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五十一章 组建新军(五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五十一章 组建新军(五十)

    只可惜活在自己梦里的宏利新压根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他正一点点把自己朝坑里推而不自觉。

    轻叹口气,人要死你不能不叫死。

    老徐随即回道:“宏兄弟,你这话最好不要乱说,队长就在里面。你现在说这些,不是再暗示队长傻吗?要是叫队长听了怕是不太好吧。”

    “少他妈废话!你别给我偷换概念!我告诉你,队长之前和我说过,今天会好好跟你算下总账!!还队长同意了你的提议,骗鬼呢?”

    点点头,对说无意,和牛弹琴永远不可能在一个调上。

    既是如此,老徐也不想多和宏利新废话。

    眼下老徐的时间是很宝贵的,这馆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意外。

    他可不比宏利新,后者百无聊赖可以没事儿找事儿。

    但老徐,他得抓紧时间把剩下的活儿做完。

    所以……“宏兄弟,我说了,队长就在里面,你如果对我的话抱有怀疑,可以去找队长核实。咱们似乎没必须在这做无畏争辩,你说是吗?”

    “哼,找队长?你以为这么说了就能唬住我?你知道我谁吗?我在队长身边这么久,队长什么心思我会不了解?”

    “真是遗憾宏兄弟,这次恐怕你是真的领会错了队长意思。”胡晓东插口一句。

    没办法,胡晓东本身也不想说话,怎奈这宏利新的自以为是实在是太可笑了。

    他还真把自己的当人物了,觉着自己可以拿捏中年人心思。

    要知道,当一个心腹走到这步,自认为可以揣测上级心思时候,他离倒霉也就不远了。

    不是说做上位者身边人不该揣摩上面人心思,只是你揣摩的应该是怎么叫上位者舒心,而不是利用他为你做事。

    可宏利新偏偏现在做的事儿就是再利用中年人为他出头,教训老徐等人。

    中年人不是傻子,他是一个相当有脑子和城府的人。

    宏利新自认了解中年人,可他就没想过,人家同意知晓你宏利新是个什么货色啊。

    所以在宏利新那些添油加醋话语落定后,他非但没能给老徐泼到半点粪,反而是惹的自己一身骚。

    胡晓东的突然打断叫宏利新再失面子。

    而雷瞳不给宏利新发飙机会,紧接跟道:“宏兄弟,你就别吵吵了,怪扎耳的。队长就在那里,你有啥问题就赶紧去问吧。反正你喜欢找队长帮你解决问题,这些咱大家也都习惯了,我们不介意,你去吧。就是我好心提醒句,人队长每天日理万机要考虑事情多,你这有事儿没事儿就报告,找队长帮你解决问题,我个人觉着不太合适。咱就算不能帮队长做事,也不该给他添乱不是?赶紧的吧,咱这边时间紧的很,真不能再浪费了!”

    埋汰人都不带脏字,雷瞳这番话真是给宏利新揶道无语。

    他旁敲侧击说这宏利新无能。

    加上又是在这一群稽查管理队马仔面前,你说宏利新心下会是什么样个阴影打击。

    而且雷瞳的话更厉害的地方在于,我就点名了你宏利新屁大点事儿都要找队长。

    这样一来,不论是之前宏利新告状,还是眼下质疑,都更显出宏利新的没有能耐,只能靠着中年人在场馆立足。

    果不其然,雷瞳这番话落定,周围稽查管理队队员面色都发生了显著变化。

    宏利新在馆内地位不用说,稽查管理队队员都敬畏他。

    只不过这种敬畏不是出于对对方能力的佩服,仅仅是因为宏利新是中年人身边人。

    而恰恰雷瞳的话表明这点,所以众稽查管理队队员听罢后皆是感同身受。

    多么可笑的事儿啊,本来拉来给自己壮声势的队伍,此刻一个个心下在嘲笑他宏利新的无能。

    正所谓无能者最在意旁人心思,虽然场上没有人附和雷瞳话语,但在宏利新眼里,他已然看出下面稽查管理队众人心理想法。

    一想到被这帮混蛋马仔嘲笑,这宏利新整个人就似是被架在火炉上炙烤般。

    火大,相当的火大,而把自己弄的跟个小丑似的罪魁祸首就是面前老徐一甘人。

    今天这口气若是不出,不给徐仁杰好好教训一顿,那我宏利新也就别在体育馆里混了。

    正所谓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宏利新当下冷言道:“真以为我不敢去队长那儿?哼,你们在这等着,我这就去和队长确认。给我把他们三个看好了,谁也不许放走!!”

    临到末了,这宏利新还不忘摆势子。

    老徐点点头,这倒是抬手做了“请”势:“宏兄弟你去吧,放心,我们不会离开,我们就在这儿等你。”

    丝毫没有畏惧意思。

    老徐的淡漠叫宏利新的狠厉叮嘱显得很可笑。

    “够种!!”打开门,宏利新走进了办公室。

    他这边一走,老徐立马是扭脸扫过周围稽查管理队一众马仔。

    这些家伙都是在这等着收拾己方的,老徐担任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虽说老徐不惧和这帮人开战,但是防患于未然,还是尽量避免这种冲突为好。

    非到万不得已没必要在馆内生乱。

    所以……“都别在这儿聚着呢,这里没你们的事儿,都赶紧下去做正事儿吧。”

    老徐低沉嗓音吩咐句。

    他这是真不给宏利新面子啊。

    要知道宏利新可是前脚在给稽查管理队队员下达过命令叫他们待在此地看着老徐一行人。

    可这老徐反手便是吩咐他们离开。

    老徐这个命令可是把一种稽查管理队队员弄的尴尬,难以抉择了。

    走还是不走这是个问题。

    是听宏利新的留下看管,还是按照老徐要求离开?

    毫无疑问,不论是老徐,还是宏利新,他们两人身份都要比这帮子稽查管理队队员高。

    当然,单就稽查管理队队员内心真实意愿,他们自然是更倾向于听从宏利新的留下指令。

    在众稽查管理队队员眼里,老徐现在驱动他们离开,有点此地无疑三百两的意思。

    他这么着急遣散己方,怕是心理有鬼,担心宏利新进去确认后,带出啥不利于他们三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