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五十五章 组建新军(五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五十五章 组建新军(五十四)

    “行了,你别说那些没用的了!赶紧开始正事!我来这儿监督可不是听你说废话的!!”

    总算是逮到机会了,宏利新当下打断道。

    特特意是把“监督”两字着重了音调。

    至于什么目的,显而易见,无非就是想告诉在场人员,他才是这次行动主导者。

    你们最好把眼光放亮点,别全他妈去给徐仁杰拍马屁。

    点点头,老徐丝毫没有因为宏利新的打断斥责而恼怒。

    想反,他自个儿也知道自己适才说的那些是屁话,没啥意义。

    本身他也没继续下去打算,当下话锋一转道:“是,宏兄弟,我这就开始正题。”

    “好了,现在我们需要对各位做些了解。大家不要紧张,这些了解只是例行询问,大家如实回答即可。我念到名字的就请上前。”

    “都听明白了吗?叫道名字的动,没叫道名字的还在队列里站着,不要乱啊。”王建设见缝插针表示自己的存在。

    重复强调遍后,王建设讨好的望向徐仁杰,完了笑道:“老徐,那你开始吧。”

    再次点点头,老徐从废弃人员名单里取出一张:“蔡光明!”

    “在!”蔡狗子闻言当先举手。

    举手了罢,还不忘冲身边人扫过,最后落目柳哥身上。

    眸中闪烁意思相当明确:瞧见没,这就是关系,先叫的老子!和我比,你还差得远呢?

    搞不清状况的蔡狗子,还以为老徐这头一个点名叫自己是多么荣耀事情。

    若是他知道自己名单是从废弃名单里抽出不知道会是怎样反应。

    所说老徐手里废弃名单只是初步意见,最终结论需要等一对一询问后再做定夺。

    可对于蔡狗子,柳哥,他们其实已经是被老徐排除在了新军队列之外。

    这是从两人那日在场馆内自荐站出老徐就已经决定好的事儿。

    毫无所觉的蔡狗子很是自信来到老徐跟前。

    在他看来,有了老徐这层关系,他的新军之旅已然是板凳钉钉内部敲定的事儿。

    所谓的征询不过是做给剩下傻叉看的戏码。

    “呵呵,老徐,我等你等好久了,一直就想跟这你后面做些事情,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是吗?”不置可否,老徐淡笑问道。

    “当然。”蔡狗子一本正经回道。

    胡晓东听罢蔡狗子这般正经回答,特意瞥了眼身边宏利新,心下不由暗笑:蔡狗子啊蔡狗子,你这么肯定回答,现在老徐就算想收你怕是也可能咯。

    之后老徐又随便问了几个问题,本身就做好拒绝,所以问什么都是次要的。

    而不知道情况的蔡狗子,整个答题过程中别提有多得意了。

    他本身嘴皮子就溜,那说起大话来更是没边没迹。

    但是很可惜,他是什么货色,老徐等人太清楚不过。

    对于他的回答,老徐压根没往心里去。

    待得一通询问了罢后,老徐目光望向宏利新。

    身边这货特别在意自己面子,所以头一个人老徐很懂事儿的征求宏利新意见:“宏兄弟,该问的我都问完了,你看这个蔡光明可以收吗?”

    老徐是真给面子。

    蔡狗子听了老徐这番询问,唇上笑意更很,心道是,老徐可以啊,这兄弟没有白交,之前马屁拍的总算是有了回报。

    好家伙,这蔡狗子再次会错了意。

    他以为老徐这般询问,是有意向宏利新推荐他。

    这宏利新是谁啊?谁都知道人是中年人身边红人。

    由他亲自点头同意,那自己这加入新军可就更有面子了。

    想到这儿,蔡狗子赶紧上前一步,冲着宏利新笑道:“呵呵,宏哥,你放心,我加入新军后,肯定会向我刚才说的那样,好好跟着老徐后面训练,保卫好场馆。”

    保证做的很好,反正都是空头支票,场面上话说说又不会死人。

    等加入队伍后,自己就正式是老徐身边的人了。

    凭他蔡狗子和老徐关系,肯定不会像下面人那样被安排什么拼死活儿啊。

    蔡狗子这厢已经做起来日后吃香的,喝辣的,跟在老徐后面做心腹的幸福美好生活。

    “看你这样子是挺想跟着老徐后面做事儿啊?”面带笑容,宏利新征询。

    丝毫没有顾忌的蔡狗子很自然肯定:“是啊!宏哥,我跟老徐住同一个帐篷,大家都是兄弟,前天听说他要组建新军,我是成宿没睡呢。我是真心想跟着他干一番事业。”

    “这样啊……哼哼。”

    一句冷哼,冰寒刺骨。

    蔡狗子听后感受到了一股寒意。

    什么情况?

    自己说的话没什么毛病啊?

    怎么这宏利新突然就变脸呢?

    正在蔡狗子这厢莫名其妙之际,老徐那头却是相当淡定道:“宏兄弟,你看此人?”

    “你觉着他可用吗?”宏利新反问。

    徐仁杰故作为难:“这个……还是宏兄弟你做主。”

    “哼,这可是你叫我做主的啊。”

    “你是监督,自然你做主。”老徐顺势接茬。

    “我的意思是这个人不可要!”轻描淡写一句话,宏利新直接是给蔡狗子否了。

    蔡狗子闻言,整个人都懵圈了。

    什么鬼?

    这什么情况?

    怎么会不要我了!

    这不安套路出牌啊!

    已经做好了迎接“朝阳”的蔡狗子当真是被宏利新拒绝给弄傻了。

    只是他傻,老徐却是理所当然。

    坦白讲,所有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

    从蔡狗子见到他,与他开始热烈套近乎,老徐就已经想好怎么给蔡狗子下套了。

    这宏利新眼下本身就看他徐仁杰不顺眼。

    毫无疑问,但凡是他徐仁杰决定的事儿,或者和他有关系的人,宏利新肯定会想尽办法找茬整治。

    之前,他已经不止一次跟老徐对着干,怎奈不管是武力,智力,还是能力全部落于下成。

    就连最后依仗中年人,今天都不给力,反水把他呵斥了一顿。

    今日的宏利新可谓是失败到彻底。

    再加上雷瞳,胡晓东双簧攻击,他已经是憋了一肚子火气。

    正愁没地方宣泄,好嘛,这个蔡狗子自己撞上来了。

    老徐就是认定宏利新对自己有意见,想找茬,所以特意给他送上份发泄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