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二十一章 组建新军(二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二十一章 组建新军(二十)

    场面状况着实叫人尴尬。

    宏利新,老徐,王建设三人站在当前。

    而一众场馆幸存者就在对面聚集。

    两帮人从场面上看,宏利新,老徐,王建设说了一通,下面幸存者半点反应没有。

    就连小声议论的都见不着。

    这种局面给人感觉那就是,老徐等人在演猴戏,下面幸存者就是观猴人。

    相当无语。

    不过相较于宏利新,王建设的焦急恼火外,老徐倒是对眼前局面颇为淡定。

    这主要源自三人心态不同。

    不论是hi宏利新还是王建设,他们着急并非真的是为了团队本身着急,他们只是碍于中年人下达指令,若是完不成,恐怕会给中年人留下办事不利映像。

    毕竟,这个任务中年人下达,中年人看重,完成好坏与否权且两说,可倘若连队伍都没法组建成功,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以宏利新对中年人认知,对方肯定不会管其他客观缘由,他指挥觉着你们下面人办事不利。

    而老徐,他才是真正站在团队本身角度去考虑问题的。

    正因为他没有其它旁的思想顾虑,所以他才会如此坦然。

    诚如他之前说的那样,本次招募队员是自主自愿。

    既是如此,他不会用任何手段去强迫下面幸存者参加,这当中自然也包括靠莫须有好处去利诱。

    不管这些好处最终是否会落实,这样招募上来的队员老徐不需要。

    眼下没有人举手,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场馆内幸存者就是不愿意站出来做牺牲。

    饶是在宏利新,王建设可以鼓动利诱下,他们都无动于衷,更加说明这些人的“决心”。

    如此结果虽然挺可悲,但对老徐来说非是坏事,也没啥好可惜的。

    毕竟,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有人被强征进队伍,那也不可能指望他们在日后战斗有多大作用。

    眼瞅着事情已经有了结果,老徐觉着差不多可以走了。

    看下面幸存者意思也是不太可能再有反转可能。

    他们后面还有十几个场馆需要走动,这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经历,没必要把宝贵时间浪费在无用场馆上。

    可就在这时,就在众人觉着事情无望之际,慕的有人举起了手来:“老徐,我想加入你们队伍!”

    “谁?谁?”天籁之音啊,慕的闻听到有人想加入队伍,王建设喜出望外,那声音直接是给坠入冰窖的他给拉了上来。

    总算是有人开口了,王建设顾不得去抹额头上的汗珠,询问一嗓,完了着目在黑暗中寻找那位“勇士”。

    这时就见一个人影从人群中央走了出来。

    “我!我!”忙不得应答。

    “是他!!“胡晓东下意识脱口嘟囔句。

    老徐移目看去,随即不由眉头微蹙。

    谁啊?不是旁人,真是老徐他们最为熟悉的,同帐篷住户蔡狗子。

    “嘿嘿,老徐,宏哥,你们我行吗?”蔡狗子笑着征询。

    老徐几乎本能就要脱口否定。

    开玩笑,这蔡狗子什么品性,他们住同一帐篷岂能不了解?

    这货就是个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狗腿子,马屁货。

    有奶就是娘说的就是他这种,这小子典型墙头草,根本不是个可以委以重任家伙。

    给他放进队伍,只会带坏队伍风气。

    可是压根不等老徐本能脱口,这王建设当先应道:“可以啊,当然可以,这之前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次是以自荐为主,没有条条框框,任何人都有资格报名。宏哥,老徐,我这么理解没错吧?”

    微笑冲后确认。

    蔡狗子的站出,那是叫王馆长紧绷的心弦稍稍松开了。

    不管怎样,现在到底是有人站出来了,虽然只是蔡狗子一个,但那也好过“光头”。

    对于王建设的话,宏利新默然点点头,表示肯定。

    他现在心理同样有点小激动,这万事开头难的道理大家都懂。

    虽说篮球馆没人参加未必就一定最后没人报名队伍。

    可这头若是开不好,总是会给人一众不舒服感觉。

    有了蔡狗子此人站出,也算是开门红了。

    不过激动归激动,宏利新的架子还是端着在。

    至于说徐仁杰,这个局面他能说什么吗?

    自荐是中年人定下的,他老徐不可能现在去对此事做变更。

    加上宏利新都给出肯定回复了,老徐此刻拒绝打自己脸不说,那不也是叫宏利新难看吗?

    没得办法,纵使心下再怎么不愿招募蔡狗子,老徐眼下都必须顾全大局。

    “你说的没错,这次招募人员自愿为主,任何觉着自己有能力,有担当兄弟都可以报名,我们不受限制。不过之后,我们会对人员进行审核筛选,从而确定最终名额。”

    老徐的回答很聪明。

    他既没有违背中年人的提议,也暗示了,现在加入不代表真的加入,后面咱还会挑,说白了就是宽进严出。

    而正是有了这点限制,老徐才可以有恃无恐。

    总之,似蔡狗子这样混球想要加入他的队伍就两字“没门”!

    像宏利新,老徐征询,王建设其实也就是走个过程。

    在他心下那是已经早就认定了蔡狗子加入这个事实。

    开玩笑,这可是好容易才等来的一个自愿者,说什么王建设都得给他落实了。

    “你看,宏哥,老徐肯定了吧,我这就给你记上!”

    手里笔头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当下大笔一划给蔡狗子记录在案。

    望着本上记录下的名字,王建设也是如释重负长吐了口气。

    不管怎么着,自己场馆总算是有人了。

    “不错不错,蔡狗子给大家做了个不错表率,还有人愿意的嘛?”

    蔡狗子闻言乐不可支跟进道:“老徐,宏哥,你们放心,我以后一定好好跟着你们干!”

    言罢,他又是转身冲着下面幸存者道:“大家都看到了,我这站出来就被录用了,王馆长刚说的没错,这是难得机会,错过就没了。都爷们点,想干的就站出来,像我一样!”

    这就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雷瞳冷眸望着蔡狗子,心道是,丑人多作怪,你这货还真是会给自己找戏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