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紧急救治(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四十一章 紧急救治(一)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又是齐齐将目光移向了林俊夫。

    “林管!你,你是说咱,咱要给胡哥做手术?”

    毫无疑问,手术这个词于大多数而言,那是相当有技术含量的事情,所以此时王强对林俊夫的话产生质疑也在情理之中。

    而事实上,饶是林俊夫自己对其提出的这档子建议也无任何的把握。

    但是很明显,眼下胡晓东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任何的耽搁了,这正如他自己所形容的那般,不管是死马还是活马都必须得下决心医治了,否则胡晓东就只有死路一条。

    肯定的点点头,林俊夫慎重的将此举的厉害关系与众人简单道明。

    对于他的解说,唐小权还是相当认同的,虽然他同样不是专业的医科出生,但这并不妨碍他从书籍中涉猎相关的知识。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既然此事如此重大,那么到底该由谁来完成这事关胡晓东生死的手术呢?

    当唐小权把此问抛出的时候,幸存者们又一次陷入了沉寂之中。

    饶是一向喜好自告奋勇的王强,此时此刻也是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开玩笑,那可是手术啊,尽管只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缝制手术,但于他们这些毫无手术经验的普通人而言,无异于是比登天还难。

    更别提,这还是事关着胡晓东的生死存亡。

    所以没有人敢站出来,大家的心理都极其的复杂,一方面他们盼望能尽快给胡晓东施已救治,但另一方面又担心手术中可能的失误所会给后者带来的损害。

    只是在他们这般无措的抉择之下,时间却是在无情中缓缓流逝着。

    见着众人都没有表态的意思,林俊夫知道不能再等了,因为身为高速交警的他,见过太多太多因为这样那样处置不当,错过最佳救治时间的悲剧事故。

    所以当下他不再犹豫,当即是沉声表态道:“这个手术我来做!!”

    闻听完林俊夫的言语后,唐小权蹙紧的眉毛稍稍舒展了几分。

    说实话,在他的心理也是觉着林俊夫给胡晓东做手术最为合适。

    当然,这倒非是唐小权看重对方那所谓的“手术手法和技巧”,而是他认为后者是眼下己方一群人中,见过惨烈事故最多的人。

    所以他相信后者在处理“和血相关的事宜”时,应该能够保持应有的冷静和耐心。

    而这无疑是决定这场手术成败的关键。

    毕竟,技术层面的缺失当下已经无从补救,而如果在因紧张出现差池,那胡晓东的这条命恐怕就……

    “这样,老赵你现在跟我进去,我负责给小胡缝制伤口,你负责给他降温!”手指轻点了点赵云海的方向,林俊夫没有多余的废话,招呼完毕便是兀自转身返回了屋内。

    “那,那我们呢?有啥能帮忙的不?”见没给自己安排事宜,王强略显着急的出口追问。

    对此,林俊夫头也未回头,仅是意味深长的轻叹了口气:“你……你们就耐心的在门外给小胡祈祷吧。”

    深知兄弟脾性的唐小权,在林俊夫话音落下的同时,着手拍了拍兄弟的肩膀,同时移目扫过众人道:“手术需要无菌环境,咱们愈是少人参与,就愈能降低胡哥被感染的风险。所以,这样吧,强子,超子你俩跟我走,我需要帮手;阿城,大壮哥还有小温,麻烦你们盯着点外面。万一出现状况,咱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叫它们打扰林管的手术,另外……”

    安抚完毕的唐小权立时又是将目光移到了屋内的林俊夫身上:“林管,你这边先做好手术的准备工作,我刚在隔壁屋子已经搭好了炉灶,现在去把水给绕开,顺便把毛巾什么消下毒。待会就给你送来!!”

    微微一愣,林俊夫刚刚拿起酒精的右手僵在了半空。

    很显然,年轻人的话语叫他吃了一惊,因为适才他让赵云海进屋完全是出于对后者年纪的考量。

    毕竟,手术不是儿戏,他需要一个能够很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来配合他完成这一任务,而至于说什么无菌环境之类的问题他压根就没有考虑半分。

    所以在听完唐小权的一系列的安排举措后,林俊夫这才发现自己就这么冒冒然准备开始手术,是多么愚蠢且危险的事情。

    与此同时他也因对方没有直接点明他的错误,而是以着一众不经意说道的方式提醒他,而心生佩服。

    不过,唐小权并不知道林俊夫心下的想法,他在交代完相关的注意事项后,便是兀自领着吴王二人行到了距离手术室2屋之隔的一间房内。

    一进房内,王强和吴超便是瞧见了唐小权适才口中所提的炉灶。

    只不过这个炉灶看上去实在是有些“另类”,准确来说,那个玩意与其说是炉灶倒不如说是一堆由废纸脸盆等物随意凑活而成的烧火盆更为贴切。

    也不理会吴王二人异样的眼神,唐小权自顾自从兜中掏出了之前搜刮来的打火机,然后就着一张白纸,滑动了火石。

    顷刻一缕火苗腾烧而起,唐小权赶紧是转动了两下纸面,待其充分燃烧后,将之丢进了火盆之内。

    “你俩给里面加纸和凳腿,尽量把火烧旺点!我去把烧水盆给消下毒!”

    听完唐小权的吩咐,王强二话不说,马上便是忙碌了起来。

    这若搁在以往,你就是杀了他,怕是也很难叫他干这种“无聊”的事情。

    但于眼下,只要是为了胡晓东,莫要说是烧火,哪怕是下火,他王强也在所不辞。

    随着纸张和木条的不断投入,那原本仅是一小簇火苗的烧火盆逐渐腾旺了起来。

    而同一时间,唐小权也恰好将烧水用的脸盆消毒完毕。

    接下来便是到了蒸煮手术中所需毛巾的时候了,而为了尽可能将有限的水资源花在刀刃上,唐小权选择使用暖水**里剩余的水源,这些水源经过近一个月时间的发酵大多已经不适合引用,但用来蒸煮毛巾倒是非常适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