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生命绝境(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三十八章 生命绝境(七)

    不得不说奔跑者的冲势着实太猛,以至于铁门在“惨嚎”完毕之后,还持续摇晃了许久,光是看着就已是叫人心惊胆寒。

    或许也是因为铁门的阻隔着了脑,本以为此扑定能猎杀猎物的“奔跑者”在一击不中后,显得异常的烦躁,转化到实际行动便是成了狂猛的拍打。

    毫无疑问,这适应了“进化”改造的“奔跑者”较之初始状态的“步行者”无论在力量还是速度方面都得到了较大幅度的提升,这从其凶悍的攻击频率便能轻易看出。

    而且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尽快解决掉这只“步行者”,饶是无脑的它不会开门,但似它这般狂暴的拍打撞击,也足以将没有锁扣的铁门震开。

    怎么办?究竟该如何阻挡这只庞大的“地狱军团”?

    眼望着“步行者”身后逐渐压过来的大片黑影,唐小权陷入了沉思,其额间的一滴汗水也是在不自禁间滑落而下。

    而老天爷似乎并不打算给幸存者任何喘息的机会,因为就在他们为着面前铁门“焦头烂额”之际,那原本还算寂静的城管局内也是开始出现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汗毛一根根地倒竖了起来,当第一个扭曲的身影从黑暗的道口现出身形的时候,赵云海持刀的右手下意识的握紧了几分。

    作为团队中唯一一个持有武器的男人,赵云海深知自己的责任重大,他必须保护队中的成员,他兀自深吸了口气,两眼直视前方,他已经做好了力战行尸的准备。

    而就在他将要冲出与丧尸动手之前,其背后突然传来一记低沉的嗓音:“喂!老赵,把俺的麻绳给割了!”

    愣神的功夫,魏大壮那健硕的身形已然是出现在了老赵的眼前。

    而对于魏大壮过往的“光辉事迹”,赵云海自当是了然于胸,所以坦白讲,他对给前者解开束缚还是抱有一丝顾虑的。

    毕竟魏大壮与行尸那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如果为其松绑,很有可能是释放了一只猛兽。

    而作为同样有着妻女家事的男人,赵云海比这里大多数人都能理解魏大壮失妻丧女的痛苦,他也能想象的出解开束缚的魏大壮将会已怎样的态度去面对丧尸。

    所以,老赵犹豫了,但是此刻“箭在弦上”的魏大壮怎么会因为前者的犹豫而放弃自己的初衷呢?

    所以在见赵云海呆立而没有任何动作后,魏大壮当即是抖了抖被俘身后的双手,同时扭脸回头的催促道:“喂!老赵!你他娘的还在那傻愣着弄啥呢?赶紧给俺松绑啊!tmd畜生要上来了!”

    事及于此,老赵几乎是下意识的将刀搁到了麻绳之上。

    没办法,他总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实话实说不给前者松绑吧。

    相信如果他真的这么执意的做了,那一场无休无止的谩骂肯定是少不了的。

    而一旦这种情况出现,无疑是会叫己方本就糟糕的局势更加雪上加霜。

    所以就目前内外交困的艰难形势而言,己方克敌制胜的唯一方法必须是团结一心!!

    伴着魏大壮惊天的一喝,刚刚割到一半的麻绳被其硬生生的挣断了。

    望着正伫立原地扭动着手脚,活动着颈骨的精壮汉子,老赵不由的深吸了口气。

    因为他心理非常的清楚,从这一刻起一头猛兽被唤醒了!

    也几乎就是大壮摆脱束缚的同时,铁门的震动愈发的强烈,原本闭紧的门栏也隐隐有了分离的迹象。

    虽然吴超和王强竭力的从两侧抵劲,但这终究只是一时之举,待得后面的丧尸大军赶到,饶是他们想抵,怕是也无处落手了。

    魏大壮着目瞟了眼门外张牙舞爪的“奔跑者”,随着畜生“嚣张”动作的舞动,其面上的一对虎眸渐而阴冷了起来。

    他不徐不缓的四下扫了一圈,然后提步朝向旁侧墙壁上的消防栓箱行了过去。

    闭气,凝神,继而赫然前冲,在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后,魏大壮飞踹而起的右脚生生将消防栓箱外的玻璃罩给跩了个粉碎。

    行罢这般毁损之事,大壮好似个没事人般,兀自走上前去,他也不理会箱体周遭残存的残渣碎璃,伸手便是把搁放其内的红色消防斧给取了出来。

    下意识的随手掂了几下,或许是觉着斧头的重量不似镰刀那般顺手,魏大壮面上的浓眉不由蹙紧了几分。

    不过他的这些变化仅是持续了数秒,因为他非常清楚自己取斧的目的。

    所以……

    “让开!!”低沉的嗓音不容置疑,待支开寻思中的唐小权后,魏大壮周身的气势陡然一变,他恍若天神下凡般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红斧,继而已着无匹的态势怒劈而下。

    红色的巨斧划破空气,发出沉闷的尖啸,“奔跑者”似乎也是意识到了头顶“死神”的降临。

    只不过凭他那退化的大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死神”将会结果掉它的生命。

    它一脸“虔诚”的抬起的脑袋,虚空舞动的双手好似在迎接地狱的“造物主”般不停的扑腾。

    只可惜它的那抹兴奋并为持续太久,在伴着一声斧凿肉碎的声响后,“奔跑者”僵定在了原地,一捧绚丽的血剑从他的脸颊喷射而出。

    魏大壮冷漠的注视着面前的这个将死之物,他毫无怜悯地着力将手中的斧柄向上一提。

    随着斧刃的抽离,原本还被压抑的血水立刻如决了堤的洪水源源不断的从斧口凿穿处蜂拥而出。

    终于,失去支撑的“奔跑者”软软的栽靠在了铁门之上,继而在幸存者的目视之下,它无力的滑倒在地,结束了它那“罪恶”的一生。

    唐小权木然的望着眼前的一幕,不得不说大壮的举动的确生猛,不!准确来说,用可怕更为确切。

    而这种可怕于团队而言并非完全是件好事,至少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可能意味着“危险”!

    但考虑到眼下的情势,唐小权旋即又是释然了,毕竟此刻不管魏大壮如何的“危险”,恐怕也影响不了己方一众目前的困境。

    相反,如果己方能用好大壮的“危险”,或许能叫己方至之死地而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