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五十章 组建新军(四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五十章 组建新军(四十九)

    “雷子!你干什么呢!才出队长办公室就忘了队长训诫了!?”老徐适时喝止。

    雷瞳闻言,退后一步。

    见得此状,宏利新心里有了点底气。

    果然队长没叫自己失望,他对老徐一伙还是采取了一定措施。

    “对不住老徐,我这是看这帮家伙这么散漫没把持住。”雷瞳有意引导话题。

    胡晓东听罢,心领神会接茬道:“队长虽然是强调队里某些人办事不利,但是我们自身某些错误该注意还是要注意。这个时候,一切以安定稳定为前提,作为队长的兵,咱得听他的,不能给他添乱。”

    此地无影三百两,胡晓东这是话里有话啊。

    他一句“队长强调某些人办事不利”,明则批评雷瞳,实际意有所指。

    在场人都不是小孩,胡晓东这话里的某些人显然范围是除开他老徐三人组意外存在。

    至于具体都包括哪些……谁平日里混,不好好做事,不用胡晓东点名,众人心下自是清楚。

    面面相觑,众稽查管理队队员不出意外再次是把目光聚焦到宏利新身上。

    这叫宏利新浑身不自在。

    本来胡晓东这席话还是个范围概论,现在可好,下面人的目光聚焦直接是把他弄成了最终答案。

    被这么多人看着,宏利新是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

    可眼下十几双眼睛盯着,他肯定不能装哑巴。

    况且,这次也是他把人召集,他肯定得有个说法。

    不然下面人怎么看他?今天这事儿每个说法他宏利新以后如何在众人面前混?

    “队长还说什么了?我想队长和老徐你们讲的东西可不单单只有这些那么简单吧?”阴恻恻的笑容。

    但是看宏利新这个模样,就可以断定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瞅对方这自信样子,他这是志在必得啊。

    宏利新的丑陋嘴脸落在胡晓东眼里,胡晓东心下不由暗笑:这人啊自信是好事,但自信过头,再加上没有根据,那只能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无疑,场上谁都能看出,宏利新这是有意找茬想要搞事儿。

    不过很可惜今天他注定要以落败收场。

    “队长说了很多,不过总结起来就是小胡刚才说的,队长要求我们团结,努力做事。就这么简单。”

    “哼,就这么简单?”宏利新照旧冷笑。

    老徐暼了宏利新一眼,淡定点头:“是的,就这么简答。”

    完罢,岔开话题,言归正传道:“好了宏兄弟,闹剧已经耽误不少时间了。队长的要求我刚才已经传达了,我们可以开始今天的筛选工作了吗?”

    言简意赅,态度平和。

    老徐没有多说什么高调话,但就是靠着这寥寥几句,他已然是把该说的重点全部说道清楚了。

    简单来说,就是组队工作还是先筛选,后建队。

    坦白讲,老徐这儿暗示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如果此事是倒过来的,眼下宏利新处在老徐位上怕是直接就要开始暴走了吧。

    你带着人堵门口想要搞事儿,单凭这点怼你就不为过!

    话闭,老徐便是提步前行。

    搁着过往,老徐都会很客气给宏利新做个请势叫后者先走,但这回老徐没给面子。

    好嘛,先不说老徐话里言辞真假,单是他这态度就是宏利新不能接受的。

    说走就走,你嘛意思?

    这里十几号人可是看着呢。

    适才宏利新信誓旦旦说要徐仁杰好看,一般稽查管理队马仔可是摩拳擦掌等着给老徐一行人下马威。

    现在倒好,徐仁杰出来后,他和他的人态度强横不说,眼下说走就走,你说这种情况宏利新若是不采取些措施他今个儿脸往哪儿搁?

    当下,几乎是在本能意识驱使下,宏利新抬手拦住了老徐去路。

    脚步停下,老徐没有太大反应挑眉扫了宏利新一样,随即淡淡征询:“宏兄弟,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你真以为在我面前装装样子,我就会信了你的鬼话?”

    “抱歉宏兄弟,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装什么样子了?鬼话?我徐仁杰打出生就不擅长这个。我想宏兄弟是不是哪里有误会地方。”老徐的坦然叫宏利新看的恼火。

    在他预想的情节里,老徐从中年人办公室出来后,理应表现的恐惧,害怕。

    他甚至有想过老徐等人跪地求饶,叫他宏利新放条生路的场面。

    可是现实实际……完全和他预想颠倒。

    这老徐一行人非但没有半点恐惧害怕,反而是底气十足,似乎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似的。

    当然,对于老徐一行人的淡定,宏利新是不相信的。

    他坚持认为老徐他们时下行为不过就是在掩饰。

    中年人那头不可能也不会这么放过他们。

    要知道适才他在中年人那边吹耳边风可是没少添油加醋。

    更何况,他自己都被中年人狠怼了一顿,更何况老徐?

    “误会?老徐我是真没看出来,你以前是个演员吧?这装的挺像啊。还队长同意了你的提议,你真把我当傻子?队长会同意你那狗屁意见?”

    不出意外,这宏利新就是摆明找茬的。

    对方这席话充分表明了他现在再此意思。

    看来折价后,今天是不给自己一点下马威是不会善罢甘休。

    只是老徐对此当真是半点忧虑都没有。

    一来,别看对方人多,煞有介事,但实际是群乌合之众。

    但凡他们有点能耐,骨气,适才雷瞳呵斥时,就不会一个个畏缩的不敢说话。

    所以,若是真的干起架了,老徐是一点不虚这帮废物。

    当然,除此之外,更重要一点,老徐不虚就是有底气。

    和宏利新的自以为是不同,老徐的淡然有凭有据。

    他到目前与宏利新说的每句话都没作假。

    尽管不清楚中年人今日是吃了哪门子药发善心,总而言之,对方对他的话是给予充足肯定。

    而在这体育馆,有了中年人的肯定,你说老徐还需要惧怕什么?

    这宏利新就算再怎么嚣张,在中年人面前还不是跟个小鸡崽儿似的温顺。

    战事未开,结局实际已经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