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九十五章 临危受命(六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九十五章 临危受命(六十六)

    中年人懊恼老徐说辞以及自己手下无能同时,又是对老徐说的话不禁反思。

    眼下权利固然重要,可享用权利首要前提是什么?是活着!

    不管你想做什么,没有命做支撑那说啥都是扯谈!

    中年人就算再怎么迷恋权利,这点道理还是明白的。

    自己明面上是有三十来人队伍,可真要是体育馆被迫,丧尸杀进来,这些家伙靠的住吗?他们会为自己卖命护卫安全吗?

    饶是中年人自己也知道这是个很难给出肯定答案的问题。

    就算稽查管理队这帮崽子有心报答自己“知遇之恩”,凭他们能耐又能支撑多久呢?

    即便中年人不想承认,但是和老徐三人想必,自己这些个稽查管理队队员就是渣渣。

    之前如果不是老徐他们三个肃清场馆内丧尸,那场馆包括自己恐怕已经……

    这么说起来,老徐似乎也没那么叫人忌惮了。

    因为按照对方说的,他目前所处位置的确挺尴尬的。

    处理稽查管理队与幸存者事务不是个舒坦差事,不管怎么做,都很难保证两方利益。

    他夹在中间确实需要面临很多质疑甚至气恼。

    看看自己下面人给自己打的那些报告,中年人其实也清楚这些手下打出的报告有很多被认为添油加醋地方。

    手下人都很想老徐这边出事,都希望自己出手教训老徐。

    而作为中年人自己也因为利益缘故对老徐持有敌对想法。

    如此,可以想象老徐位置更加是尴尬。

    想通这些,中年人也是不由有些理解老徐难处。

    但是理解归理解,却并不能彻底消除他对老徐顾忌。

    没办法,只能说老徐能耐太大,他存在本身就是威胁。

    要不要给对方撸了?

    中年人有些犹豫。

    说实话现在老徐自己提出由中年人定夺是最平和解决问题办法。

    中年人只要愿意,给老徐把全力接触,那他也就不用担心后者反水威胁问题了。

    可如果现在把徐仁杰给撸了,场馆局面谁来稳定?

    单就客观现实说,老徐对他下达任务完成的还是较为到位的。

    是他,肃清了入侵场馆内丧尸,恢复了馆内安定。

    是他,把场馆内各要道口命人驻防。

    是他,去缓解民众紧张氛围,稳定情绪。

    也是他,不断像自己谏言,提出各种应对措施。

    尽管这些措施不少叫自己忌惮,甚至觉着对方是有利可图,但就事件本身来说还是很契合实际的。

    旁的不说,就说馆内幸存者和自己稽查管理队间的问题就是现实存在的事儿。

    中年人也知道这个问题处理不好很容易因小失大。

    所以你叫他这个时候真的遂了老徐愿直接给对方撸了职务一了百了……中年人还真是不好狠下决心。

    即便这么做是他想要结果,即便这么做对他有利,即便这么做能免除他的后顾之忧,可问题,体育馆虽大,人员虽多,他却没法在这几百口子里再找一个能像徐仁杰这般有责任心,有能力,负责任,可以搞定自己交代任务的人。

    考虑到这些问题,中年人此刻反倒是有点难办了。

    如果说一开始他还可以一根筋做决定,那么现在,在听了老徐一通长篇大论后,中年人思想不知不觉发生了改变。

    必须得做出回复,中年人知道事情做到这步,自己若是装聋作哑想就这么糊弄过去肯定是没可能的。

    一来面子上挂不住,若是不说,岂不是叫老徐觉着他可以回避?

    二来老徐能给自己“掏心窝”说这些,说明对方也是豁出去了。

    对方敢说这些“大实话”就意味着他考虑过此事可能带来后果。

    对方既然连这些都无所谓,那绝对会要求此事有个结果。

    思来想去间,中年人慢悠悠回了句:“我只是问你个问题,你用的着这么大反应吗?弄的好像我要把你怎么样似的。”

    此言一出,老徐瞥了眼胡晓东,雷瞳一样。

    这时就听胡晓东小声嘟囔了句:“这家伙还真是有够狡猾!”

    的确,中年人到底是中年人,他这番话说的相当有技巧。

    无疑,老徐的适才言辞给他带来了想打巨大信息量,也是引起了他深刻反思,也叫他不得不面对和承认馆内由来已久的顽疾。

    但你说叫他这个时候直接自己对这些顽疾做出认定,显然这很伤中年人面子。

    毕竟,这些顽疾几乎都是因为他中年人管理不善纵容造就。

    加上对老徐处理问题,以及老徐自己一些认知看法……中年人很头疼作答。

    那此般困局最好解决办法就是旁敲侧击。

    正面不能回答,就岔开话题侧面迂回。

    中年人反向抛出个问题,直接是把这种尴尬局面降低。

    他以反问“自己就是随便问问,老徐干嘛这么大反应”把问题焦点重新聚焦在老徐身上。

    如此,不仅可以缓和场上气氛,降低自己质问造成不信任。

    还可以再次听听老徐对此反应。

    老徐听了中年人话也是有些意外,他没想到中年人这手太极打的如此巧妙。

    对方既没有否掉自己位置,也没有标明对自己话的态度。

    反倒是以一个近似玩笑口吻给自己再次挖了个坑。

    你看我本来就是随便这么一说,你倒好,整这么大反应,你自己觉着是不是你徐仁杰小心眼?或者说你心理有鬼才会这般在意?

    两种情况,不论哪种显然都和中年人无关。

    中年人一句话便是将所有问题全都归结到了老徐身上。

    这也是为什么胡晓东适才不由脱口暗赞原因。

    但是有一点,尽管中年人打了一手漂亮打击将问题重新抛了回来,但透过对方说话语气老徐还是能够感受到一些东西。

    毫无疑问,相较于中年人之前的强势直白口气,中年人适才问话语气明显要减弱了不少。

    单从这点便是可以推断适才自己那番话还是多多少少起到了一点平息中年人怒火效果。

    既是如此,老徐那般费劲长篇大论就没有白费。

    接下来只消按照这个思路乘胜追击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