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三十八章 组建新军(三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三十八章 组建新军(三十七)

    “抱歉队长,是我大意了。不过我是有急事要找你,所以一时之间忽略了。请不要介意。”

    “急事?”眉尖一挑,中年人反口问道:“什么急事?是组建新军出了问题?”

    “不是!组建新军还算顺利,我想这些宏兄弟每天应该都有给队长你做详实汇报吧?”

    “详实”二字,老徐着重了音调,他为什么着重,跟中年人应该讲是心照不宣了。

    “那不是组建新军的事儿,你还有什么其它急事?”

    老徐不清楚中年人是真不知道还是跟他装糊涂。

    这体育馆时下最紧迫的事除了物资还能有其它吗?

    至少在老徐眼里,即便是丧尸都不能和物资紧迫相提并论。

    因为不论什么时候内忧和外患比来,都是内忧更为严重。

    “我这次来就是想问问队长,下面幸存者的粮食供给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怎么有提这个事儿?我不是已经和你说过,这个事儿不用你管,你只需要负责好自己分内事情。其它的我自由安排。”听了老徐又提物资,中年人脸色立马变得更加难看。

    自己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给徐仁杰强调,叫他不要再在其面前说道物资事情。

    可老徐呢?压根不当回事儿。

    原以为上次已经给其说透,后者明白不在继续问,没曾想,这才将将一天,他便有旧事重提。

    你说这档子事儿中年人能不上火吗?

    老徐并没有因为中年人的责难而有畏惧退缩之意。

    他这次过来态度明确,就是要讨要说法。

    当下,老徐回道:“队长交待的事儿我自然记在心上,你要我做的,我和弟兄们也是在尽心做。我也知道队长不想听我提物资事情,但……”

    “别跟我说什么但是,既然你清楚我不想听,那就立刻出去!!”抬起手,中年人下了逐客令。

    老徐自然不会离开。

    他似是没见着中年人抬起手指般,不退不让正色道:“队长,你说这事儿不要我管,有专人负责。我就想问下具体负责人是谁?我要当面问问他这么长时间再干什么?统计个物资需要那么久时间吗?我们这两天在下面场馆做招募工作,不断有幸存者向我们发问,问为什么场馆方面断了粮。幸存者情绪很激动。我们这群人没有插手物资事情,根本不知道怎么和人家回答。可是这种事儿不是能拖的事儿啊,我也相信以队长的大局观,不可能为了那点点物资宁愿冒下面幸存者暴走风险。”

    “所以我这次过来,就是想问下队长,你安排谁负责物资供给调配工作的。这个人我必须去和他唠唠,看看他是否有玩忽职守现象。队长你把维持馆内安定活儿交给我,我想我也有责任在这件事儿上做到我应有责任!!如果说他们真的玩忽职守,那我就按章处理!这种人,这种显现绝对不能姑息。”

    “如果没有,只是单纯效率低下,那我叫我的人去做,我就不信一点物资统计分配几天时间都做不来!!”

    老徐非常强势。

    他没有饶啥弯弯,他的意思很明确,你中年人总是说事情安排了,叫了专人负责。

    那成果呢?

    这么多天过去了,下面幸存者滴米未尽。

    这就是你所谓的安排?

    当然,老徐虽然强势,也还是考虑到了中年人面子问题。

    他并未点明是中年人过失,他把焦点全都落在了中年人指定负责人身上。

    老徐这也是给这次谈话留了后路。

    相较于正面质问中年人,把问题撩在旁人身上,显然更加容易解决问题。

    只要中年人想清楚物资导致事件厉害关系,那么他至少可以不用顾忌面子强撑。

    大不了拿委派的稽查管理队手下做挡箭牌就是了。

    不过不管老徐怎么给没面子,他现在这进来就气势汹汹一通质问,对中年人来说还是难以接受的。

    中年人面色瞬间变的难看。

    老徐看在眼里,他不想把过多时间浪费在和中年人无休止争斗上。

    他当下再次开口:“我这话队长听了可能是不舒服,但是队长,我是掏心窝在替你担忧。下面幸存者一旦气势,几百口子,靠我们手下这些人是没可能抵挡住的。队长,我想你也不希望到时候四楼被幸存者攻破吧。到时候被民众攻上来,那就不是拿一部分补给出来就能了事的。”

    苦口婆心,老徐也是为中年人操碎了心。

    诚如老徐说的,中年人现在如果大度点,那些粮食堵上民众嘴巴,那还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哪怕你一到两天发一次物资,哪怕再少,那也是意思。

    这样他徐仁杰跟下面人也好有个交代,好做安抚工作。

    毕竟,管呢你物资储备不多是实情。

    在老徐个人,也知道现在不可能似过往那样每天供给。

    馆内物资确实做不到这点。

    但你中年人若是一点都不分发,那就说不过去了。

    你不给民众活路,民众到时候自然也不会给你活路。

    到时候杀将上来,死人是肯定的。

    最关键那些物资,老徐也不希望看到民众占据物资场面。

    不用说,饿疯了的民众在见到屋里物资后,可以想象会出现怎样混乱争夺场面。

    那时,别说丧尸进攻,就是馆内民众自己怕是就会自相残杀,一团浆糊。

    这些道理原本以中年人的智商是完全可以看破想明白规划好的。

    可人有时候就是容易被相关利益蒙蔽双眼。

    他们明知道哦这么做会有风险,但还是更愿意选择既得利益。

    对中年人来说,守好眼下那些物资就是他最实在利益。

    有了这批物资,他的吃喝才有保障。

    他才能喂饱控制下面稽查管理队队员为他卖命。

    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实际把控体育馆,确保他的龙头老大位置不丢。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老徐现在说道这么多就是希望中年人睁开眼,看清他本该看清,却被他有意忽略的实际危机。

    中年人听罢老徐话后面无表情,停顿几秒,淡漠道出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