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四十四章 组建新军(四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四十四章 组建新军(四十三)

    相当尴尬,本以为可以借着老徐这波节奏好好教训下对方,没曾想,老徐以退为进,反手一击,反倒是叫宏利新下不来台。

    老徐话里对中年人尽皆溢美之词,弄的宏利新没法反驳。

    他若是反驳,就等于否定老徐对中年人的溢美。

    而老徐呢,除了对中年人溢美,更关键结尾还在大多数人内给宏利新包括了进去。

    说白了,就是在暗示你宏利新没能力,别跟我在这。

    宏利新自然明白徐仁杰话里意思,只不过他吃哑巴亏不能反击。

    “队长的吩咐我们自然要严格落实,要不然队长为什么要派我下来?还不是对你行为做事不放心,要我监督?”正面刚不过,宏利新便是侧面攻击。

    老徐听罢点点头:“的确,人无完人,我做事肯定会有问题,宏兄弟能够下来监督那是再好不过,这可以加我工作更加完善,不出纰漏。我很感激队长,这是队长对我的抬爱。任务过程提早发现问题,改正错误总好过事后出错被罚来的强。”

    老徐这反应力也是没谁了。

    很显然,前面宏利新的话是有意讽刺老徐,队长不放心你才叫我先来监视,你别给我在这摆谱,整那些一二三四。

    可落在老徐这边监督变成了关爱。

    按照他说的东西也的确如此啊。

    给他老徐派个监工,这可以最大限度降低犯错可能。

    若是没这个监工,事后出了问题,那就是大事,必然受罚。

    不够中年人那边无疑没这层意思,老徐属于有意过度解读。

    可就是老徐是有意为之的解读弄的宏利新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你……”两个你字显出宏利新的词穷,完罢他岔开话题,回归正轨:“我叫你先组队,后筛选就是再督促你最快效率完成建队工作!!”

    “宏兄弟,我想你是领会错了队长精神,队长要我们建队是不假,但建队不是目的,建队是为了维护馆内秩序,肃清馆外丧尸,建队是用来做事实的,不是单纯的任务了事!”

    “几个意思啊,你这是在教训我吗?我不知道建队是用来做事儿的?”

    “如果宏兄弟确定知道,那就该明白所谓的先组队,后筛选,这是违背队长意思,不能执行的提议!!”

    “你别给我偷换概念,先组队,后筛选怎么就违背队长意思了?嘿,我发现你这徐仁杰今个儿是不是有意跟我这儿找茬啊?”宏利新急眼了,手指抬起冲着老徐点指。

    雷瞳见罢眉头蹙起,当下冷眼开口道:“喂,宏利新,你说理就说理,别他娘的整个手指在那点啊点的,你是监督来的,规矩点!!”

    “没事,雷子。”老徐冲雷瞳安抚句,完了迎上宏利新怒火中烧的眼睛,不急不躁回道:“我没有任何和宏兄弟找茬意思,我这是就事论事。先组队,队伍组建速度是快。可你把人都招进队伍在筛选,这是本末倒置。既然有些人注定要筛选,我为什么又要把人招进队伍?宏兄弟应该清楚,你之前可是给这些人不少好处保证的。这些人进了队伍,就意味着要开始消耗粮食。我想问,这些东西怎么算?”

    大话当时是你宏利新说的,说给各种好处也是你宏利新的点子,你现在说先组队,那等队伍组成,这些所谓的好处你就得兑现。

    虽然还没和下面人进行具体交流,但是老徐可以肯定这些保命人中至少有一大半是奔着宏利新给出好处来的。

    那队伍一旦按照宏利新要求拉扯起来,就涉及到吃饭问题。

    哪怕老徐后面筛选速度再快,组队中的混子也至少能混上一顿到两顿。

    正常时期,给人吃个一两顿饭倒是没什么,单凭老徐能耐也能给出去解决弥补。

    可问题,现在不是正常时期啊,外面丧尸堵着了,眼下馆内物资哪怕丁点都是及其珍贵的。

    老徐都不用说提前组队招收垃圾的坏处,光是吃喝本身就是个必须解决问题。

    宏利新楞了下神,显然没料到老徐会给他抛出这么个问题。

    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兑现自己承诺,他在馆内说的那些鼓动话,完全就是单纯为了忽悠下面幸存者自荐报名的。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尽快完成中年人交待任务,把队伍拉扯起来。

    “谁他娘的说一定要给他们好处了?你小子别在这里跟我偷换概念。”

    “宏兄弟,我想提醒你一点,我提议组建的队伍是用来对付外面丧尸的。那些丧尸你也见过,不好对付。以目前场馆内食物供给数量,下面招募上来人员根本不足以完成这样任务。所以在提议过程我就和队长强调过,为了确保新军战斗力,他们每日补给必须充足,这样才能让他们有足够体能进行训练和战斗。你现在叫我把队伍先组建,浪费时间不说,关键队伍组建后馆内需要浪费很多宝贵食物给混子,这是我们馆内目前不能承受的!你明白吗?宏兄弟?”

    老徐言语肃然提醒。

    宏利新眉头蹙起,老徐的提醒叫宏利新非常不爽。

    对于老徐的提醒,宏利新除了恼怒,压根没去多做实际考虑。

    他径直斥道:“喂,徐仁杰,你给我搞清楚,现在你是监督还我是监督?”

    “你是!”老徐想也不想回道。

    “哼,你还清楚这点啊,我娘的以为你忘了呢。既然你知道我是监督,那就少他妈给我这边废话找理由!老子现在需要的不是听你说教意见!你的意见全是屁话!老子要你给我立刻,马上,按我说的做!!先组队,后筛选,就这么办!!”

    宏利新这是给老徐下了最后通牒。

    他已经丧失和老徐争辩耐心了。

    摆出监察者身份就是要告诉老徐,这里他是主,他说的算。

    他宏利新不管你老徐有没有意见,叫你做你就得做,因为他是中年人的人,就凭这点,你老徐就必须得无条件服从,否则后果自负。

    老徐自然明白宏利新的意思,这也是这货惯用方式,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