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六十六章 组建新军(六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六十六章 组建新军(六十六)

    “温天明?”微微一愣,不过随即胡晓东便是大概相处老徐此番话语意思。

    “老徐啊,你是想劝温天明放弃加入新军?”除了这点,胡晓东想不出还什么其他理由能这个时候找温天明的。

    “差不多就是你说的意思!”点了点,老徐肯定回道。

    这个节骨眼找温天明,老徐也是无奈之举。

    先不说温天明是否适合加入队伍,单是他是温泉鑫父亲这点,老徐就不能同意。

    理由很简单,他们此行过来主要目的就是替队伍队员寻亲。

    这好容易找到温泉鑫父母,老徐怎么可能这个时候把温天明弄到自己队伍里来。

    你说温天明若是因为这事儿出了插翅,回头老徐如何给温泉鑫交待?

    当然,老徐一行人能不能活着出去,目前还是两说。

    可至少目前,他没法同意这个事儿。

    本来他直接否决也可以。

    但麻烦的是,现在身边还有个宏利新作为监督员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透过今天篮球馆事儿不难看出,这宏利新跟他徐仁杰不对路,对方是摆明了想要找茬。

    你老徐同意的我就得拒绝,你老徐想要的,我宏利新非得弄进来。

    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跟你徐仁杰反着来,就是不叫你老徐做事顺心。

    若是温天明不是温泉鑫父亲,老徐想要摆平此事很简单,他只要跟宏利新反着来就好。

    可眼下温天明态度是要参与此事。

    而老徐也明白,温天明之所以要参与此事,很大程度就是因为是他徐仁杰做的招募。

    自己孩子队伍里人需求,他作为父亲,理所应当的站出来。

    而这也显示了温天明的敞亮。

    至少这人不是个贪生怕死孬种。

    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场面,现在能站出就比馆内大部分人强。

    即便是场面话,馆内百来人也没几个敢做。

    所以老徐决定先下手为强,不然到了下午去了温天明在的地方,他老徐想要找借口拒绝温天明,这宏利新也绝对会从旁作梗。

    “那就老温过来谈谈呗,大家都是自己人,没啥事儿不能摊到桌面上说的。”雷瞳没有多想其它,当下回道。

    “你们先吃,我去找温天明谈。”胡晓东站起身,作势要走。

    老徐摆摆手,示意胡晓东坐下:“不急,先吃饭,吃完饭,一起过去。”

    按照过往节奏,这宏利新不到个下午二,三点那是肯定不会起来干活的。

    所以己方倒是没必要太过着急。

    况且事出突然,老徐自己也是没有想好到时该怎么和温天明谈。

    毕竟这档子事儿比较敏感,加上老徐对温天明这人什么品性不是太了解。

    上次对方过来帐篷,他们也仅仅是泛泛交流了下,并未进行实质接触。

    后来老徐告知对方,后面有事儿他们会主动与温天明那边联系。

    所以温天明,沈茹两人便是未有过来叨扰。

    鉴于此点,老徐需要趁着吃饭时间好好思量下。

    既然要找人谈话,那就得想好怎么谈,如何谈。

    老徐可不希望因为自己言辞叫温天明有什么别样想法,若是因此弄出啥岔子那可就不好了。

    毕竟,这是自己兄弟父母,老徐还是得照顾下人家情绪和面子的。

    面条吃完,老徐等人休息片刻。

    休息完毕,老徐这才招呼雷瞳,胡晓东行动。

    三个人一同来到温天明所在场馆。

    他三人一起到来,馆长自然是亲自出来迎接。

    不管怎么说,现在老徐也是场馆安全主要负责人。

    他的地位,身份跟宏利新比都不遑多让,在中年人面前也是正面硬刚,搁在下面这些场馆馆主自然是要恭为上宾。

    这些家伙都跟王建设是一路货色,都指着巴结上老徐这个火线提拔的后起之秀,好为他们日后提升铺路。

    “呵呵,徐哥,不知道这次过来有什么吩咐?”馆长一脸堆笑,那巴结嘴脸甚是恶心。

    老徐暼了眼馆长,淡漠回了句:“我找人。”

    “哦,找人啊,不知道徐哥找谁?我去给你叫。”

    这“徐哥”,馆长叫的那叫一个顺溜。

    和王建设一样,这场馆馆长看上去也比老徐大。

    不过在这帮马屁精想上位人眼里,年龄,性命什么的都不是问题,和权利利益想必,全部可以忽略。

    与王建设接触久了,老徐对于这些马屁称谓也是麻木了。

    他没有多做理会,老徐过来可不是看馆长跟自己做戏马屁的。

    当下他直接了当道:“温天明,我找温天明,认识他吧?”

    这是句废话!

    这温天明的招募表是场馆馆长记录提交的,你说馆长能不认识吗?

    “认识啊,当然认识!”馆长麻溜回答。

    “既然认识,那就赶紧把他叫来吧。”雷瞳跟进催促。

    为了以防万一,这档子事儿还是得早点处置妥当为妙。

    毕竟,这宏利新今天刚刚被中年人怼过吃过鳖,难保他不会发神经早出动。

    这样他才好去跟中年人表功嘛。

    这是雷瞳担心的事儿。

    宏利新若是来了,看到己方这慕绝对会心生疑虑。

    所以规劝温天明的事儿还是早点解决打算为妙。

    “唉,好的,好的,我这就去给你们找他。”没有因为是雷瞳催促而表现出太多不满。

    雷瞳这些天一直跟在老徐身边,虽说不显山不露水,但几次说话都很有气势,弄的馆长也是不清楚雷瞳到底个什么身份。

    静静等待。

    馆长丢下这句话,立马是离开了。

    不大会儿功夫,他领着个人过来。

    不是别人,正是温天明。

    “老温,你好啊。”见着温天明,老徐笑着招呼句。

    这些天,老徐很少冲人笑。

    而老徐这个简单笑颜举动,馆长纳税全部看在眼里啊。

    这个细节不得不叫馆长多想。

    几个意思,这老徐为什么会对这温天明这般客气?

    过去也没见徐仁杰和温天明有过什么实质接触啊。

    难道这两人过去认识?这次见着我提供的名单过来确认的?

    对!肯定是这样!

    除了这点,馆长想不出还有啥其它靠谱理由。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徐和温天明认识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