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二十四章 组建新军(二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二十四章 组建新军(二十三)

    “宏兄弟,你看这边要不就先这样吧。该说的情况我们都讲清楚了,至于后面,就留给下面民众考虑吧,他们要加入的话给王馆长说就好。咱们去下个场馆吧?”

    后面还有十来个场馆需要照看。

    己方没必要继续留在篮球馆。

    诚如老徐说的,想参加的给王建设汇报就好。

    不过从目前情况看,徐仁杰对于馆内再有人报名这档子事儿并不看好。

    你瞅瞅,这宏利新,王建设那么卖力鼓动,可最后结果还是只有柳哥,蔡狗子这样人站出。

    无疑,这两货站出都是为了利益。

    可这也恰恰说明,下面幸存者现在是连利益都不想要。

    他们就是不愿站出来去拿性命开玩笑。

    既是如此,继续留下还有什么意义?

    还不如去后面场馆碰运气。

    宏利新扫视了下全场,随即点了点头。

    得到宏利新首肯,老徐马上是行到王建设跟前。

    这王建设还浑然不知在那边可劲招呼。

    柳哥的后续站出叫王建设明白了坚持的意义。

    他相信只要自己持续鼓动,肯定还会有傻蛋出来。

    “老王!”着手轻拍叫的起劲的王建设。

    闻听身后动静,王建设扭过脸,见是杜国龙,当下笑道:“什么事啊老徐?”

    “这边就先这样,我跟宏兄弟后面还有场馆要去,就不多留了。这边统计情况就麻烦你帮着处理了。回头等场馆一圈走完,会有人来跟你拿统计人数的。”

    “嘿,老徐你看你这话说的,跟我还客气什么。都是为队长办事,分内的,应该的。你放心,这里交给我就成了,你那边还得陪宏哥,唉,宏哥可不是一般人,你可得伺候好了,对你以后绝对有好处。”真是相当够兄弟给老徐提点了下。

    老徐淡笑点头:“多谢老王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

    “赶紧去忙正事吧,这边你只管放心!”王建设再次强调。

    交给的确很放心此事交给王建设。

    他确定,这货为了完成任务一定会在他们离开后相近办法去鼓捣下面人报名。

    这虽然不是老徐想要结果,可他也没法阻拦。

    只能说后面复选时多费点心了。

    交待完毕,老徐便是跟宏利新离开了篮球馆。

    这刚一出篮球馆,宏利新便是将老徐给叫住了。

    “你等下老徐!”

    “有什么问题宏兄弟?”老徐停下征询。

    但见宏利新一脸严肃:“什么问题?你说什么问题?”

    语气不善,可宏利新这通没由来质问自然是叫老徐丈二摸不着头脑。

    “宏兄弟有事儿就直说,既然队长派你下来做监督,你觉得我做的不妥地方还请提出。”

    老徐态度很好。

    宏利新摆谱跟进:“我问你队长要你过来是干什么来的?”

    “招人,组建队伍。”老徐淡然道。

    “你也知道我们是来招人的?可你在干什么?招人有你那么招的吗?”事情走到这步,老徐已经基本知道宏利新想说什么。

    不消说,妥妥是他适才在场馆强调加入队伍风险问题。

    他的这番说辞严重干扰了下面幸存者的思路,叫本该顺利的招募,变的艰难。

    不过老徐心下虽然明白,但表面故作不知道:“宏兄弟,我做的有什么不妥地方?”

    “你是猪脑子吗?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喂!宏利新,用词注意点,你骂谁猪呢!?”本身就对宏利新这货看不顺眼。

    他之前嚣张也就算了,看在他是中年人派下来的眼线,雷瞳为了大局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可这货竟然敢骂老徐,你说你说几句训斥话雷瞳可以不理会,但这样直白骂老徐是猪?

    这口气老徐能忍,作为老徐的兵,老徐的兄弟,雷瞳可不能忍。

    也是没想到雷瞳会怼自己,宏利新当下扭脸望向雷瞳。

    雷瞳岂会怕他,迎着宏利新目光,雷瞳也是圆睁双眼。

    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宏利新在牛叉,见着雷瞳这样“愣头青”他也没辙。

    加上雷瞳眼神犀利,极具挑衅,宏利新心理也是有点打赌。

    他很聪明没有选择硬刚,而是避其锋芒,转而朝好说话老徐呵斥:“你看看你手下的人,什么态度!!一点规矩都不懂!”

    “雷子,你怎么回事儿,之前跟你说的都忘了吗?”老徐丝毫不打盹的跟进斥道。

    斥责完毕,老徐马上转换话题:“宏兄弟,不用管它,他就这样子,我们继续刚才话题,你就直说我有什么问题吧,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说了,你是队长派来的监督员。有责任和权利对我工作作风提出质疑。”

    老徐的话叫宏利新听着舒服。

    在白了眼雷瞳后,宏利新不忘教育句:“看到没,多跟你们老徐学学,为什么人能做头儿,你却只能做根本,这就是差距!!明白吗?”

    雷瞳没有回答。

    “言归正传,你问刚才你那儿做的不对?告诉你,那刚才哪儿做的都不对!这招募人员,组建队伍的活儿是你提出的。那你就该尽职想办法把队伍拉扯起来。我想你也知道,现在体育馆这个样子,你想从下面招人上来给你卖命不是那么容易事情。”

    “这人都是很现实的,没有好处谁跟你干?他们在下面有吃有喝,生活无忧,凭啥要放弃安稳日子来跟你做冒险日子?”

    “我刚就跟你说了这不是容易事,你可倒好,去给他们做讲解还专门强调组建队伍是对付丧尸,说这事有性命危险,叫他们多做考虑,看看自己是否能够胜任。”

    “你说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是不是傻?你这样说,谁还敢站出来?谁还敢加入?”

    “搁着你,有好日子不过非得傻缺的跑去加入送死队吗?”

    宏利新这是越说越来劲,越说越火大。

    似乎老徐适才在场馆内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不可饶恕事情似的。

    可他这厢话音还未落定,雷瞳那边悠悠然有意嘟囔句:“不是有俩傻缺主动举手要求加入了嘛。”

    好家伙,雷瞳这句话,不仅是打了宏利新的脸,还连带着给柳哥,蔡狗子揶揄了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