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四十八章 组建新军(四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四十八章 组建新军(四十七)

    “行了,雷子,不要再说了,宏兄弟那也是工作太累。”老徐打断雷瞳话语。

    雷瞳哪里会在这个时候收口,这可是难得唱双簧机会:“话不是这么说啊老徐,辛苦谁不辛苦?咱不也是成天不睡连轴转?眼下场馆就是这局面。更何况这还是队长交待的活儿,他这每天自我散漫样子反正我是看不惯!”

    头一秒还表态诚挚道歉,后一秒就把宏利新说道的一无是处。

    雷瞳这是有意为之,指望他给宏利新那混蛋道歉,开玩笑吧?

    你中年人想护犊子教训我?说我雷瞳不守规矩?没那么容易!

    眼下雷瞳反客为主,反倒是数落起宏利新的不是来。

    自己的人什么品性自己了解。

    根本不用去对峙,中年人确定雷瞳的话,自己身边这个宏利新妥妥会走出睡觉睡到自然醒的事儿。

    你说面对这个情况他还能怎么去说雷瞳?

    自己下的命令,自己安排的人手,倒头来还不如外人来的尽心。

    你说你能力不如别人也就算了,态度还没人加好,完了再人家那吃了亏又跑来跟自己,想叫自己给出头,对于这样心腹中年人也是无奈。

    “说第三点吧。”

    前面两点显然是没法对老徐造成什么影响。

    当下中年人继续道:“今早宏利新说要先组队,后筛选人员,这件事你强烈反对,有这回事儿吗?”

    “有!”

    “理由呢?”

    “简单,这次组建队伍咱们是为了对付外面丧失!我要确保队伍成员组成。”

    “这和他的提议并不冲突。”

    “是i,明面上看是不冲突。但是宏兄弟在招募时和下面人做了很多好处方面承诺。我反对是担心,一旦先行将队伍组成,就得给队伍成员发放生活物资。这以我们目前储备力量不太合适。”

    “那依着你觉着要怎么做才合适?”中年人今次颇为奇怪,他没有过多发火,始终是在以询问形势问老徐意见。

    之上明面上看是在讨论事情,解决问题。

    “我觉着正确步骤应该是先对人员进行筛选,完了再行组建队伍。如此,一方面能最大限度确保队伍组成靠谱。另一方面,如此队伍组成可以立刻展开相关训练,这时候给他们分发粮食也不存在浪费。毕竟都是咱们场馆后期清理丧尸主力军!”

    有力有礼有节,老徐摆事实,讲道理,比之宏利新的无理取闹那可是靠谱多了。

    望着徐仁杰,中年人沉默不语。

    不是他不想说,只能说徐仁杰的解释无懈可击。

    要不要为宏利新报仇?

    如果需要,中年人会出面。

    可问题,眼下宏利新的种种做法不符合中年人需求。

    不仅不符合,还严重损害了中年人需求。

    无疑,中年人对老徐是抱有警戒和顾忌态度的。

    但这不代表,他就能被人随意利用这份雇佣去驱动。

    中年人坐在这个位置,怎么可能会喜欢被下面人耍心思调动?

    宏利新显然是高估了自己智商。

    他真以为自己的添油加醋中年人看不穿?简直笑话!

    他要是真有这番能耐,看透人心思,那坐在场馆一把手位置的人就应该是他而非中年人了。

    另外,更关键的是,宏利新没有看清形势,中年人是需要一只队伍不错,但他需要的显然不是单纯队伍这个形式,他需要的是真正能够应对眼下危机,能够替他出去肃清畜生的队伍。

    而宏利新现在做法只是单纯想要组建队伍完成他交待任务。

    这点中年人看的很透彻。

    可宏利新这么做城如老徐说的那样,只会徒劳浪费管理吃喝物资。

    这些东西是眼下中年人最为看重东西。

    他现在愿意交出去养活新军,可不是为了满足他们口腹之欲,他需要用这些粮食换回一只有战斗力队伍。

    他盘算的很好,眼下投入这些物资,等丧尸解决,还指望靠队伍替他出去弄去物资呢。

    综合以上不难看出,宏利新的做法严重损害了中年人利益。

    可是对于此点,被愤怒遮罩双眼宏利新完全没有意识。

    他脑里想的都是,鼓捣中年人,在中年人面前添油加醋,完了借助中年人的权利之手对老徐实施打压,要是直接给下清除令那就再好不过了。

    只可惜宏利新错估了形势。

    现在的场馆不比以前,以前有驻军在,中年人不比依靠任何人,驻军就是他的后盾。

    但现在不行,现在场馆中年人还得依仗老徐。

    在没有找到老徐合适替代者前,他是没可能对老徐下杀手的。

    本来打算叫自己心腹去给老徐上上发条,制衡下。

    但事实证明,中年人想多了。

    他的心腹和下面稽查管理队队员没有任何区别,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非但帮不上中年人半点忙,最后还给中年人添了不少乱。

    事情至此已经基本清楚了,不管中年人对老徐有怎样忌惮,他还是相信老徐话里说辞的。

    他相信,徐仁杰是个聪明人,就算真的有想法也绝对不可能在自己派了监工下动作。

    所以手下宏利新适才给自己说的东西,九成都是假的。

    一想到宏利新为了利用自己替他出头,中年人便是来气。

    无疑,他是绝对不会叫对方得逞的。

    “嗯,”若有所思点点头,中年人没有着就徐仁杰解释做出回复。

    他端着架子,揭开桌上茶水拨弄了两下。

    “你的意见我听明白了。这次我得说你的想法没毛病。”

    有些出人意料的回答。

    后面雷瞳,胡晓东听了皆是不能置信互看一眼。

    开什么玩笑,这中年人吃错药了?他居然会赞同己方解释?

    不可能,这货肯定有旁的意思。

    反正雷瞳似乎不相信中年人会这般善解人意,这么轻易就赞同了己方意见。

    尤其还是在宏利新打了小报告,添油加醋情况下。

    这很不符合客观实际,也不像中年人做派。

    相较于雷瞳的不能置信,老徐虽然也很诧异,不过面上却是没有太大波动,照旧是一副扑克脸,叫你瞧不出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