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八十七章 临危受命(五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八十七章 临危受命(五十九)

    “喂,队长,在吗?我是老徐,收到请回话!”

    没有应答。

    搁着过往,老徐这边呼叫一到,中年人那边都会立马给出回应。

    可眼下,等了几十秒对方也未有回答。

    “队长,我是老徐啊,收到请回话!”重复呼叫。

    一连三次,老徐这边得到结果都是没有应答。

    “哼!这个老小子明显是故意的,他他娘的就是咱跟咱这示威摆谱呢!”雷瞳怒容骂咧道:“之前丧尸进到馆内时候,你瞅他那态度。现在好了,咱们给他把局面稳定下来了,他开始跟咱摆势子。这货还真是过河拆桥啊。真以为眼下天下太平用不着咱,可以随意拿捏咱了,王八蛋!狗日的玩意!”

    雷瞳是真的着脑,想想己方拼死做的那些事儿,虽然他们做这些不徒什么,但的的确确是帮中年人稳定了局面。

    可对方行事作风着实可恨!

    用他们时候,那呼叫一叫一个准。

    眼下不仅爱答不理,还给专门设置障碍。

    在雷瞳看来,中年人设置这些障碍,其根本就是为了阻隔他们三个接触物资。

    老徐此刻面色也是不太好看。

    他倒是不在意中年人跟他摆谱,正所谓狗咬人,人未必要和狗一般见识。

    这样除了会叫自己心里不舒服,并不会对狗产生什么影响。

    因为狗毕竟是畜生,你跟一个畜生讲道理不是自讨没趣是什么?

    只是眼下中年人迟迟不予应答,这对老徐想要汇报请求事情是个大麻烦。

    有些事儿,他现在必须得到中年人首肯才能做。

    “老徐,看来他是真的不想接听,要不暂时先冷却下算了吧。等回头再说。”胡晓东冷静回复。

    他还是觉着此时联系中年人不妥。

    可老徐摆摆手,示意胡晓东先别说话,他按下通话按钮继续道:“队长队长,我是老徐收到的话请回复,我有急事!完毕!”

    还是静音,手台内里除了偶发的电波干扰并无其他动静。

    但老徐依然不放弃,他照旧呼叫:“队长,我有很急事情,事关重大,请听到立刻回复!!”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老徐虔诚感动,还是他这般“呼死你”节奏叫中年人承受不来,在老徐第五次发出呼叫应答请求后,那静默许久的手台终于是有人声传出:“什么要紧事情,说!!”

    果然,不出大招是不行的。

    老徐相信这中年人如何对自己有质疑,但在场馆问题上他没法置之不理。

    理由很简单,中年人很在意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地位和权利。

    越是这样人,其实心里越容易把控。

    说白了,这是他们的软肋,只要捏住这点,想要迫使他们就范那就不是啥难事儿。

    老徐适才正是针对中年人这根软肋进行的呼叫。

    你不是不想搭理我吗?那我就拿你最关心在意事情勾搭。

    而事实也告诉我们,老徐这般做法是很有效的。

    在得知老徐那边有重大事情这个消息后,中年人担心场馆出事,或者说他心理也明白自己相关做法早迟会叫下面幸存者闹事,所以因为此点叫他没法再在那安然装聋子。

    听得话筒里中年人传出不太情愿低沉嗓音,老徐眸中闪过几抹轻蔑。

    这家伙永远都是利益为重。

    若不是自己强调所谓的事态,不用说对方还会一直跟自己装傻下去。

    不过呢,这些本就不是老徐在意事情。

    他只需要中年人应答,眼下对方出声了,那剩下事情就好办了。

    “队长,是这样有个事儿我需要和你商讨下!”

    很是客气回复道。

    中年人早上说凡事要跟他商量在做定夺,老徐这是相当给面子按要求来办。

    中年人语调不改继续严肃道:“说重点!什么事儿!?”

    “是这样,目前局势虽然已经暂时稳定。但没有远虑就有近忧,我觉着咱们必须提前做好解决外面丧尸准备。”

    “解决外面丧尸?”只觉耳朵出了问题,中年人不确定道。

    “是的!队长,我们得做好这方面准备。”

    “你在开玩笑吧,你知道这么做会有怎样风险吗?”中年人认为老徐是疯了。

    这体育馆好容易才将将安定,后者就给自己替出要出去解决丧尸,这不是开玩笑是什么?

    不,这或许还真不能算是开玩笑,应该说是……疯了!

    没错!老徐一定是疯了!

    别说是中年人这般认为,饶是胡晓东,雷瞳听罢老徐这番言论也是不由睁大眼睛。

    无疑这茬事,老徐并未和他俩沟通。

    雷瞳,胡晓东与老徐一样都是刚刚听老徐提及。

    这单间冲击力丝毫不亚于中年人。

    胡晓东本能就想问老徐为什么有这个想法,怎奈老徐这边正在和中年人对话。

    考虑双方之间矛盾冲突,胡晓东最终还是把到口问题给咽了回去。

    他不想因为自己提问干扰老徐思路。

    “队长,我知道突然提这样说法会叫你有些困惑,不过你先别着急下结论,听我给你坐下解释。”老徐一点不着急。

    他自己也清楚这突然冒出个这样说辞的确叫人很难接受。

    被人当疯子,傻子,脑袋被驴踢了都不奇怪。

    “好,你说!”还是老样子低沉口吻。

    名义上是你说,但实际中年人心下已经做好了否决念想。

    开什么玩笑,这肃清馆内丧尸那是实际需要,不肃清,他在馆内就不得安宁。

    可这外面丧尸肃清个鬼啊!

    外面丧尸再多,他只要不出去,凭着体育馆内现存物资也足够他和他的手下坚持很久了。

    既是如此,他为什么还要冒危险去解决外面丧尸?那不是吃饱了撑的是什么?

    况且眼下外面球场什么情况都还不知道,贸然开门出去叫丧尸进来岂不是把原本平静生活给打破了?

    这是中年人绝对不容许的。

    任何危机他核心利益安全的事儿他都没可能答应。

    这是底线!!

    而造成这些根本原因说白了还是老徐与其考虑问题角度不同。

    中年人考虑的永远是自己,只要他自己能够活下来就ok。

    可老徐考虑的是全局,他很清楚中年人所谓的小九九是狭隘的,不可能长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