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三十七章 组建新军(三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三十七章 组建新军(三十六)

    这才是重点,这才是老徐今次拦下宏利新,不惜正面硬刚的目的。

    听罢老徐重复提问,宏利新抬起手,指了指自己,随即笑问:“呵呵老徐,来,看这儿,看我的脸,你觉着我像白痴吗?”

    “像!”雷瞳小声嘟囔句。

    宏利新听罢,唇角不由一抽,不过这次他倒是没有过分暴怒。

    老徐望着宏利新,点点头:“行了,我知道宏兄弟意思,既然这样,那就算了。”

    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白痴。

    是的,宏利新问自己是不是白痴,事实他就是个白痴,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白痴。

    到现在,他还不清楚事态的严重。

    你不解决下面幸存者吃饭问题,回头人家闹起来可就不是索要粮食那么简单了,那是会要你命。

    “事儿谈完了吗?我可以走了?”看了眼雷瞳,宏利新征询。

    “走吧,一起!”丢下这句,老徐探手做了个请势。

    宏利新见状不由蹙紧眉头,他现在对老徐一行人相当紧张。

    这老徐突然这么客气,叫他难免多想:“一起?去哪儿?”

    “宏兄弟,不用那么紧张吧,大家怎么着都是一个队伍的,我又不会害你。”老徐面如止水。

    宏利新自然不会下那个心老徐的话,经过这次冲突,无疑他对老徐那是更加警觉了。

    这个节骨眼老徐说同行,尤其是雷瞳在侧,你说叫宏利新心理怎么不犯嘀咕?

    不过心理再怎么紧张警觉,这个时候他也不能露怯。

    不然可就真丢人了。

    强自镇定,宏利新没有答话,兀自前行。

    管你老徐去哪儿,反正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可叫宏利新没想到的是,现在不是说他不跟老徐哦组,而是老徐一直尾随在他身后。

    对与此点,宏利新倒是并不怎么在意。

    老徐跟在身后他不怕对方会对自己不利。

    他径直是上了四楼,这里是稽查管理队重点防御区域,这里因为中年人和物资都在此地,所以宏利新来到四楼就无所畏惧了。

    他就不信徐仁杰一行人胆子肥到敢在四楼搞事儿。

    当然,如果他们这个节骨眼老徐一行人真的敢在四楼搞事儿,宏利新那是求之不得啊。

    只要老徐他们敢乱来,他就可以趁势着急人马解决老徐,已报刚才被怼火气。

    要知道,整个稽查管理队对老徐一甘人早就是心存不满。

    想干他们的可是不在少数。

    加上四楼人数多,宏利新就不信老徐等人再牛疯狂也不是他们整个四层人对手。

    只可惜他的想法虽好,但老徐这边并没有表现出半点想要搞事意思。

    老徐就是这么一直跟着宏利新前进,直待到了中年人办公室门口。

    “怎么着,你们这里也要进去?”见得老徐等人跟着自己来到队长办公室,宏利新手指屋门笑问。

    老徐现在可没心情和宏利新耍心眼逗乐,眼下都火烧屁股了,今日物资事情不得到个切实结果,那……

    “难道这里我们不可以进吗?”面无表情,老徐肃然问道。

    “哼,”又是冷哼一嗓,接着宏利新跟进揶揄:“怎么着,现在知道怕了?”

    “怕什么?”老徐诧异。

    “怕什么?你心理没点数吗?”

    此言一出,徐仁杰登时明白了宏利新话里意思。

    对方这话就是在暗示刚才的事儿啊。

    宏利新这时认为老徐心理有鬼,怕他宏利新进屋子将相关事情告知中年人。

    对于此点,老徐未有多做纠结,他直截了当问了句:“你进去吗?”

    宏利新扫了老徐一眼,随即笑颜:“不,我暂时就不先进去了,等你事情忙完,我再进去。呵呵,我有时间,可以等。不能耽误你老徐的大事儿。怎么样,我这人还算道义吧”

    宏利新摆着副似乎已经看破所有架势让开身子。

    他认定老徐老徐这次进去,就是要去跟中年人解释情况去的。

    而他说道这句,也是暗示老徐,甭管你怎么解释,后面我都会给你捣鼓回来。

    老徐从来不怀疑宏利新想整自己的决心,这种事儿拦不住的,老徐也没打算拦。

    他今天决定上来,那就是做好了撕破脸皮准备。

    只是到目前为止这宏利新还活在自己世界没有意识到情况的危机。

    如果真的因为他的捣鼓把事态进一步恶化的话,老徐过激行动首选目标名单显然不会少他宏利新。

    “谢谢!”不想多和宏利新废话,老徐丢下这句后便是进去了。

    至于雷瞳,胡晓东很自觉待在外面。

    一方面,老徐进去谈的事儿是个敏感话题,他们在的话,一旦老徐,和中年人起了争执,有外人在场,会叫双方下不来台。

    特别是中年人,身在高位,那是很需要面子的。

    自己强调过数次,且坚持事情现在又被老徐这同一个人过来说道,你说有外人在场,他如果屈服岂不是很丢人事情?

    所以为了老徐能方便谈判,商讨事情,雷瞳,胡晓东还是待在外面等候较为妥当。

    另一方面,自然就是安全方面了。

    想想上回中年人在屋外聚集埋伏的稽查管理队队员,这次雷瞳,胡晓东在外就是提防宏利新趁机在外搞事。

    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老徐他们并未想过要对宏利新怎么样,但这宏利新难保不会对他们采取行动。

    尤其是雷瞳今天傍晚对宏利新说道的那些话,绝对没留丝毫面子。

    这种事儿,以宏利新这样家伙性子,多半是要打击报复的。

    有雷瞳,胡晓东在外面盯着,老徐进入屋内先对也放心点。

    至少他不用担心屋外出啥状况。

    “老徐?怎么进屋都不敲门啊?”见得来人是老徐,中年人面上有些不悦。

    也难怪,老徐每次过来都没啥好事儿。

    尽管中年人将组建新军大任交给了老徐,但这不代表他就对老徐警戒防范意识有降低。

    另外还有宏利新这个耳边风不断给中年人说道一些“不好”事情,你说后者对老徐态度能好转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