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致命电波(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四十六章 致命电波(下)

    王大国一屁股从厂门前的纸箱弹站了起来。

    不止是他,饶是定力相对不错的王俊发此刻也因电波那头传过的声音颇显激动。

    他竭力的控制住自己有些颤抖的右手,然后在示意王大国冷静的同时,第一时间做出回复道:“老林,你们那头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为啥到现在也没个回复?我们都快急死了!完毕!”

    连串的疑问,外加急促的喘息,所有的一切都是叫得龙二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这电波说话之人正是适才被己方剿灭幸存者团队的余党。

    看来今天有的玩了!

    按捺住心下的兴奋,龙二一改先前平和的音调,顺着对方的话茬促声回道:“老王,老王,非常抱歉,我不是老林,你的朋友他们受到了丧尸的攻击,有一人受伤!完毕!”

    “什么!”几乎是在龙二话闭的同时,王俊发炸雷般的大喊便是传了过来。

    毫无疑问,王俊发此刻的举动搁在无线电通话礼仪中那是极为不礼貌的一种行为。

    但龙二对此却是丝毫不以为意,相反他的唇角再次浮起了那抹叫人生畏的诡异笑容。

    龙二狡猾的没有回话,而是静静的等待着,至于说他缘何这么做,主要是因为他尚不清楚对方的底细,如果贸然接话很可能露出破绽。

    另外,他也非常享受此刻对方那种无助的发狂,因为在他看来,人类绝望的呐喊才是这个世界最为美妙的声音。

    果不其然,王俊发很快便是如龙二预想的那般再次发起了连珠炮的提问:“你不是老林?那你是谁?老林他们现在在哪?谁受伤了?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照例保持着陶醉的表情,龙二已经全然没了之前的气恼,取而代之的是**般的享受。

    他依然是戏谑的没有立刻回复,直待王俊发连续重复了3次问话后,他才故作着急的出声答道:“喂喂,老王!我们这信号不太好,你仔细听着,我们是在路上碰到你朋友的,当时他已经受伤了,而据他反应他是在遭遇丧尸围堵后和大部队走散的,基本情况就是这样,完毕!”

    龙二似乎很擅长这种“抓挠人心思”的伎俩,这从他有意不把话言尽的风格便可轻易看出。

    而他的这种“风格”落在厂方王俊发耳中,却在无形间更是叫得后者抓狂!

    “你说什么!你把话说清楚啊!你遇到的是谁?谁受伤了?”

    听着手台中传出的近乎咆哮的声音,龙二面上的笑容愈发的浓烈了。

    他快速的在脑中回忆了一下,然后肯定的答道:“胡晓东,他告诉我说他叫胡晓东!完毕!”

    如果说之前王俊发还对接话之人抱有怀疑态度的话,那么眼下在对方道出“胡晓东”三个字后,他已是可以确定对方所言非虚。

    不过王俊发不傻,毕竟他也是在商海中沉浮了许久,所以在最初的慌簇之后,他的心也是渐渐平和了下来。

    “那么麻烦请让我和小胡通话!”

    很明显,王俊发这是想通过直接对话的方式确认胡晓东此刻的状况,他相信只要和胡晓东本人通上话,那么很多细节性的东西就可获得解答和求证。

    只是他想的虽好,龙二能如了他的愿吗?

    哼哼!想和老子玩手段!你他娘的还差的远呢!

    听出了王俊发话中的不信任,龙二诡异的笑容开始变得阴冷,一双眼眸也变得锐利了起来。

    毫无疑问,此刻的龙二压根不可能找到胡晓东与之前者进行电波间的对话。

    饶是他能找到胡晓东,也绝不会应允这件事儿。

    毕竟,做贼心虚,若是想完成其心下的谋划,就绝不能让当事的双方进行交流。

    可眼下如果不让胡晓东应答,对方肯定会因此生疑,而由此继续追问,己方定然会露出破绽。

    龙二略显伤神的抚了抚自己的脑门,到底该如何在回绝对方要求的基础上,取得对方的信任呢?

    “喂喂喂!能收到我的信号吗?请让胡晓东和我通话!重复,请让胡晓东和我通话!”

    王俊发仍在焦急的催促着,对方愈是保持静默,愈是叫他对其适才的说法产生怀疑。

    对此,龙二也是非常的清楚,而就在他这厢茫然无措,不知该如何继续圆谎之际,其旁侧不断撩拨他胸膛的女子突然俯身在其耳边低语了几句。

    而待听完女人的低语后,龙二簇紧的眉毛不由轻挑了两下,当即他笑颜大展的应答道:“老王,老王!你们的信号太差,我把话再重复一遍,我把话再重复一遍!注意听好!注意听好!”

    煞有介事的顿了一下,龙二好似真的是在重复话语般,着急的接着道:“胡晓东目前伤势严重,他腿部一直在出血,我不太确定他是否可以和你们通话,请稍等一下。”

    说话的同时,龙二将手台搁到了手下的耳边。

    而此时的手下早已在女人的授意下,做好了准备。

    所以在龙二话筒递过的同时,手下立刻是佯作气息不匀的低声喘息道:“喂,老,老王,我,我是小胡啊!”

    由于“胡晓东”的气息太过羸弱,以至于传到王俊发的耳中完全变成了“呼呼”的爆音。

    他根本无法辨识此音是否是出自于胡晓东本人,而龙二似是早就料到了王俊发的心思,当即也不给他任何思量的时间,做戏的冲着话筒呼喝道:“小胡,小胡,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果然,在他这通真假难辨的戏码演绎下,王俊发停止了正在进行的思考,转而急躁的追问道:“喂喂喂!小胡出什么事了?小胡出什么事了?”

    咧嘴一笑,龙二知道自己的计谋已经成功了,对方已然是咬中了诱饵。

    “小胡他出血过多,现在在发抖,他需要救治,他需要救治!”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王俊发哪里还能顾虑其他,当下,果断对对方做出请求:“你们听好了,我们的位置在……烦请你们将小胡给送过来!重复,烦请你们把小胡送过来!完毕!”

    静听着话筒中所传出的目标地址,龙二的眼眸闪过了抹阴冷。

    终于到了可以提杆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