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三十九章 组建新军(三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三十九章 组建新军(三十八)

    “你这是在下面人威胁我?”

    “队长,你觉着是吗?我也是这个场馆里的人,现在馆内物资数量就这么多。我拿这种事儿威胁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老徐照旧坦然反问。

    他问心无愧,经得起中年人任何质疑。

    中年人随即轻笑:“对你有什么好处?这好处可多了去呀。难道你这么做不是想用物资去收买下面人的心?”

    此言一出,老徐算是明白中年人意思了。

    和着他觉着自己这边要求放粮是为了借着放粮机会去收买人心。

    也难怪中年人会有这种心思。

    一来,这是上位者普遍危机意识。

    越是这个时候,中年人危机意识越强。

    只不过呢,中年人的危机意识和老徐不同。

    老徐想的是民众没有吃喝会闹事,造成馆内混乱。

    而中年人想的则是,老徐哟啊借助他手里粮食去收买下面幸存者心。

    毕竟,现在幸存者最需要的就是粮食。

    这个节骨眼老徐去放粮那不就是大英雄。

    到时候,老徐再煽风点火讲几句漂亮话,那那帮刁民岂不是屁颠颠把他供起来了?

    如此,对他中年人地位岂不是巨大挑战?

    你说这种事儿,中年人怎么能叫他成为现实?

    老徐明白了中年人意思,他并没有因此有太多反应。

    只是轻叹了口气,然后淡然道:“队长,说到底你还是不信任我。”

    “信任是相互的,你不要总是觉着我不信任你,你首先应该考虑自己做的事儿是否值得叫我信任。”

    中年人应承的很快。

    老徐听罢,点点头:“明白了,队长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不过没关系,队长你不信任我也无妨。反正事情我给你说清楚了。下面民众已经开始就吃饭问题有骚动,这个是事实,队长不信可以向宏利新征询,这是你派的监督员。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队长可以下去走动一趟。”

    “哼,现在又开始暗示我不做事?”

    中年人的理解叫人无语。

    不过老徐知道这是对方有意为之的刁难。

    说白了,就是在找自己茬。

    对此,老徐依然是没什么。

    换位思考,自己现在不也是在给中年人找茬吗?

    人家现在这么做,也就是礼尚往来罢了。

    “我想队长心理应该明白我的真实意思。队长下去走动,才能更加真实了解馆内情况。我说了,队长对我有戒备,怀疑,不信任都没关系。我是新来的,又是短期被委以重任,队长警惕我我能理解。这些随着时间我相信都可以解除。我相信队长不是那种不讲道理人,如果是,下面一帮稽查管理队弟兄也不会这么死心塌地跟着队长。只不过眼下情况特殊,实在容不得我们浪费,现在唯有队长自己去下面场馆走一遭才能确定真实情况和问题,这也免得我在这里巴巴说半天,队长有质疑,我在解释来的有意义。”

    张弛有度,在之前一通强势攻击后,老徐话锋明显软了下来。

    在恭维中年人同时,徐仁杰也是提出了更进一步建议。

    不得不说,老徐的建议是很妥当和客观的。

    他知道想要扭转中年人对自己的警惕,不信任不切实际。

    而老徐本人也不在乎中年人怎么看自己。

    哪怕对方把自己当成混蛋也无所谓,只要对方能认清形势那就ok。

    可问题现在的中年人宁愿跟他徐仁杰“较劲”,也不愿去思考他说的话,提到事儿,这是很叫人郁闷和伤脑筋事情。

    唯一解决办法,就是规劝中年人到下面场馆走一趟,听听民众抱怨和真实想法。

    人民众说的话总不能是他徐仁杰教的吧?

    老徐的想法提议没毛病,可问题,中年人能听进去吗?

    下到楼下?为什么要下去?

    下面人幸存者的意见需要听取?

    在老徐这边是必须听取的,可中年人……过去一年他就没把下面人当回事儿,习惯这东西是想变就变的?

    但是老徐说辞中年人不好反驳什么。

    毕竟,徐仁杰也说了,你可以不信任我,但你可以下去楼下听听。

    老徐那边是在用这种方式验证自己忠诚。

    哪怕中年人不在乎老徐这种辩解,他也没啥好说的。

    两眼望着徐仁杰,老徐这番话无疑是给中年人出了个难题。

    他也成功迫使中年人考虑他的问题。

    当然,中年人考虑自然不是真的去思量事件本身危机。

    他更多考虑的是下去一趟可能带来的麻烦。

    不过中年人只要考虑这方面事儿了,那他便是没法避免去他相关情况。

    他也不是傻子,老徐能看透的问题,他同样能够看清。

    唯一区别就是你愿不愿意正视。

    下去接触民众,绝对少不了各种诉苦抱怨。

    当真遇到底层幸存者时,中年人肯定不可能似现在面对老徐这帮强横。

    他也懂的收买人心,也知道要得到幸存者支持,所以下去就必须保持一个上位者应有关切态度。

    这个时候中年人已经是有够烦心的,没了驻军把持,他清楚想要维持自己位置并不是件容易事情。

    他实在不想再劳神去给那些刁民浪费自己有限精力。

    可这个徐仁杰偏偏不懂事儿,非得把这些麻烦事儿往他这儿弄。

    经过这么一番思量,中年人渐渐平静:“老徐,还是那句话,一切我都有安排,我希望你记住我是这个场馆的主,我比你们任何人都关心这个场馆幸存者安慰。我说过叫你不要操心这事儿,你就不要在管了。你的主要任务现在是组建队伍,维系馆内治安。物资事情我会处理!”

    “队长这话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了,可是到目前为止,两天过去了,下面幸存者可是滴米没见着。我自然相信队长你说的话,我相信你都给安排妥当了。我也知道你信任自己下属。可是这个节骨眼,难保有人不认真做事偷懒啊,两天时间,物资统计有那么难吗?我这里不是要叫队长怎样,实在是下面民怨大,要失控。我的意思,这件事儿不能再拖了,必须立刻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