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五十九章 组建新军(五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五十九章 组建新军(五十八)

    “因为他不合适!”没有多余废话,老徐就给了这么句回复。

    柳如听罢自然不会就此认怂。

    现在有宏利新明摆的支持,柳如底气也是硬气了起来。

    “为什么?我为什么合适?”不出意外的质问。

    宏利新当即再次跟进附和:“是啊老徐,为什么不合适?你这总得给点理由吧,不能就这么一句不合适把人否了吧。还说说,你跟这位兄弟私下有什么矛盾,单纯不想录取他?”

    这等于是个明示了。

    不过透过宏利新这句明示,也是更加确定了老徐心下判断。

    这宏利新还真就是认定自己和柳如有矛盾。

    “呵呵,宏兄弟玩笑了,我和柳兄弟同处一个屋檐下,平时稽查管理队工作又时常在外巡察,就算我想和柳兄弟有矛盾,也没那时间啊。不过话又说回来,正是因为我跟柳兄弟待在一处,我才更了解柳兄弟性子。他体力方面却是不错,可对付丧尸……不行!”

    “是吗?老徐,我这还没有出去跟丧尸干,你就说我不行,会不会有点不负责任啊?”柳如继续反驳。

    眼下仗着宏利新在后撑腰他也是相当硬气。

    对于柳如的硬气老徐倒是丝毫不在意,目前为止一切还都在他的控制之下。

    “没错啊老徐,你这么说是有点不负责任啊。没有谁生来就会打丧尸的,你会打,只是因为你在外面待了久点。你不能因为这个就否定别人能力。队伍后面不是还要训练,这训练后说不定人柳如就比你强。你该不会是担心柳如训练的好,盖过你的分头,叫你没面子吧。”

    极尽挖苦只能,这宏利新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他摆明就是要借助柳如的嘴去攻击老徐。

    这柳如还未加入新军,宏利新就已经这般肆无忌惮了,

    若是叫柳如加入后,还指不定私下会如何指示捣乱。

    而且几乎可以肯定,以柳如品性和他目前处境,他绝对百分被会听从宏利新调遣。

    因为从他今日和老徐这么不留情面正面硬刚,就已经意味着他断了自己退路。

    不跟着宏利新,他自然不会有好果子吃。

    可这些都是柳如狭隘思想作祟,老徐从头至尾都没想过要对他怎么样。

    一来,没必要,老徐要烦的事儿很多,还没空闲到和他冲突。

    二来,没资格,这柳如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虽说比蔡狗子那种狗腿子强点,但也是没用货色。

    和这种垃圾计较只能丢份儿。

    “呵呵,宏兄弟太高看我徐仁杰了,我徐仁杰在这场馆哪有什么面子可以提,我不过是队长手下做活的一个兵。要真说丢了谁的面子,那也是丢队长面子。我做事都是为队长着想,既然柳如你非要说我为什么说你没能力……那好吧,我就实话告诉你,希望你别介意。”

    “有话就直说老徐,别整那些没用的。”态度越来越恶劣,这柳如还没正式入队便是已经开始自持有宏利新罩嚣张了起来。

    所有这些老徐看在眼里,你说这种人他怎么可能收进队中?

    当下眼神微眯,老徐回道:“我就问你一点,我现在叫你出去和丧尸干你敢吗?”

    沉默!

    和丧尸对战干吗?

    如果被提问者是胡晓东,雷瞳,那没二话,绝对考虑都不待考虑的直接给出肯定答复“敢”!

    可就是这么一个在雷瞳,胡晓东敢于肯定的回答,落在柳如耳里,他现在……

    完全没了之前的决断,柳如沉默了。

    也难怪,这个问题你叫他怎么回答?

    回答“敢”?

    这个问题可不是之前问话环境啊。

    之前老徐若是提出此问,柳如说“敢”没毛病,因为他知道那不过就是例行公事的核查,徐仁杰不会也不可能将之落实。

    但眼下……自己这几次顶撞显然是告诉对方,我柳如跟你撕破脸皮了。

    你说这种情况下,徐仁杰会不会因为气恼而真的派自己出去对付丧尸验证此点?

    柳如没法确认。

    所以他胆怯了,畏惧了,沉默了。

    他这厢沉默没关系,那边宏利新立马驰援说道:“唉,老徐,你这么问就有点过分了吧。这柳如还没有经过任何训练,你现在派他出去不是叫他送死吗?”

    耸耸肩膀,老徐很淡定回道:“宏兄弟多虑了,柳兄弟是我帐篷里伙计我怎么可能这个时候派他出去。就因为我知道他的能力,所以我确定他现在对付不了丧尸,更不会派他出去。我提这个问题无非就是想试试柳兄弟胆量。你知道的,人在毫无知觉下做出的本能反应才是最真实的。”

    “柳兄弟在我没有任何提示询问下,听到会派他出去对付丧尸第一反应是沉默,这说明他还没做好对付丧尸准备。”

    “你这是强词夺理!”柳如不甘示弱直接反击。

    “是吗?我怎么强词夺理了?”没有制止柳如说话权利。

    有宏利新在,就算老徐想要制止显然也没这种可能。

    所以老徐并未回避柳如的“争锋相对”。

    “我不说话,不代表没不敢面对,人宏哥都说了,我没受过训练,现在出去也是白送。”

    “哼。”老徐轻笑一声,完了扭脸望向宏利新,随即丢出句:“怎么样宏兄弟,听到他说的了吗?现在不用我在多做解释了吧?”

    故作深沉的一句话。

    宏利新听的云里雾里。

    最关键老徐这说话态度,更加是叫他恼火。

    “我听到什么就不用解释了?你有话就说清楚点,不要在这里装深沉。”

    宏利新直言不讳给老徐训斥一下。

    老徐也不在意,当下再次笑道:“哦,我没别的意思,我以为宏兄弟你明白了。既然这样……宏兄弟,你不觉着他刚才的话才是真正在强词夺理吗?”

    “我强词夺理什么了?”不等宏利新开口,柳如当下接茬。

    老徐听罢微微蹙眉:“看到了吗宏兄弟,你可是最讨厌不守规矩的。”

    “呵呵,我这两个兄弟就已经够叫人伤脑筋的了,你看要是再收了他,我怕我真的很难管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