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三十六章 组建新军(三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三十六章 组建新军(三十五)

    连串的反问弄的宏利新很先不来台。

    向他这种人那是十分爱护羽翼的,平日里,他在场馆都是高高在上存在。

    下面人哪里会好意思跟这般说话。

    雷瞳可好,之前顶撞也就算了,现在更是直接反问演变成了批斗。

    更关键他质问这些话叫宏利新还不好反驳。

    你说叫宏利新如何回答他有什么地方值得老徐阴的?

    所以听了雷瞳话后,宏利新这胸口起伏波动剧烈,显然是被气坏了。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这宏利新现在可谓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被雷瞳这样正面怼,他要是不回击日后还怎么在体育馆混。

    要知道他可是堂堂中年人身边的红人,绝对心腹,怎么能容忍一个刚刚入队稽查管理队队员这么骑在自己头上拉屎撒尿?

    这简直就是种耻辱。

    “阴我什么?哼,哼哼,哼哼哼!”接连冷笑。

    宏利新是被气的有点语无伦次。

    可雷瞳头脑却是相当清晰,他听了对方冷笑,不由斜眉一挑:“笑啥笑啊,有话就说话,别在那搞虚虚叉叉玩意。”

    “好啊!既然事情说的这个份上,老子本来是不想将这茬事儿的,现在……”

    “得得得,别墨迹废话,说重点,你要说啥?”直接是给宏利新话语打断,雷瞳催促说道。

    既无奈又恼火,雷瞳这是摆明不给他一点“活路”啊。

    “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你们私底下做了什么。”

    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弄的雷瞳,胡晓东,徐仁杰皆是一愣。

    不过雷瞳反应极快,当下噎道:“我说你个大老爷们说话不能一次性讲清吗?我们私底下做的事儿多了,怎么着非得都跟你汇报?我早上还拉了屎你是不是也得知道?你要想知道早说啊,你放心以后有这种事儿,我绝对去你那报道,成不成?”

    “你……”被雷瞳弄的是一点办法没有。

    来狠的吧,宏利新知道不管用。

    他那套狠话对下面任何一个稽查管理队队员都好使,唯独碰上这个愣头青雷瞳不管用。

    至于动手,还是算了吧。

    狠话都镇不住对方,这要是在上手,对方还指不定做出啥出格反击事儿啊。

    宏利新可没半点把我和个疯子对打。

    所以可以想象,这个节骨眼宏利新是何等郁闷和恼火。

    “不跟你扯废话!”斗嘴斗不过,没辙的宏利新索性来了这么句。

    完罢,话锋一转:“老徐,昨天晚上你们是不是私下去场馆把招募人员名单给收缴了?”

    原来如此,一听这话,老徐立马是明白了宏利新之前话里意思。

    原来他所谓私下办的事儿是这个。

    不过老徐心理明白,明面上却是没有半分表露。

    “是有这茬事儿,我们是把招募人员名单收缴了。”没啥好回避的。

    更何况,这种事儿既然宏利新提出来了,那他妥妥就已经知道。

    这个时候再隐瞒,不是此地无影三百两吗?

    “你们是不是还去管理处要了人员入馆申请表?”紧接继续追问。

    “是的,是有这么回事儿。”

    老徐照旧肯定。

    得到老徐肯定答复后,宏利新笑颜道:“哼哼,可以嘛,老徐,你们私底下活动听热烈吧。我就想问一下,这些事儿为什么没有跟我汇报?我之前没有和你说过我不在时候不要行动吗?你们当我话是放屁?”

    “笑话!我说宏利新,这种事儿为啥要跟你汇报?你是监督员,这种小事要跟你汇报?再说了,这种事事儿就算不跟你汇报,你不也照旧有人给你打小报告汇报吗?我们就是知道你在这边人员好,所以就没去多折腾,反正我们这边所有行动不都会有人给你汇报嘛?”

    好似是说顺口溜,雷瞳也是带笑回复。

    而在雷瞳这边揶揄话语落定后,老徐那边紧接正色跟进:“宏兄弟,你千万不要误会,我们没有和你说这事儿没有其它意思。这就是个收缴工作,你的职责应该是监督大方向的,向这种收缴工作小事似乎就没必要劳烦你了吧。再有啊,当时是晚上,考虑你辛苦一天回去休息了,我也不好叨扰你。”

    “哼哼,叨扰我?老徐你这倒是挺会给自己找借口的啊。听你意思,是在说我偷懒不干正事?”

    “哎哟,宏利新你这么说话可就真是……呵呵,我们受你监督,哪敢说你不干正事。”正话反说,反正自己已经怼了,雷瞳也就无所谓顾忌了。

    暼了雷瞳样,宏利新紧接道:“说觉着我辛苦不去叨扰我,那我倒想问问,今天早上,包括下午这么长时间,你为什么没有和我提这事儿?”

    揪着不放,宏利新这是有意搞事儿。

    对此,老徐应对从容:“一个,我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仅仅一分名单,没必要和宏兄弟你汇报。二个,因为我知道,宏兄弟你已经了解此事了,所以就没必要多费口舌。大家一天天的都很辛苦,场馆招募重复说话已经够累了,多余的已经知晓东西就没必要再汇报了。”

    老徐一席话说的宏利新没辙。

    最后只能是无赖式反驳:“徐仁杰,你别给我在这儿找借口!!别以为你在这里跟我白活,我就不知道你心理想什么。”

    “宏兄弟啊,呵呵,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心理清楚。”

    “不好意思,我现在需要操心的事儿人很多,但你眼下说的东西,我是真的不太清楚。”

    “少废话!你别把我当傻子。我告诉你,你指望打新建队伍主意趁早给我放弃。老子只要在这场馆一天,你就别想乱来!”

    宏利新能有这个想法,老徐那是一点不感到奇怪。

    从他昨晚在未通报情况下去场馆收取人员表就已经料到后面宏利新会就此事发难。

    “宏兄弟,多的解释我就不做了,我只能告诉你,我没有你想的那些想法。多的东西咱们就不扯了。我现在就问一句,下面幸存者吃饭问题你是否愿意去和队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