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零一章 临危受命(七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零一章 临危受命(七十二)

    “这么说来是我妄自揣测了。我也想队长应该不是那种小鸡肚肠的人,能坐上你的位置肯定心胸开阔。那我在这先跟队长陪个不是,是我想多了。但是关于我提的意见,我倒是真心希望队长采纳。这无关乎信任不信任,我觉着队长如果可以在我身边派个人监督,这样反倒是可以督促我工作,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对不好地方也好有人及时纠正,免得再犯早上那样错误!”

    老徐这席话又是一波天秀。

    他在给足中年人面子和台阶情况下,再次把中年人路给封死。

    并且还直接是以我认为队长应该怎样将这件还未定论事情实锤定论了。

    老徐这番话仔细看,他已经不是在征求中年人是否同意,而是直接单方面告知提醒中年人应该怎么做。

    他从提议事情做不做,紧接到该如何做。

    最关键,从他说的话中你丝毫感受不到这种变化,但却是顺理成章到了这步。

    等中年人反应过来时,他已然没有退路。

    另外,为了不给中年人逼的太紧叫他火大暴走,老徐还是很贴切连该怎么走的路都给中年人铺好了。

    老徐这一步步铺垫勘称完美,时下摆在中年人面前的路似乎已经很明确。

    他必须接受老徐提议,因为不接受,在老徐看来就是不信任,既然不信任,那他徐仁杰就可以撂挑子不干。

    真到老徐自己道出不干时候,中年人就算想挽留也抹不开面子只能同意。

    关键,他中年人之前话语已经显出他没不信任老徐,既是如此,老徐顺水推舟,把后面中年人该怎么做都给他直接道出来了。

    你中年人不放心把队伍交给我组建,你不好开口说的事儿,那我徐仁杰就替你说。

    我不需要你承认你不信任我,我主动要求你安插人手监督,注意这里老徐用的是监督而非监视。

    这样你中年人派来人手就非是出于不信任,而是对我工作一种帮助。

    老徐为了叫对方同意自己组建新军队伍也当真是煞费苦心。

    连牌坊都给中年人利好了。

    接下来,他需要的只是中年人顺着话茬给出同意回复就ok了。

    至于其它,那都不是事了。

    中年人短暂思考,似乎他还真的是没办法不接受这个提议。

    仔细想想,如果真的安排人手在老徐身边盯着他举动,倒也不失为一个策略。

    有自己这边人盯着,他若是有什么异动,自己也能知晓。

    这样他就算想搞小动作也得掂量下后果。

    至于下面人……自己这边人对老徐刚好有仇视心理,自己只要合理利用这种仇视,就不怕自己人被收买。

    况且,物资补给掌握在自个儿手里,老徐即便想要收买人心也是没什么资本。

    想通了这点,中年人便是释然轻松了不少。

    只要等老徐把队伍成功训练出来,那老徐的价值也就将大幅度减弱,自己这边便是不用像现在这般受制于他。

    越想越觉着这笔买卖划算。

    在老徐的精心引导下,中年人已经从最初的担心不信任警戒,转变成了觉着此番提议是个两全其美办法。

    他不仅可以藉此拥有一支真正属于自己有战斗力队伍,也能在后期凭借这支队伍对徐仁杰进行打压。

    有了这些,中年人时下尽管有些被胁迫同意产生的怨气郁闷也是大大减轻。

    毕竟,这事儿真成了,以后还怕没机会讨回场子吗?

    眼下就权且叫对方得意下吧。

    “唉,”故作郁闷叹了口气,中年人随即做戏般回道:“老徐啊老徐,你这么说真是让我有点心痛啊。看来你还是没明白我的心思。实话和你说吧,我从来没说不同意你的提议,也没有说怀疑或者不信你。如果我真的不信任你,干嘛把馆内安全事务交给你去管理?你当我是傻子吗?”

    “我之所以刚才问那些话,主要是成立一支新队伍方方面面事情很多,你说你来做你真的考虑清楚了?你有能力,有责任心这些我都知道。若你没这些素质我也不会看上你,提拔你,重用你!”

    “但组建一个队伍远没你想的容易。这事儿我做过,我想我还是有点资格来给你说说的。”

    “之前我也简单给你提了两点,一个是你想组建队伍不错,但问题得有人响应。稽查管理队兄弟要负责馆内事务肯定没法抽调。既是如此你就只能从下面场馆幸存者里挑。你在场馆好歹也待了一个月了,那些人什么情况你比我清楚!你觉着他们会愿意放弃安稳日子不过跑出来做危险活儿?”

    “再有,那些人吃喝不足,身体组织极差,就算有人愿意出来,这样组织起来的队伍战斗力能怎样?有些东西靠着你老徐本事我相信可以练出来。但有些东西,你是没能力改变的。”

    “当然,这还不是我最担心的,我最担心的是,你现在突然提出要成立新的队伍,你有考虑过稽查管理队弟兄会怎么看你吗?”

    “你之前做的一些事儿已经是叫他们不满,我相信这些你自己心里也有感觉,也清楚。你自己也说了被人针对。我这不想讨论谁对谁错,我只想告诉你这个事实是存在的,既是存在你就不能无视!”

    “稽查管理队弟兄本身已经对你不满,你现在再站出来牵头组建新的队伍,他们会怎么想呢?他们会觉着你这是要搞队伍取代他们,要和他们对立!”

    “一旦他们有这个心思,你觉着他们会让你好过吗你觉着这个行军组建能顺利吗?他们肯定会在后面对你采取措施。”

    “我之所以一直没有给你明确答复,不是我想组建新的队伍,也不是说我对你有任何不满和不信任。我就是担心你一旦接下这个活儿,会对你整个人造成极大压力!”

    “老徐啊,你想做事的心思我是看在眼里的。你是个人才,正因为是个人才我才不希望你太累。更不希望你因为这件事儿出插翅!我需要你,体育馆的安全需要你,你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