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四十一章 组建新军(四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四十一章 组建新军(四十)

    中年人火大训斥。

    宏利新听后一脸懵逼。

    本想着借着吹耳边风机会后面给老徐一行人难看。

    不曾想搬石头砸自己脚,他在中年人火大是点了不该点的火。

    这下好了,直接是被中年人训斥一通。

    对此,宏利新只能是尬笑。

    尬笑罢了,他赶紧岔开话题:“那队长,这物资的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你这赶紧的给我安排下去,今晚给下面放粮。”

    “什么!?”下意识脱口,宏利新的咋呼给中年人下了一跳。

    “你有病啊?这么大声?”中年人抬手抽了宏利新一下。

    这真是天降横祸,宏利新敢怒不敢言。

    心道是,今天真是倒了血霉。

    “呵呵,对不住队长,实在是……呃,你真打算听那小子把物资下放啊,咱这么做是不是欠妥?”

    “欠妥?”中年人反问。

    “咱这手里物资有限,现在放粮,那咱自己回头不就没粮了?”

    对比之下,力见高下。

    原本中年人没决定放粮时候,宏利新这么说他或许还不会觉着什么。

    但是现在……宏利新这么说后,他可就有点火大了。

    诚如前文说的那样,这中年人不是看不清形势,只是他碍于实际利益,不愿去接受。

    可眼下,他既然决定放粮了,自然也是想通了相关情况。

    物资不发放,民众闹事,最后倒霉的还是他这个上位者。

    老徐能提出这点,不管他中年人怎么看,必须承认,对方观点是正确的。

    可时下自己身边心腹给的意见……简直不在一个档次。

    “你是猪脑子吗?不发粮,下面那帮刁民闹起来,你去给我处理摆平?”

    “我……”中年人一席话,直接给是给宏利新怼的无语。

    “队长,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你知道我就是……呃,这事儿交给老徐他们班办,是图给他们拉拢人心机会。这不安全。我不是反对你放粮。”

    辩解找托辞能力绝对是没花说。

    宏利新前脚明明就是质疑老徐放粮意图。

    现在倒好,转眼就变成赞成放粮。

    懒得和宏利新废话,中年人当即冷言:“你这有时间跟我在这bb,赶紧给我去把交待的事儿给办了!!”

    还想再争辩几句,怎奈中年人态度……宏利新知道自己若是再多bb,恐怕老徐坑不到,反倒是会把自己给搭进去。

    他是个聪明人,不会也不可能做赔本买卖。

    另外跟中年人在一起一年多时间,他对中年人心思拿捏的也是很透。

    如若不是如此,似中年人这样家伙又怎会把他留在身边当心腹?

    毫无疑问,现在不是和中年人“深入交谈”时候。

    等过段时间,待中年人从老徐搞出事端平息下来,再行作梗,想来效果会更好。

    “知道了,队长。我这就去安排物资发放!”

    尽管自个儿心理老不情愿,可中年人下了指令,他宏利新必须照办。

    始终没有见到稽查管理队人员带粮下来。

    老徐在二楼背身来回走动。

    他也不清楚这中年人是否会按其说的照做安排。

    再等等吧,考虑到中年人零时安排需要时间,老徐耐着性子,决定再给中年人一些准备时间。

    不过不管怎么样,今天物资必须到位。

    如果等下去还是这个样子见不着下方粮食人员出现,那没啥好说的,老徐绝对是妥妥按照说的那样,再找中年人。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样子,终于楼上有了动静。

    但见宏利新拎着一帮稽查管理队队员从楼上走下。

    手里提着大桶,正是过往馆内发放吃喝物资的大桶。

    “哼,你可真行啊老徐,队长没想到真给你说动了,怎么样?是不是觉着自己很牛叉?连队长对不得不听你吩咐?”

    宏利新下到楼下,走到老徐跟前。

    当先便是一通调侃。

    面对宏利新的调侃,老徐面无表情,似是没有听见,他径直走到桶边,揭开盖子看了眼。

    内里满满当当的稀水,不用说里面不知道放了多少米熬成的。

    总之指望吃着玩意填饱肚子是没指望了。

    “怎么?这还要检查下?你徐仁杰现在是越来越可以了,我看要不了多久,你是不是打算把这场馆都归到你老徐名下啊?”宏利新继续挑衅。

    老徐照旧不予理会,当下对搬抬大桶稽查管理队队员吩咐:“赶紧把这些给场馆分发下去。”

    对于老徐的吩咐,稽查管理队队员无动于衷。

    宏利新很满意下面人的态度。

    他随即笑道:“老徐你这未免也太着急了吧,你不会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吧?我告诉你,你还差的远呢。去吧,把物资发下去吧。”

    按照老徐说辞,宏利新重新下达指令。

    这时,两个搬抬大桶稽查管理队队员当即回应:“是,宏哥!”

    你说多气人。

    毫无疑问,这帮家伙就是故意给老徐难看的。

    之前被老徐还有雷瞳受的气,他们自知凭本身讨不回来。

    现在好了,有宏利新这个队长身边红人坐镇,他们怎会错过这狐假虎威机会?

    这不,当下就给老徐脸色。

    只不过老徐可不是那种计较之人,和一帮废物计较,他还没那么多闲情雅致。

    现在,与他而言,只要物资顺利发放道下面幸存者手中,他的目的就达到了,他今天和中年人的冲撞就没有白费。

    至于诸如宏利新这样妖魔鬼怪,牛鬼蛇神怎么折腾,他是压根不以为意。

    “那走吧!”没有多言,老徐根据示意,完了提步就准备走。

    只是不曾想,他这脚步刚刚迈出,身边宏利新便是上前将之挡住:“慢着!”

    冷言吩咐句。

    莫名看了挡路宏利新一样,老徐淡淡问道:“宏兄弟,你这是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妥妥又要找茬呗。

    这也就体育馆特殊时期,不然老徐绝对好好教育下宏利新该怎么做人。

    “干什么?你问我干什么?呵呵,”没由来笑了笑,完罢宏利新反问道:“这个问题不是应该由我来问你么?你徐仁杰这是要干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