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四十五章 组建新军(四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四十五章 组建新军(四十四)

    原则问题,怎么可能退让。

    既然宏利新摆出了最后通牒模样,那老徐也没啥好说的。

    “不行!我也实话告诉你宏兄弟,别的事儿我可以让,但这件事儿我不会让。队伍组建容不得半点马虎,队长是派你下来做督查不错。但你的职责主要是监督汇报,至于说剩下的接不接受,那是我个人事情。队伍组建我说的算!这件事先筛选,后组队。就这么定了!!”

    老虎不发威当老徐是病猫。

    诚如老徐说的那样,之前忍让,那是为了大局给你面子。

    但现在,触及核心理由,老徐可不会再退步。

    指望靠搬出中年人来吓唬,下达最后通牒来迫使老徐接受,只能说宏利新太不了解面前男人了。

    他根本没想过,真要把老徐惹冒了,这后果可不是他宏利新能够承受的起的。

    “你……”唇角都被老徐气的不自主抽动两下。

    紧接,宏利新开口道:“老徐你这是想反了是吗?你别忘了,这管理可还没轮到你猖狂!”

    “说话注意点啊,娘的也不知道谁一直在猖狂!就事论事,有理说理,别动不动反不反的,你说一大老爷跟个娘们样,你能不能动点脑子?队长都他娘说多少遍了,要馆内稳定,要团结。你可倒好,动不动就反。谁吃饱了撑的要反啊?怕不是你有什么野心想法,指着把馆内搅乱,完了趁机做些什么吧?”

    雷瞳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是一通怼。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怼宏利新了,眼下这种情况不怼不舒心啊。

    “好,行,徐仁杰,你可以,以为人多想搞事儿,你等着,我这就去给队长汇报,我看你待会怎么解释!!”

    “去吧!快去快回,我们这里时间紧。”

    丝毫不为所动,老徐淡漠回道。

    本想着吓唬老徐叫他退让,完了训斥手下。

    没曾想,老徐居然不就范,反而硬刚。

    这下宏利新是被逼上绝路啊,他就算不想去找中年人,眼下也必须去找。

    只是这种事儿,如果去找中年人,宏利新面子上也过不去啊。

    你想,中年人派他下去是做什么的?

    监察员!

    监察员是做什么的?

    监督老徐一行人工作,控制他们行为。

    所以相关事情本身就该是宏利新做的。

    他现在过去汇报,那感觉就跟是小媳妇在外受了欺负,要回家找老公替他出头般。

    你说宏利新要真是中年人小媳妇也好,可问题宏利新不是啊,他一大老爷们,还是中年人特别派下的监督员。

    倒头来,自己问题解决不了,还跑过来跟他汇报。

    你说这种事儿宏利新若是去给中年人做了汇报,后者会是什么想法?

    中年人妥妥会给宏利新扣个办事不利帽子啊。

    宏利新不傻,他自然也清楚此行上去好坏参半。

    好的是,上去说道,能获得中年人支持。

    若是在添油加醋,没准能废了老徐他们。

    可坏的是,中年人绝对对自己办事态度有意见。

    从信任角度,这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可眼下,这说出的话,等于泼出的水,开弓没有回头箭。

    宏利新自己已经是把狠话撂出,你说他还能怎么办?

    这个时候他若是死皮赖脸留下,那他可真就成了娘们了。

    “好!你们够种!老徐,这可是你们逼我的,今天我们看看谁他妈说的算!!”

    “快去吧!宏哥!要不要我送你啊!?”雷瞳双手合十,故作哀求状。

    宏利新被雷瞳这一出弄的简直是快要气到爆炸。

    他真想上去跟雷瞳干一架,可望着对方结实身板,宏利新还是理智放弃了。

    当下丢了句“你们等着”后,便是返身离开了。

    望着宏利新狼狈离开背影,雷瞳不屑揶揄:“瞅他那鸟样,还你们等着,小学生打架呢?干!!”

    雷瞳瞧不上宏利新娘娘门门模样,而胡晓东这边却是面色凝重。

    诚然,宏利新做派的确不爷们,还有些阴险。

    但就客观实际……他此行过去中年人那边,对于己方显然不是啥好事情。

    “老徐,接下来咱们怎么办?我看这货上去后,肯定会添油加醋数落咱不是。”

    “哼,就一垃圾怕他做甚,我倒要看看他能翻出什么花来!”雷瞳照旧是一番不屑面庞。

    他的确有不屑资本。

    无论是论脑子,还是实战,宏利新都不是对手。

    老徐蹙着眉想了想,完罢回道:“事情已经到了这步,我们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组建新军是原则问题,绝对不能退让。

    这是涉及馆内生存大计事儿,今个儿就算撕破脸皮老徐也得坚持。

    “走,咱们也上去吧。”老徐招呼句,这宏利新既然都去打报告了,那待会儿不用说中年人肯定会要找他们上去对峙。

    为了预防对方提前布置,己方跟上去待着也好提前观察下四楼情况,已防止中年人方面有啥异动。

    “嗯,走,这小子要是真敢乱搞,连长,咱就干他丫的。”提着刀,雷瞳现在模样还真是有几分磨刀霍霍向猪羊味道。

    看的胡晓东不由是为宏利新捏了一把汗。

    “不要乱来!不到最后一步,咱们都不要动手,听明白了吗?”

    一旦翻脸动起手,那之前做的努力就将陷入危机。

    打斗势必会造成外面丧尸骚动,老徐可不想因为这些把场馆及馆内几百口子置于危机中。

    “明白连长,一切听你的。”雷瞳随口回了句。

    一行人浩浩荡荡走上楼。

    四楼照旧是人头攒动,中年人驻地,且又是物资储藏地,四楼绝对是整个场馆稽查管理队队员数量最多地方。

    换而言之,若是老徐等人真的再此和中年人撕破脸皮,那这场大战怕是会很凶残。

    老徐等人上来,径自是去到中年人办公室旁。

    到了地方,老徐没有敲门,更没有进入意思。

    这个时候若是敲门,反倒是给人一种作则心虚感觉。

    老徐可不想叫中年人有这种误会。

    宏利新不是要告知嘛,他就给对方足够时间去说道他心理想说的。

    至于剩下,待得中年人招呼他时,他再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