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九十一章 临危受命(六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九十一章 临危受命(六十二)

    中年人到底是中年人,其做事还真是不按套路出牌。

    不过无所谓,不管对方如何出牌,老徐顺应接着就是了:“天真?队长,我脑子笨,你能给说清楚点吗?”

    相当谦虚回了句。

    中年人听后,冷笑一嗓:“你脑子笨,老徐啊,我看你一点都不笨。说你天真就是希望你认清现实!场馆里民众什么情况……我想你该比我清楚。你在篮球馆生活也有段时间了,馆内幸存者每天都在做什么,他们都在想什么你有了解过吗?我有!”

    中年人似乎很自信。

    老徐对于中年人这番自信只觉着好笑。

    他清楚对方想说什么,不过照旧没有点明,他依旧保持沉默。

    “这些民众待在体育馆多则一年,少则半个月。在这里虽然说日子过的不能讲有多好,但衣食无忧,安全也有保障。这在现如今末世氛围下,你说咱这是天堂也不为过。”

    “不过呢,这凡事有好就有怀。天堂虽然无忧无虑,但却十分消磨人的意志。待在体育馆,整日无所事事,只能在这一亩三分地活动,任何有野心人在这种环境待久了意志都会被消磨。我想这点你多少也有感触。”

    “试问这样人群……你觉着他们会接受你的征募吗?别到时候你把相关事情传达下去,倒头来没人顺应,那可就难堪了。”

    中年人此番回答倒是相当替徐仁杰着想。

    不过老徐不是傻子,他怎会瞧不出对方心下真实意图。

    说白了,中年人此般做法不过是变着法子规劝自己放弃。

    可老徐能这么轻易say no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今日,他都已经这么强势说话了,自然要继续坚持下去!

    顿了顿,老徐脑中大概思量了下,然后回复道:“这没什么队长,队长能为我着想我很感激。不过没关系,我个人面子和体育馆大局想比算不得什么。如果真的没人愿意加入队伍,那就算了。不过在没实际操作前,我想这个结论还不好过早下。我觉着再经过这次丧尸突袭体育馆事件,多少都会触动馆内民众心思。虽然大部人可能还是会抱有过去陈旧思想。但几百人队伍肯定有些思想改观的。我的想法是趁着这个机会把这些思想有转变,想为自己谋出路幸存者集合起来,然后透过系统培训,将他们武装训练成场馆新生力量。”

    短暂沉默,中年人随即开口:“将他们训练场新生力量?”

    语气中不出意外带着浓烈质疑。

    “是的,我是这么打算了。”

    “哼,老徐啊,不是我打击你。你真的认为那些家伙有这个能力?”

    “队长,我知道,你说的没错,这些人在体育馆安逸惯了,可能早就失去了应有的战斗意识,也忘记了外面世界是什么样子。但这次丧尸袭击事件,我想应该会叫馆内幸存者重新意识到现实的危机。”

    “你想?什么都是你想!?我说老徐啊,这行为做事可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啊。凡事不能想当然,尤其是这个局面。我在这体育馆待的时间可比你长。从体育馆成立之初我就是这馆内管理者了。我对这里面幸存者了解可是比你透彻的多!!”

    中年人语气陡然强硬。

    老徐知道,对方明面上是在说馆内相关事情,但是实际这就是中年人一次变相暗示。

    对方在暗示这体育馆谁才是真正话事人。

    老徐没有多想,他从来就没想过要去和中年人争夺这个位置。

    抛开立场不同,但是老徐过往玉环体育馆经历,他也不会再去做什么管理。

    过去失败经历是他心下挥之不去的梦魇。

    老徐不可能也不会叫自己再身处这般位置。

    那样只会让他不舒服,他也不认为自己就有能力管理好体育馆。

    所以……“队长说的没错,论对体育馆上下各方面了解,我老徐不及你万分之一,我从来不怀疑这点。”

    老徐应的迅速。

    “但是我仍然觉着这件事儿可以尝试,反正尝试下也不会损失什么。”

    还是没有放弃,老徐话锋一转,重新将话题引到正题。

    中年人听罢:“你还真是够执着啊,怎么着是打定心思要做这事儿?”

    “只是提议,队长才是做决定的人,但我想我的提议……队长可以好好考虑,我认为是可取的,对体育馆长远来看也是必须的。队长也不希望出现紧急情况咱们人手不够,无法维系局面吧。”

    有些事儿不好明说,那就暗示。

    中年人最担心自己地位,那就暗示他此方面相关东西。

    “哼,你刚才说这个队伍要经过系统培训,那你到是告诉我这个培训队伍的人员你打算推荐谁?”

    中年人没有道明,可话里意思已经是透着深深试探。

    他自然清楚老徐拉扯这支队伍希望由他徐仁杰自己担任指挥。

    可这是中年人最为忌惮的。

    他已经是放权给老徐叫他管理馆内安全事务,这个权利已然非常大。

    这个时候若是再给徐仁杰拉扯起一只队伍,并且还有这个人自行培养,这就……

    “我!”一秒钟都未考虑,老徐言简意赅道出一个字。

    他这一个字脱口,直接是叫旁边胡晓东震惊了。

    尽管他也清楚这只队伍训练相关老徐最为合适……但眼下这么直白自荐不是火上浇油吗?

    胡晓东不相信老徐瞧不出中年人心下意思。

    对方明白是在试探你的心思。

    老徐这就算不愿说违心话那也没必要这般直接坦白吧,他今天这是怎么了?

    胡晓东实在有点搞不懂老徐时下思路了。

    他从今天说要上来冒险找中年人开始,胡晓东便是觉着老徐有点不太对劲。

    他的行为做法相当冒进,而且后续每一步谈话都是在朝着添加干柴方向走。

    大有不把中年人点着弄炸不罢休目的。

    想要开口提醒老徐克制,可不等胡晓东开口,中年人那边声音传出:“哼,你来培训?老徐啊,说到这个份上,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可以如实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