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八十八章 临危受命(六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八十八章 临危受命(六十)

    你中年人想活的安稳当然可以理解。

    只是你想活的安稳,现今事态,及必须确保下面幸存者同样活的安稳。

    只可惜中年人压根没有考虑这些。

    “队长,我们的物资有限,指望靠这批物资养活馆内人不现实!粮食补给早晚有耗尽一天,我们早会都得外出搜罗物资。所以……”

    “所以你就想出去肃清丧尸是吗?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理由,那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不用再说了,我不同意!我不会拿体育馆生存大计开玩笑!!”

    相当明确否决。

    对于中年人的否决老徐丝毫不感到奇怪。

    相反,若是中年人给出肯定答复,他才会真觉着不可思议呢。

    中年人回答很符合他的生存价值利益观。

    他觉着老徐这番话根本目的是考虑物资消耗完后补给问题。

    而在中年人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他从未考虑说物资消耗后会怎样。

    的确,物资搁着现阶段确实挺紧张,几百张口等着他喂食,体育馆补给再多也架不住这么多人消耗。

    过去有驻军无偿供给,他发些无所谓,毕竟无后顾之忧。

    可眼下……不发物资,就不存在过激消耗,从几百张口结余下的口粮足够他和他的稽查管理队狗崽子生活很久。

    也正是因为此,中年人根本用不着考虑后面物资耗尽事情。

    真要到了那步,在考虑不迟,为何非得在眼下安逸日子情势下,做那种可能危及自己性命的危机事儿呢?

    再者说了,真要是馆内物资吃完了,不是还有人嘛?

    这几百号人可都是现场的食物来源,这逼急了,中年人没什么不敢做的。

    所以说这中年人和老徐考虑问题根本不一样。

    但老徐在考虑如何脱身及长久活下去的时候,人中年人早就给自己想好了退路。

    只要把控好馆内治安,他就不担心其它事情。

    只是老徐要说的显然不是这些,提及物资事情是他有意为之东西,他是想借着某些口实达到暗示目的。

    “呵呵,队长,我的解释还没说完。我的意思是,馆内固然安全,但并不是绝对的!我们谁都无法预料将来会发生什么。眼下丧尸没有进入馆内渠道,但不代表一直会这样下去。”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看你是在诅咒场馆希望他出些事儿是吧?”中年人狠厉质问。

    老徐不为所动:“队长,会出什么事儿,我想你心理也清楚。有些东西我之前就有提过,我只想提醒队长你一句,凡事一定要想的长远一点,切莫因为眼前一些既得利益而忽视了潜在危险。”

    “你这是在教我做事吗?老徐,我是很欣赏你的能力,但是你这样挑衅我的权威……你知道自己在玩火吗?”

    中年人这席话算是相当严肃了。

    玩火代表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胡晓东听了老徐与中年人这番话后,不由担心脱口句:“老徐你……”

    之前老徐说要外出肃清丧尸就已经叫他相当意外了。

    可没想到他这还未从前面意外中恢复过来,后面老徐便又是“口出狂言”。

    老徐适才说的的确是有点“过激“了。

    尽管他说的是事实,中年人确实是在为眼前利益破坏局面,可有些事儿不好明讲的。

    要知道老徐之前与中年人接触时,那都是十分隐忍,凡事都很讲究分寸,从来没有说似刚才那样直白。

    老徐这句话脱口那无疑是更叫刺激中年人。

    所以中年人道出“玩火”一词实属情理。

    相信搁着任何上位者面对老徐适才那句话想来都不会高兴。

    更何况实在末世局面,且是老徐和中年人这种微妙复杂关系下。

    胡晓东真的很担心老徐状况,他甚至怀疑老徐是不是操劳过度脑子有点不太好使了。

    但是老徐冲胡晓东摆摆手,示意他莫要担心。

    完了肃然就中年人话回道:“队长,忠言逆耳,你把管理馆内重要事务交给我,就说明你信任我。既是如此,在我,自然要尽自己本分为你做事。我知道之前某些事儿我做的让你反感。但我问心无愧!我不管某些小人怎么背后议论我,说我,该说的东西我还得说。如果我真有二心,我大可像别人一样跟着你后面马首是瞻,拍你马屁,你指东我不向西,可这样人真的有用吗?当丧尸冲进体育馆,他们能帮队长你肃清斩杀丧尸吗?队长我想你应该有判断!”

    “我说这样不是想向你表功,更不是要和你说教,你能坐在现在这个位置,本身就说明了你的能力。既然你有这份能力,我相信你能明白我说这些话的意思。我只想求得一份基本信任!眼下场馆需要的信任,以及感讲实话能给你分析事态的实在人,那些个打小报告的小人,我劝队长还是敬而远之。”

    “好了!废话扯的有点远了!我现在给队长分析正事!”

    洋洋洒洒,徐仁杰嘴巴不带打盹给中年人说了一通“大道理”。

    反正之前话已经说的很过激了,老徐也不介意添油加醋。

    他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如果这次不把一些东西点明讲透,中年人后面对他误会会更加加深,这对老徐后续工作开展将成为巨大麻烦。

    这是老徐不希望遇见事情。

    中年人没有插话打断老徐话语。

    老徐也不清楚适才话语对方是啥态度。

    不过话已脱口就再无收回可能,当下他继续道:“我说肃清外面丧尸,意思不是立刻马上就动手。现在体育馆刚刚稳定,的确不适合做这种冒险。但还是那句话队长,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咱们现在可以不去考虑外面丧尸问题。但却不能不考虑应对问题。丧尸或许永远不可能突入场馆,但在我们必须做相关方面假设。所以我这次和你联系,主要就是说成立专门应急队伍。”

    老徐这番解释应该说算是比较客观详实了。

    按照他的意思,并不是说要对外面球场丧尸怎么样,而是提前弄直队伍预备着,防患于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