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九十三章 临危受命(六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九十三章 临危受命(六十四)

    情况的确如此,老徐和中年人基本是把那层彼此心知肚明窗户纸捅破了。

    这已经不是胡晓东能够挽回扭转局面。

    他现在只能说祈祷老徐清楚自己再做什么。

    否则接下来恐怕真就少不了一场恶斗了。

    “明白了!”肯定点点头,老徐随即回道:“按照队长所说,你的意思就是说我老徐拉扯队伍真实目的是为了跟你分庭抗争,你觉着我想夺了你的位置?是这个意思对吗?”

    丝毫没有婉转,老徐直接是把这个最隐晦问题抛了出去。

    在老徐而言,这样做无可厚非。

    因为事情到了这步,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了。

    既然窗户纸已经捅破,中年人也已经表明对自己怀疑态度,那老徐再遮遮掩掩还有什么意思?

    老徐当然清楚自己身边兄弟的担忧,可他清楚,中年人能搬出“一山不容二虎”将自己认定为“虎”,那这事儿的严重性已然无法消退。

    他如果不正面面对,被对方坐实这只“虎”,对方岂会再像早上那般放过他?

    这样的话,一场毫无意义战斗就将在体育馆内展开。

    而这对刚刚得到喘息平静的体育馆是绝对不利消息。

    老徐可不希望自己辛苦稳定局面因为中年人莫须有顾忌葬送。

    既然事情已经捅破,那就让他破的更彻底些吧。

    也只有这样,把那些暗地里心思摆到明白,老徐才有可能破而后立!

    “哼,这个问题,不是应该我问你吗,老徐?”声音低沉,中年人不愧是个老油子,老徐这边以退为进,想把皮球提给中年人,叫中年人表态,然后他再做针对性回复。

    可是不曾想,中年人直接是给他把皮球反踢了回去。

    既是如此,老徐便是不再回避:“我说我没有做虎意思,队长你信吗?”

    “这就要看你能不能给我个让我信服的理由了!”好含糊的回答。

    中年人这番话还是依然将主动权牢牢抓在自己手里。

    说白了他这就是典型的当了那啥还要立牌坊。

    因为明眼人都知道中年人心理其实已经认定老徐就是那个虎,但为了彰显自己大义,他要给老徐解释机会。

    可实际,这自身早已经对老徐有了盘算和处置意见。

    胡晓东有些紧张盯着老徐,很显然老徐接下来解释如果不能叫中年人满意……

    怎么可能满意?这最后判断全掌握在中年人手里,中年人若是抱定要将老徐认定为“虎”的思想,那不论老徐如何解释都不会改变中年人判断。

    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死局,没的办法,事到如今,胡晓东没办法扭转局面,他唯一能做到就是和雷瞳一样握紧手里刀具,做好随时可能到来战斗。

    “解释吗?队长,该解释的我都解释过了,我做这些就是为了体育馆,除了这个我没有别的想法。你的位置虽然不错,但我是真的没有兴趣。”

    “呵呵,喝醉酒的人从来不会说自己醉了。你说你不想做?理由呢?我不相信你这个人没有野心。老徐,我说过我很欣然你,你是个很有能力的人。而越是有能力的人越不会愿意屈居人下。你说你对我的位置没有兴趣……你觉着我会相信吗?”

    中年人的反问很有道理啊。

    你徐仁杰是个能耐人,既然有能耐又怎么会没有夺权想法。

    这不符合普世价值观,或者说不符合中年人价值观。

    这不奇怪,中年人会这般想主要还是他不了解徐仁杰这个人。

    他不知道后者真实身份,更不清楚这个男人是在怎样环境成长起来的。

    他用自己想法去揣度徐仁杰心思……自然不合理。

    不过在现在局面怎么会有合理这种事情。

    面对中年人已经认定的自以为是询问,老徐轻叹口气:“首先我得谢谢队长对我的赏识,如果没有你提拔看中,我现在也还就是被关在馆内的幸存者。至于说野心问题……队长你会对我质疑我可以理解。但我是真的对你的位置没有兴趣,你问我理由,很简单!坐在你的位置要操心事情太多,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不是个喜欢做决定的人,也不是习惯做管理的人。现在馆内危机,事关所有人性命,也包括我自己。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你不是很爱听,但为了解释,我还是必须得说,希望队长能给我这个机会。”

    “呵呵,你说!”仅仅两个字,但是中年人笑声透露意思却似是再说:我就看你怎么白活。

    “队长,我现在出来说白了就是对稽查管理队弟兄不放心。之前馆内情况你没在下面不太清楚。按理说场馆丧尸突入,作为馆内执法管理队应该做什么?是不是应该冲在前面解决丧尸?咱不说保卫下面幸存者,也不说护卫场馆安全,就是为了你他们是不是也该冲出去和丧尸干?”

    “可是实际呢?我在下面,我见到情况是这些家伙一个个跑的比幸存者还要快,还要迅速!你说这样队伍真到危机时候能做什么?”

    “队长你真以为靠他们能守住这个场馆?说句不客气话,如果不是我和两个弟兄在下面搏命拼杀,这场馆还不知道得死多少人!或许可能……那种情况我不想去假设!”

    “说这些我不是想表明我老徐有多能耐,我其实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什么野心啥的我都没有。我是在外拼杀来到体育馆的。队长如果你体验过我在外面艰难求生生活你就会明白我说的话真实性。作为我们这种在废城心忧过日的人,能在体育馆内有个安全庇护已经是极大满足了。能在这里不愁吃不愁穿过日子这是过往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如果不是没有办法,我根本不想出来做队长你交给我的任务。”

    “别人或许很羡慕我现在位置,觉着我走了狗屎运,这刚来体育馆没多久就被你给选中稽查管理队,我知道这个身份在体育干是许多人想要获得的存在。后来事发你又火线提拔我做外围监视,现在又直接把馆内维稳任务交给我,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