能确定了。

    听得内里人这般回答,雷瞳作势就要理论,老徐当下抬手将之拦下。

    “我来说。”

    道了句,完罢,老徐开口道:“里面的兄弟我是老徐,我有重要事情需要和队长汇报,麻烦给开道让我们进去。”

    “老徐不是兄弟们不放你进去,实在是队长有令不敢违背,你知道队长那是特别点明,如果你来这边没有他的命令无论如何不得放入。所以兄弟们这也是被迫无奈,没办法的事儿。你说按理说我们应该挺你的,但这体育馆队长才是管事的,他发话我们怎么能不听?你说是不是这个理老徐?你就别为难兄弟们了,要是真有急事,你不是有手台吗?手台联系队长吧,要是他给放行,我们没二话立马给你弄出通路。”

    “混蛋!!你们知道自己在……”

    再次抬手拦阻雷瞳。

    老徐知道这个时候跟这些稽查管理队手下bb毫无意义。

    不用说这些家伙那是收到了中年人特别吩咐才有这般底气和自己作对的。

    雷瞳若是一味硬刚非但不能改变现状,反而会叫里面中年人“不爽”。

    老徐相信,自己这边与稽查管理队守卫对话,中年人在屋内肯定也是听的清楚。

    倘若雷瞳说话过激那不利于事态发展。

    既然中年人这么喜欢“做戏”,那老徐就顺应对方心思,满足对方愿望。

    “知道了,多谢几位告知,我这边会和队长那边联系。”

    丢下这句话,老徐便是将雷瞳,胡晓东招呼道远离通道位置。

    安全后,雷瞳立马是忍不住沉声道句:“这他娘的也欺人太甚了吧,什么玩意啊,和着真把咱当他摆布旗子了啊。还整个没他命令不给进入?”

    “呵呵,好了雷子,何必跟那种货色计较?他是什么玩意咱们心理清楚就行了,你跟他置气什么都改变不了。”

    “没错,小胡说的在理。既然他要我给他联系,那我就给他联系。”

    闻言,胡晓东眉尖一挑,不确定道:“老徐,你不会真打算和那家伙通话吧?”

    “为什么不?”老徐直接是反口问了句。

    “这个……”你自己之前不是还说此事不能与中年人通报嘛。

    对方明摆着不想让你触碰物资储备事情,前有语言叮嘱,现有拦路实际。

    既是如此,现在在去询问此事那岂不是无意义之举?

    中年人怎么可能会给放行通过?

    到时候不仅不给放行,还有可能更加加重对方对己方质疑。

    这可不是个划算买卖,胡晓东觉着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步,那就没必要坚持了。

    再坚持下去除了碰个一头包,他想不出能获取任何意义。

    “行了小胡,我心理有分寸,你不用担心。”看出胡晓东面色闪烁忧虑,老徐安慰句,然后掏出手台。

    见老徐真的要付诸行动,胡晓东心理依旧是破不宁静。

    真的有必要打吗?

    胡晓东不确定这么做会带来怎样后果。

    时下他的心随着老徐动作不由紧绷。

    望着胡晓东,老徐按下了通话按钮。

    诚如他自己说的那样,他心理有数,他很清楚这通电话会有怎样结果。

    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容不得老徐多做其它考虑。

    旁的不说,若是中年人一味抱着质疑态度对付己方,那对后面相关工作开展都是麻烦事。

    当然更重要一点,老徐此行过来还真是有重要事情于中年人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