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四十七章 组建新军(四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四十七章 组建新军(四十六)

    “队长,我们来了。”

    老徐,胡晓东,雷瞳三人先后走进。

    站定,很是坦然齐齐望向中年人。

    没什么好怕的,老徐他们不是稽查管理队那帮傻叉。

    那帮家伙惧怕中年人是因为他们需要靠着中年人养活。而老徐呢,凭他们自身能耐不需要依靠任何人就能存活。

    相反,眼下场馆局势,中年人还得依靠他们。

    此消彼长,老徐他们自然很淡定。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们过来吗?”明知顾问,这本就是此地无影三百两的事儿,看看刚才宏利新模样,傻子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知道。是宏兄弟对我们做事有不满,向队长做了汇报。”

    没有用告状这个词,和宏利新的添油加醋想比,老徐明显是更绅士。

    “既然你也知道我为什么找你,那我就不多废话了,我就问你一句,我派宏利新下去是做什么的?”

    “监视我们组建新军工作。”老徐依然很是坦然回道。

    “好,监视你们组建新军工作,那他对你们做的不好地方提出意见,你们是不是应该遵守?”

    “当然,我们做的不好地方,宏兄弟提出我们自然要听从并改正。”

    “嗯,那实际过程……你们是这样做的吗?他提的东西你们有虚心接纳吗?”

    到目前为止,中年人的询问都还很祥和,并没有说出现什么特别火大局面。

    只不过透过中年人肃然面庞不难看出,他现在的祥和完全是可以压制的。

    而且他的问话明显也是暗含深意。

    “实际过程我们也是这么做的。”老徐没没有任何犹豫,给出肯定:“宏兄弟提出的合理化建议我们全部照做了。”

    “是吗?你确定全部照做了?”中年人唇角撇出抹弧度。

    徐仁杰见罢,明白中年人笑中含义。

    不过他并未理会,照旧是肯定道:“是,全部照做!”

    “但我听到的汇报似乎和老徐你说的不太一样啊。”

    废话,能一样那才见了鬼了。

    老徐丝毫不意外中年人会给出这样质疑。

    他没有太大反应反问道:“是吗?那看来是宏兄弟有跟队长说我们不是了。既然这样,还请队长明示。宏兄弟对我们工作有什么看法,咱可以拿到明面上讲。”

    言下之意,你在背后数落算个什么劲。

    “他说了几点。”

    好嘛,还是逐条数落。

    看来这宏利新为了报复是没少下功夫啊。

    “队长请说,宏兄弟都说了些什么,是我们错的我们一定改。”

    不管怎样,这姿态一定要先放出来。

    老徐可不会似宏利新那样,被人怼了,就似条疯狗般道出犬吠。

    “第一,你们在没有得到他允许情况下私自行动,有没有这茬事儿?”

    “有!”老徐想也不想肯定道。

    他这般干脆回答倒是有些出乎中年人意料。

    这不,中年人当即是呆愣一下。

    不过随即跟进:“有?难道你不记得你和我说过什么?你自己向我提议叫我派人监督你们工作,现在我按你要求把我身边人派出去,你最后给我做这种事儿,老徐啊,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队长,我不知道宏兄弟有没有和你说我们做的是什么事儿未经他允许?”

    “什么事儿?这个重要吗?重点是你们的确违背了你的承诺。”

    “如果这么说的话,队长,你知道宏兄弟每天什么时候开始工作吗?基本上每天我们7点起来准备就绪,可因为宏兄弟太过辛苦疲累,通常要睡到早上八点半样子才能出现。为此,我们不得不私下把些活儿提前给做了。当然私下做活儿事,我就怕队长你怀疑我们有旁的心思,所以也是一直很注意。我唯一违背宏兄弟做的事儿就是把下面馆长统计的招募名单给收了上来,完了利用晚上休息时间对他们进行了甄选。我想这么做不过分吧?这样小事似乎是没有必要非得劳烦宏兄弟他吧?”

    “再有,这甄选的事儿,后面还要进行,到时候宏兄弟势必在场,我想我这提前做的活儿不算有意隐瞒吧?”

    老徐一系列反问排比弄的中年人不好多说什么。

    “ok,这个事儿咱们就先这么揭过。那第二点,我还听说你这下面弟兄不是很规矩,动不动就喜欢跟宏利新顶嘴,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儿?”

    “有!”还是不假思索肯定回应。

    这回不等中年人询问为什么,老徐当下接道:“我的兄弟他是个粗人,这点,早在提议他们加入稽查管理队时我就和队长你说过。我兄弟直性子,说话做事都很实诚。他看不惯宏兄弟做事拖拉,耽搁时间,所以就说了几句。我知道,以宏兄弟身份听了他的话心理肯定不舒服。在这里我替我兄弟向他道歉。不过,道歉归道歉,我必须得说的是,我家兄弟没有旁的意思,他说难听话也是出于对队长任务重视。所以希望队长不要介怀。”

    全程坦坦荡荡,相较于适才宏利新在办公室的激动模样,老徐明显要自然的多。

    望着面前老徐平和模样,中年人不得不承认自己下面这些个人真实差徐仁杰太多,连他个零头都不如。

    “嗯,不管怎么样,他到底是我派去的人,你的手下说话还是要注意分寸。不然都一句没规矩,以后这场馆还怎么管理啊?是不是下面人闹事最后得说性子直,不动规矩就能了事?”

    正面找不到理由辩驳,中年人只能是随便找个茬做训示。

    不然眼下这两条都被老徐弄的无言岂不是很没面子?

    “明白了队长,你说的……雷子,听见队长说的了吗?以后多加注意自己言行!说话做事经大脑,你得收敛收敛你那暴脾气!!”

    扭脸看向雷瞳,老徐相当肃然。

    雷瞳闻言,很是配合,立马是连连点头应“是”。

    “是是,队长,我,呵呵,我知道了,我下次一定注意。我跟宏兄弟说那些,没啥旁的意思。要是叫他生气了,我可以当面给他道歉。但就是希望他以后做事能麻溜点,别老是拖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