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廊道尽头的响声-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四十七章 廊道尽头的响声

    傍晚,炙烤了整整一日的骄阳终于是缓缓隐去了色彩。

    而随着最后一抹余晕的消失,寂静的城管局也是旋即陷入了黑暗之中。

    唐小权适时的燃起了火盆,腾烧而起的火焰中,几张塑脸被倒映的火红火红。

    幸存者们皆是挂着漠然的表情,谁也不愿说话,就那么傻愣愣的坐着,好似丢了魂魄一般。

    对此,唐小权也是满脸的无奈。

    没办法,谁叫胡晓东的状况依旧堪忧呢?虽然他的气息在众人的合力努力下,已经不再似先前那般急促,但意识方面却……

    郁闷的摇了摇脑袋,唐小权站起了身子,眼下压抑的气氛让他有些不太好受,他兀自朝楼道的口头行了过去,那里老赵和老林正闷头吸着香烟。

    “来只吗?”看清了黑暗中的人影,赵云海第一时间将下午“缴获”的烟盒给人影递了过去。

    见着被推进的烟盒,唐小权犹豫了几分,最后还是从中抽出了一只。

    只不过他并没有引燃,而是缓缓将之搁到了自己的唇角。

    而至于说为什么没有引燃,其实道理也非常的简单,简单来说就两个字:戒了!

    毕竟,末世资源紧缺,各项医疗设备匮乏,而且谁也不知道会持续多久。

    所以唐小权可不想因为这项“奢侈”的嗜好让自己在日后遭受“无妄之灾”。

    对于年轻人这略显异样的举动,老赵和老林并未在意。

    老林吐了口眼圈,淡淡的问道:“那个~小胡怎么样了?醒过了吗?”

    无声的摇了摇头,唐小权失神的嗅了嗅手中的香烟,继而叹声道:“哎~人还没醒,不过烧应该是退了!”

    或许也是不想给旁人太大的压力,在闻听完唐小权略显无力的回复后,林俊夫微倾了倾脖子,然后给予肯定道:“嗯,烧退了就好,烧退了说明小胡目前自身的肌体正在恢复。只可惜咱们目前无法给他输液。”

    话到此处,林俊夫略微沉思了一会儿,旋即开口道:“那个~现在给小胡负责降温的是谁?”

    “超子和小温!”唐小权如实答道。

    “嗯,你……这样小唐,让他们用调羹给小胡喂点水,看看他反应怎样,如果能自主吞咽,就用这个办法给小胡补水。”说完,林俊夫似是又觉不妥,毕竟王强这人心地虽好,但受性格使然,其办事还是相对有些毛糙。

    所以完全起见,林俊夫索性掐灭烟头,起身说道:“还是我亲自去吧,走!我们过去!”

    丢下老赵一人在道口值班,林俊夫领着唐小权重新回到了病房之中。

    你还真别说,老林的法子看似有些“奇葩”,但实际效果还真是不错,至少“**”了将近一天的胡晓东终于是有机会接受清水的“恩泽”。

    而这于他这样一个持续高烧,失水严重的人来说,无疑是极为重要且关键的事情。

    “好了!大家都看到了吧!就用这个法子给小胡喂水,今晚咱们都辛苦点,轮班2人一组。每组半个小时,相信只要咱们坚持一晚,小胡应该就能醒过来!”

    “没错!一定可以的!”几乎是压着老林的话语,唐小权应声附和。

    当然,他这倒并非是对“胡晓东醒来这件事儿”有确定的把握,相反他仅是想借此提振一下己方的士气。

    毕竟,长夜漫漫,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己方必须也需要保持足够的警觉和战斗力,以应对任何可能突发的事件。

    时间就这么在无聊的等待中缓缓的流逝着,其间老赵为众人操持了晚饭。

    与中午不同,晚饭主要是以面食为主,当然,说是面食其实也就两包早前搜罗而来的方便面。

    只不过,眼下的幸存者们大都心悸胡晓东的病情,也没什么心思吃饭。

    所以在简单的分食后,这顿食之无味的晚餐便是草草的结束了。

    夜晚,皎月当空,银色的匹练挥洒在地,被炙烤了一整日的城市此刻终于是有了喘息的机会,逐渐散去的暑气也是令得身处城管局的幸存者们感到了一丝凉意。

    唐小权随着老林再次深入到一楼探查了下楼外的状况,或许也是因为半日未见“猎物”的踪影,那些原本“烦躁狂暴”的畜生们此刻皆是很难得的“安静”了下来。

    当然这里的“安静”仅是相对而言,至少和早上它们的“激情打击乐”相比,眼下这般的“小打小闹”绝对称得上是“温柔至极”了。

    检查完大门的情况,唐小权返回了2楼,他并没有直接回到众人之中,而是兀自朝向廊道的尽头走了过去。

    他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仔细考虑一下接下去的计划。

    毕竟,城管局的物资极其有限,尤其是水源方面,己方8人就算再怎么节省,每天的消耗依然可观。

    所以,如果不尽快想出脱困的方法,那被生生渴死怕是难以避免的事情。

    逐渐放缓了脚上的步伐,随着光线的不断趋暗,唐小权的思维也是渐而变得清晰了起来。

    毫无疑问,想要从这城管局走出,就必须闯过丧尸大军这关。

    而要过这关,于眼下的幸存者无非有两条路可选。

    一,正面对敌;

    二,曲线救国;

    至于说正面对敌,唐小权想都没想便是将之抛出了脑后。

    开什么玩笑,要知道此刻城管局外至少聚集了百来只丧尸,不说别的饶是这帮畜生站在那一动不动的任你砍,没个几十分钟你怕是都砍不完。

    那么既然法一不行,就只能使用法二了。

    而所谓的“曲线救国”,说白了就是利用吸引丧尸注意力的方法,达到转移它们的目的。

    可唐小权转念又是想了一下其今天下午与老赵等人观测城管局周遭地形分布的情况。

    此地是在一圈围拢的护栏之中,想来官方当初这么设计是“为了保护“执法机构”的稳定和安全。

    但眼下原本起着防护功能的围栏,却是成了围困幸存者的噩梦。

    看来想指着弄出声音来达到转移丧尸的目的是不太可能的事儿了。

    想着那聚拢在围栏之内,拥挤的满满当当的尸群,唐小权的额头不由是更加簇紧了几分。

    法一不行,法二也不行,这下可怎么办呀?

    无计可施的唐小权将目光移向了身后不远处的火光之处,很显然,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必须发挥众人的智慧了。

    思及于此的唐小权不再犹豫,回转过身,提步就欲朝同伴走去。

    可还未待他一步落实,他隐隐听到黑暗的尽头中似乎是出现了一记奇怪的异响……