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五十三章 组建新军(五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五十三章 组建新军(五十二)

    完全的没辙!

    面对老徐三人无缝攻击,今天宏利新是败的彻底。

    最关键,过去他只是在老徐三人面前丢面子,可这次,那妥妥是在下面一众稽查管理队队员面前丢了份儿。

    而且最恼人的是,这些家伙还是他自个儿给拉扯叫过来的。

    搬石头砸自己脚,这几天,已经不是宏利新第一次做这种窝囊事儿了。

    对方有中年人作保,宏利新知道自己没法与之抗衡。

    只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中年人本来还跟老徐等人保持很强芥蒂,怎么转眼就战到他们那边去了。

    要知道自己才是跟了他一年多的心腹啊。

    这老徐到底是给中年人灌了什么迷糊汤?或者二人之间有什么私下交易?

    不得不说,这宏利新的脑子是真灵光。

    只可惜他的这些灵关没有用在正道,或者屁用没有。

    适才中年人在屋里骂咧已经说的够具体了,他斥责宏利新,主要是这货跟他玩心思,想利用他去对付徐仁杰。

    是,没错,中年人是有意针对老徐,想要打压。

    但这不代表宏利新可以利用他去做这种事儿。

    宏利新这么做明显是本末倒置,没有搞清楚一个心腹应有的位置。

    至于说任务,他就更做的不合格了。

    他完全没有领会中年人需要什么。

    他自以为是,中年人只是要组建个队伍,所以全然不顾队伍实际效能。

    你说连这两个最基本要素都没搞清就跑去跟中年人告状,你不是自讨没趣是什么?

    怒目在老徐三人身上扫过,宏利新现在是有苦说不出。

    这回他妥妥是吃定这个哑巴亏了。

    当下只能是狠厉道了句:“都说完了没?不要干活儿啊,赶紧走!!干正事儿去!”

    闻言,雷瞳与胡晓东也是不由自主互看样,随即雷瞳还是不依不挠道:“那这么说队长那边是给宏兄弟说道清楚相关情况了,咱先下去筛选……没毛病吧?”

    嘴巴不自主抽动两下,雷瞳这是明白着挑弄。

    可你叫宏利新此时此刻如何作答?

    给出肯定,那就是自个儿抽自个儿打嘴巴子。

    想想他之前嚣张不可一世模样,他之前嚣张的越狠,此刻打脸越狠。

    可若是否定,那就是再跟中年人对着干。

    宏利新被雷瞳怼到无言以对。

    眼瞅着场上局势有点尴尬,胡晓东很是善解人意开口接茬道:“唉,雷子,你看你,问的什么狗屁问题。人宏兄弟都这样了,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嘛。”

    话闭,胡晓东故作歉意上前拍拍宏利新肩膀:“真是对不住啊宏兄弟,我这伙计他……唉,总之你可千万别见外,我们没别的意思。主要是之前你对这事儿特别敏感,所以我们还是确认清楚比较好,毕竟,你是队长派下来的监督,我们肯定得以你意见为主。”

    现在以宏利新意见为主,那之前宏利新提议先组队,后筛选你们干嘛去了?

    胡晓东正话反说,还是变相在挤兑宏利新。

    宏利新面上面色更加阴晴不定。

    什么叫难受?就是明明肚子里窝了一肚子火气想发泄,倒头来却发现没有宣泄口。

    眼下宏利新就是这个郁闷状态。

    最后还是老徐善解人意开口招呼:“行了,先去干正事吧。”

    言罢,回复过往恭敬模样,老徐抬手做了个“请”势:“宏兄弟,你先请。”

    适可而止,老徐从未有想过要把宏利新怎么样。

    走到这步,全部是宏利新咄咄逼人,自己作的。

    眼下既然相关事情已经明了,队长那边也肯定了他的做法。

    如此,便是没必要继续纠结下去,那样对谁都没好处。

    老徐给了台阶,宏利新自然要接下。

    哪怕他现在恨不能把老徐给剥了,时下也只能忍耐。

    “这么多人,你打算怎么排查?”宏利新到了二楼,开始找茬。

    老徐丝毫不奇怪回道:“本来按照我们原定计划是准备分兵三路进行询问。不过考虑到宏兄弟你的监督要求,我们作罢了这个念头。”

    “哼,算你们还有点脑子。”真是脑子不做主,这刚刚才被中年人训斥玩没多久,宏利新转脸又开始嘚瑟摆谱了。

    老徐自然不会在意宏利新这些架子,他自顾自继续道:“所以为了节约时间,我们提前对人员进行了初步分离。这些是我们初步列位不合格人员,这些是合格的。”

    老徐手中各持两叠名单,当下各自甩了两下。

    宏利新见罢,眉头蹙起:“初步分离?你们凭什么做这些分离啊?谁给你们的权利!?”

    又来了!

    老徐暼了眼宏利新,面无表情道:“初步分离的根据是按照幸存者进入场馆做的个人登记表。”

    “那玩意顶个屁用啊?那东西你不知道可以作假吗?”

    “呃……宏兄弟,据我所知这个个人登记好像是队长下达的命令,你跟队长身边这么多年不会不知道吧?你现在说这玩意顶个屁用,要是叫队长知道这件事儿,恐怕……”

    胡晓东适时插口。

    诚如他说的那样,场馆做登记是中年人被提拔上任后卫管理场馆做的三把火之一。

    宏利新无疑没有顶撞中年人意思,但是经过胡晓东这有意为之的理解,那就……

    面色一惊,宏利新当下扭脸,完了回道:“你别在那里给我乱扣帽子,我什么时候说队长决定没用了?我那是说……”

    “行了行了宏兄弟,呵呵,你别那么激动嘛,我就是那么一说,没别的意思。再说了,咱们这层关系,就算你有,我们也不会跟队长汇报的。我们不是小人,不会干那种背地嚼人舌根事情。”

    好嘛,顺道又是意有所指给宏利新骂咧了一句。

    这眼下可不就是宏利新在做背地嚼舌根的事儿嘛。

    被胡晓东这含沙射影一点出,宏利新脸上登时阴晴不定。

    可他照旧是不好对胡晓东暗示做什么反驳。

    他若是开口了,并未这事儿急眼了,那就等于是变相承认了自己就是那个背地嚼舌根家伙。

    无疑,在和老徐等人交锋上,宏利新再吃败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