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一十八章 组建新军(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一十八章 组建新军(十七)

    场上众人的毫无反应,叫整个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下面幸存者的“无视”令老徐待在产地中央显得十分突兀。

    对于此点,老徐倒是没有天大感觉。

    相反,他觉着这挺正常的。

    本来这个节骨眼招募人员组建队伍就不是件容易事情。

    若真是自己提议一出,下面幸存者纷纷踊跃那才真是见了鬼了。

    不过这一个人没有勇气站出却多少是叫老徐有点失望。

    他之前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应该说已经是把相关说道很清楚了。

    他就想看看这馆内是否能有勇者愿意自愿站出来。

    毕竟,这馆内安全事务不是他老徐几个人的事儿,也不是靠他老徐几个人能够摆平的。

    原本老徐心道是自荐人不会多,但好歹会有人。

    可现实却是……相当悲哀。

    除了王建设这个不相干家伙为了利益主动提出加入外,看场上显然是没人愿意主动承担此事了。

    老徐不说什么,可一旁王建设却是有些不太自在。

    这下面幸存者不站出虽说是他们个人事情,老徐适才也讲的清楚,今天这事儿主要是以自愿为主,下面人不出来也无可厚非。

    可这到底是在篮球馆,是在他管辖范围。

    现在中年人提的事儿,自己场馆内幸存者毫无反应,这叫王建设面子有点挂不住。

    尤其此刻宏利新在场,王建设有偷偷观察过男人表情。

    无疑,对方现在表情不是很好。

    能好吗?民众如此对队长事情不上心,他这个队长身边红人能有好脸色那才见了鬼了。

    见得宏利新一副肃然表情,王建设心理便是咯噔一下。

    心道是,这帮混蛋刁民,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你们现在随便自荐一下会死吗?

    反正后面还有后续核查选拔,到时候再想法退出不就结了。

    你们现在这样不是给老子难看吗?

    王建设之前好容易在宏利新面前表功表态,眼下好了,底下幸存者举动叫他之前所有努力破功无用。

    你王建设说自己对队长忠诚,甘愿为之抛头颅洒热血,工作也十分认真负责。

    可你下面管理的这些民众,关键时刻,队长需要时,一点凝聚力都没有,这就是你王建设努力辛勤的结果?

    想到这些后面都可能成为宏利新在中年人面前嚼舌根攻击自己话语,王建设便是无比慌乱。

    这种事儿保不齐会叫中年人迁怒于他这个观察。

    即便民众自愿不是他王建设能够插手的,但中年人若是认定他在思想建设方面没有做到位,他王建设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眼下局面,王建设已经不敢奢望什么后续提拔这样高端操作了。

    能够不要因此丢了篮球馆馆长职务他就已经烧高香我弥陀佛了。

    鉴于此点,王建设很自然开口道:“那个,老徐刚才说的大家都清楚了吧。有没有想要加入新的队伍的?怎么还都不好意思了?大家不要有啥顾忌,有想法的就举手,这可是难得出头机会?大家可要想清楚了啊,错过可就没有了!”

    没的办法,王建设知道,现在唯一能叫下面人自愿法子也就只有想法叫他们认为加入队伍有好处。

    可郁闷的是,老徐适才偏偏是半点加入好处没提,不提有点也就算了,还非得强调加入和会遭遇的麻烦。

    这货脑子真是有够欠考虑的,他难道不知道馆内人情况吗?

    一个个都是怕死的主,他真拿所有人都当自己一样?见着丧尸不跑还往上冲?

    现在可好,老徐不提好处,王建设想提也没法提。

    毕竟,人都在这看着,他不好胡乱画大饼。

    如果宏利新不在,王建设倒是可以私下忽悠一番。

    反正先忽悠一帮人提出申请完成上面委派任务,至于后面这些人是被收还是被踢那就不是他王建设需要操心的。

    可眼下他总不能但这宏利新面在这里擅自许诺那些莫须有东西吧。

    为了叫下面人主动举手,王建设已经是尽全力了。

    搁着平日里他是怎么着都不可能似现在这般客气对待下面幸存者的。

    开玩笑,上面委托老子做的事儿,你们这些个幸存者还敢跟老子在这摆谱,还想不想在老子场馆混了?

    王建设一年时间,早就已经数量掌握了对幸存者作战经验。

    他很清楚怎么对付这帮“刁民”。

    唯一可惜的是,局势所迫,他没法当着老徐等人面实施。

    场上依然是死寂一片,下面众人并未因为王建设的鼓动而有半点变化。

    这叫王建设更加郁闷和难堪。

    最后他只能是尴尬讪笑以缓解内心焦虑。

    同时也是有点后悔自个儿之前为什么要站出来说那番话呢?

    自己不说那番话,或许宏利新还不会注意到自己。

    现在可好,自己跑出来说来,下面人还是没有反应,这说明什么?这可是直接说明下面人不把他王建设当回事儿啊。

    这等于是下面人直接在他王建设脸上抽了个大嘴巴子。

    “怎么都没反应啊?这档子事儿还有什么需要考虑啊?这多好的机会呀,各位兄弟姐妹,老少爷们,队长亲自下达命令组建队伍,你们还考虑啥啊,踊跃报名参加啊!”

    同样是招募,搁在老徐这边那就是正规招募现场,但换成王建设……怎么听,怎么像是降价大甩卖现场。

    冷眼望着下面一众幸存者毫无反应场面,这宏利新脸上挂不住了。

    当下上前一步,在行到徐仁杰身边时,男人低声道了句:“看你做的好事!”

    一句话说的老徐莫名其妙。

    不过很快老徐便是从男人递过不善眼神明白了对方意思。

    后者就是在埋怨他刚才多嘴强调加入队伍危险性。

    老徐也清楚这个时候说那些东西有些多余,不利于队伍组建。

    可老徐还是说了,究其根本就是他组建队伍是真正要实战的。

    他不会单纯为了组建队伍而鼓动甚至用欺骗手段去吧下面人弄到队伍里来,如果真是只为了弄个稽查管理队二队,他徐仁杰又何必适才在中年人办公室冒险谏言呢?

    安于现状,岂不是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