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零四章 组建新军(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零四章 组建新军(三)

    中年人也不是个犹豫不决家伙,当然前提是附和他的核心利益。

    而眼下老徐的话无疑是切中了他想要东西。

    所以,没啥好说的,中年人当下回道:“行吧,关于新队伍伙食问题我会着手安排,别的不敢保证,但至少会叫他们有力气训练!”

    “太好了,多谢队长!”

    也是没想到中年人能这般爽快就应下了请求,老徐本来后面还有几句后话想说。

    但目前看来是没这个必要了。

    “跟我客气什么?我都说了,既然提拔你上来,自然会鼎力支持,倒是你,之前各种猜疑很是让我心疼啊。”

    做戏的冒出这么句,雷瞳一旁听了只觉恶心,当下冷笑脱口:“哼,真他娘的是有够不要脸的,还很心疼!我看他不是心疼,是缺心眼吧!”

    一句话给胡晓东给逗乐了。

    不过中年人能这样毫无所举说道出这样屁话,恰恰说明了他的能力。

    毕竟,人活在世,谁都不是傻子,很多明面上事儿大家其实都心知肚明。

    但因为种种利益迫使我们不得不揣着明白装糊涂。

    而这也恰恰是导致很多内似中年人这样屁话可以得以畅行根本原因。

    当然咯,我们可以心理谩骂中年人不要脸,可想要做到这样不要脸却非是什么人都具备素质。

    单就社会实际,中年人这番作为也是能力表现。

    通常有能力者往往都是不要脸家伙。

    只不过不要脸是暗地别人嚼舌根词汇,换个高大尚说法这其实就是所谓的能屈能伸。

    对方只要同意了老徐意见,至于后面他怎么不要脸,怎么能屈能伸那都无所谓。

    这次讨论本就是见鬼说鬼话的一场秀。

    既然是秀,结果满意最重要。

    至少到目前为止,胡晓东对于场上局势发展是很满意的。

    尽管过程中他曾相当惊心动魄,并为老徐过激言辞产生过质疑。

    但老徐最终还是用自己实际行动力挽狂澜,向胡晓东证明了自己所举是在控制范围的。

    本以为事情就此就会结束,毕竟,老徐要求筹建新军这件事儿已经得到许可,中年人也实锤保证全力支持。

    虽说依然存在不信任情况,但事情走到这步已经是十分完美结局。

    可老徐显然还未打算就此结束这次谈话。

    他本次过来铺垫了那么久,说了那么多强势话语,他心理目的就是要把相关事情一次性了清。

    他可不希望继续留些遗憾到后面。

    没办法,有些言辞第一次用管用,后面再用就未必好使了。

    特别是对中年人这样有城府家伙,这次自己说辞之所以这么管用,那是老徐打了中年人一个措手不及。

    在中年人管辖体育馆内,还从未有人敢如他这般直白谏言。

    所以与其说是老徐套路深,倒不如说是中年人没有防备。

    完了在老徐不断强势攻击以及有意为之引导下,他陷落入了老徐精心准备的圈套。

    当然了,这个圈套无疑是符合中年人利益需求的。

    可若是再来一遍,结果就未必能达成现在这么完满。

    “队长我还有件事儿需要你支持!”

    老徐此言一出,胡晓东斜眉撇了老徐一眼。

    他是真没想到老徐还有事儿要说。

    这倒不是他觉着老徐没资格说,只是老徐今天说的已经足够多了,而且基本说的事儿也都达到了预期目的。

    单就过去谈妥的几件事儿,今日他们收获不可谓不丰硕。

    在胡晓东看来基本是ok可以见好就收了。

    但没想到老徐居然还未打算作罢。

    不过有之前几件成功案例摆在那儿,胡晓东现在也是不再似之前那般没底。

    且看老徐又有什么说法吧。

    胡晓东这边抱着期待心情,中年人那边可就没这般好心态了。

    怎么着,这是想干什么啊?

    这你要组建队伍,我已经答应了。

    你说要给新队伍保证粮食供应我也答应了。

    现在你还想怎么着?

    但事情走到这步,自己已经退让很多,中年人也是不好动怒使得刚刚稳定关系再出裂痕。

    而这恰恰是老徐谋略,他就是一点点诱使中年人自己往坑里条。

    这是他自己之前说的鼎立支持,眼下你都已经跳到坑里了,时下再想出来……哼哼,可没那么容易咯。

    无奈之下的中年人只能按照老徐引导话茬顺利成章问了句:“说吧,你还想怎样?”

    一句还想怎样充分暴露了中年人的不悦。

    不过现在老徐可不在乎中年人有什么情绪。

    反正铺垫已然做好,最后大不了事情谈崩,怎么着中年人也不能像来时那样随便整出对己方不利事来。

    这也是为什么老徐能够有恃无恐原因。

    没有太多好考虑的,老徐直截了当道:“是这样队长,关于下面幸存者物资补给事情……”

    “老徐,这件事我和你说过,下面人物资具体怎么安排我会处理,你就不要操心了。你的主要任务是给我维护馆内稳定,不要叫人闹事!明白吗?”

    这个老徐当然明白,不用中年人强调他也会尽职去做。

    但问题,现在局面不给下面人照顾好吃喝,怎么去维护馆内稳定?

    “还有啊,你现在还多了一项事儿组建训练队伍,我知道你负责任,也很有能力,但是人的精力终究是有限的,我希望你把有限的精力放在主要事情上,至于其它,我会安排别人操作,你就别操心了!贪多嚼不烂,你这分散精力,一心多用,最后可能什么都做不好,明白吗?”

    又是一句质问。

    客观讲,中年人说的事儿的确没错,这人做事的确不能摊子铺的太大。

    凡事都得量力而行,否则只会导致一事无成。

    只不过中年人说的东西压根就是不想应允老徐托辞。

    这点老徐早有预料,要是中年人直接肯定那才真是活见鬼了。

    老徐也不想操心这么多事情,但问题有些东西他不操心没办法啊,你说就稽查管理队这帮子家伙,中年人给他们下达操作物资供给事宜不是扯淡是什么?

    指望他们给下面幸存者发放物资,不用想肯定会被克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